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出手治病
    刚一开门,还没等出去,忽然就听芸姐“哎呀”一声。我一回头,就见芸姐疼的从沙发上下来,整个人蹲在地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豪哥在一旁想要扶她,但芸姐却连连摆手。她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芸姐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犹豫了下,但还是开口说,

    “芸姐,你是痛经吧?要不我给你针灸试试吧?”

    我话一出口,芸姐抬头看了看我,眼神中既有怀疑,又有些不敢相信。

    豪哥马上瞪了我一眼,他不耐烦的冲我嚷说,

    “滚,别他妈在这儿添乱……”

    我连忙解释说,

    “芸姐,我真的会针灸的!我在职高学的就是中医专业。我爷爷也是中医。从小就跟他学,并且之前我还治好过我一个同学……”

    我怕芸姐还不相信,马上从兜里掏出针盒,里面装着毫针。因为从小学习,我一直都习惯把针盒带在身边。

    其实我说这些话时也并不自信。我的确治好过一个人,那人就是我前女友安迪。但我也只是给她一人针灸过。别人我从来没试过。只是刚才看芸姐疼的厉害,我一时着急,才说了那些话。

    芸姐可能也是没别的办法了,她冲我点了点头。难受的说,

    “那你试试吧!”

    我忙走过去,和豪哥一起把芸姐扶到沙发上,让她平躺。芸姐的确漂亮,她虽然疼的愁眉苦脸,但躺在沙发上的样子,还是特别的动人。

    不过我却犯难了,拿出毫针站在那儿不动。豪哥拍了下我肩膀,有些不屑的问我,

    “你到底会不会,快点啊?”

    芸姐虽然躺着,但她也皱着眉头看着我。我为难的指着芸姐的腿,有些尴尬的说,

    “芸姐,得把丝袜脱了。不然我怕我扎不准穴位!”

    芸姐楞了下,接着就冲豪哥摆摆手,让豪哥出去。豪哥瞪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的出了办公室。

    芸姐见豪哥出去,才忍着疼坐了起来。可能是真把我当成医生了,她竟然也没背着我。直接把手伸到短裙中,开始把丝袜往下脱。

    我本不想看,但还是忍不住看着芸姐脱丝袜的动作。芸姐可能是肚子疼的原因,她动作很慢,一点一点的把丝袜脱出裙底。刚要继续脱,忽然又“哎呀”的疼叫了一声。

    我本来没好意思过去帮忙。可见她这么疼,就忙过去先脱了她的高跟鞋。

    我见芸姐没反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她,

    “芸姐,你躺着。我帮你脱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