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熬药
    当一切风雨都平静时,我们两个躺在她的大床上聊天。 没聊几句,就都有些困了。她刚准备把床头灯关上,而我的手机却一下响了。

    我拿起一看,竟然是芸姐。胡姐也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了,她有嘲笑的口吻说,

    “这怎么你现在走到哪儿,小芸都得查岗啊?你敢不敢不接?”

    我尴尬的笑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中宇,你在哪儿了?没什么事吧?”

    芸姐的声音有些低沉,一听就是累的。她这么一问我才想起来,我走的时候没告诉她我出去。她可能因为今天的事情,有些担心我。

    我刚要说话,忽然胡姐把脑袋凑了过来。我吓了一跳,瞪了胡姐一眼,不过还是对芸姐实话实说,

    “芸姐,我没事,我在胡姐这里!”

    电话那头一下沉默了,好半天,她才默默的挂了电话。一挂电话,胡姐就哈哈大笑。我白了她一眼,嗔怪的问,

    “你干嘛?这么玩有意思吗?”

    胡姐撇了下嘴,不屑的说,

    “当然有意思!凭什么你哪次和我在一起,她都打电话。怎么也得给咱们俩留点单独的空间吧?”

    我苦笑下,没再多说。胡姐是芸姐介绍给我的,我们两人的关系她早就知道。我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心里又会作何感想呢?

    没多一会儿,胡姐就沉沉的睡着了。而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我翻来覆去的胡思乱想,忽然想到我来ktv快一个月了。芸姐的大姨妈应该快来了。想到这儿,我就决定明早去看她。

    第二天一早,胡姐还没醒。我就穿衣下楼。先去了早市,买了个陶瓷的砂锅。接着打车去了芸姐家。

    敲了好半天门,芸姐才把门打开。一见是我,她还楞了下。芸姐只穿了件睡意,慵懒的目光中还带着几分睡意。而眼圈也微微红肿,不知道是没休息好,还是昨天哭过。

    她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奇怪的看着我手里的砂锅,嘟囔着问我,

    “你怎么来了?这是要干嘛?”

    我也没说话,进门后把砂锅放到厨房,问她说,

    “上次我给你买的中药呢?是在家还是在ktv?”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