第90章 让我们保持这巅峰?
    许杏子说着喉咙有些曲了。

    “我知道我醉,可奇怪的是:我醉了而心反而更清醒了。”他说着非常清醒的话,声音却明显的醉了:“酒不能令心、令思想都醉的吗?”

    “不必麻醉自己,郑松子,”许杏子莫不心痛地握住他的手,劝说道;“你听我说,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不是吗?你一向不是最坚强、最有信心的吗?”

    “但世界上只有一个郭攸攸。”他摇头。他真的特别,是个怪人:一个外表醉的人,心能这么清醒吗?

    “你们之间真的完全不能挽回吗?”

    许杏子问了问得太天真的,她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她只不过想追求自己所谓爱情观的完美,天知道。

    “我努力过,但完全没有用。”他醉了的声音却清醒着说,“她给我的感觉是要毁我的一切。”

    女人嘛心一狠起来也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嘛!

    “她毁不了你的一切的,你也不能对自己失去信心。”许杏子试图开导他道。在工作上他开导她给她给个大集体像家一样温馨的感觉:在财会部咱们是一个整体,我不允许哪怕一粒螺丝钉的松弛,我们这个部是个大集体,不论对的错的我都杠……

    这就是郑松子在她刚上班时的那个背得瓜熟蒂落的潜台词,令她令人难以忘怀的感动。

    在爱情观上或许她还像张白纸一样可起码她经历过刁民民失败的恋爱,或者能从中吸取到点儿教训?

    再说难道一个人想要毁另一个人就能毁得了吗?量给她个胆也不可能吧?况对方要毁的还是她纸婚的丈夫她不想把那张纸婚约解除——就试一试吧?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她深爱着他难道一个深爱着他的人做得了“毁他的一切”的吗?可能那是一时气话。

    再说“毁他的一切”的词太严重了,难道她不想活或活得不太腻还是不耐烦了想寻求点儿剌激吗?

    “那是她赌气的话你也信?”

    他望着她,长长久久地望着她像要把看穿的感觉。

    “你能给我信心吗?”他问了问得多余的。

    “给他信心”扪心自问她能给他信心吧?她心中重重的一震,这是个难回答的问题给他信心也表示允诺,她能这么做吗?

    “我愿意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你。”她只能这么说。

    “不能给我信心?”显然郑松子的脑子清醒得出乎她意料的敏感,敏感的郑松子一听那不是推辞却胜似推辞的话就像中枪了。

    她咬着唇她是矛盾的,矛盾的她爱他却不想占有他也无法摆脱那世俗上许多的顾忌。

    “我对自己也没信心。”她轻声道。也是说一个连自己没信心的人给另一个以信心需鼓多大的勇气呢?她也不知道信心能值多少钱一斤呢若可用钱买的话,可那是钱所能买得到的吗——

    他换另一种口吻也不想逼她,给她个转圜的余地:“或是你愿等我吗?”

    他紧紧地盯着她,充满醉意的眼睛竟也竟也那么动人。

    “给我一点时间考虑,行吗?”许杏子叹一口气说:“我们之间太突然,我措手不及。”

    她只能这么说,面对眼前一个喝得醉醺醺她不敢也不想对他太多的承纳。

    他突然又来了这句子:“爱或不爱,只有二个问题,二种回答。”

    他逼得好紧。

    “我说过:只是该或不该。”许杏子摇头。

    “那么你说:该或不该?”他抓住她的手,怕她像小鸟一样飞了吗?只要留下来就是一句话也行——

    “道义上,不该,理智上,不该,感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