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陈依玲今年才二十岁,外表跟一般的同龄青春美少女并无两样但是因为自幼跟随爸爸学医所以她比起一般的女孩子显得从容镇定,临危不惧。年纪轻轻的她三岁就跟父亲开始辨认中草药,六岁就已经熟背中医药典,十二岁就开始把脉写方抓药;二十岁的她现在已经拿到医学博士学位了。她是未来医学界的一颗璀璨的明日之星,也是家族中医院里头的第五代继承人;他们家族的医学成就响誉中外。

    “宝贝,过两天是我和你爸爸结婚二十周年的纪念日,我们今天下午打算坐飞机去巴黎共度一个难忘的周年日,一个星期后回来,妈咪的中医按摩馆就暂时由你来照看了。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们,但是最好就是没问题吧!我们非常渴望这次的旅途难忘而愉快,轻松而惬意。老公你说是不是?”杜月一边喝着手中的果汁一边对着坐在主人座位上的陈镇文说。陈镇文边吃早餐边点点头,表示赞同妻子的话,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外其他的生活琐事他都是听从妻子的意见。也是,中医院里头的事务就已经够他操心了,要是连家里的小事情都要他管的话那就真是一天四十八小时都不够用,幸好他的宝贝女儿已经博士毕业,等他俩夫妻度完假回来就可以真正地帮他打理这个医药王国,届时他就可以半退休状态,多点时间陪伴娇妻过起神仙般的生活来了。

    “妈咪,你和爸爸就放心地出国玩个痛快吧,明天我就去你的按摩馆坐镇,包你生意比现在还兴旺。”依玲边吃早餐边自信地对着母亲说。“宝贝,我们的生意已经够好的了,这几天我们不在家里,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因为做研究而熬坏身子,我叫你去看馆是怕你为了做研究而忘记吃饭,到时候胃痛发作都没人理你了,记得按时吃饭。不要让爸爸和我担心,知道吗?”杜月张慈祥的脸写满对女儿的痛爱和紧张。“知道了,知道了,妈咪。你快吃完早餐然后看看还有没有东西要收拾的,要是上了飞机忘记就没得补救了。”依玲认真地点点头,杜月看到这样子才放心的不做声。

    呤。。。。呤。。。。第二天的早上把点钟,依玲房间的闹钟很准时地响起来,她睁开眼睛,窗外的各种花草树木争先绽放,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阳光。她起床,打开窗,用力地吸了一口从花园里随风飘来的清新空气,顿时就觉得醒脑提神。她火速地洗刷到一楼来,管家黄妈已经帮她准备好营养早餐了。九点,她已经坐在她妈咪位于市中心的中医穴位按摩美体中心的办公室里头了。

    其实她来这里也不需要操心些什么,这里的按摩师全部都是经过层层严格的考核筛选,能在这个馆当按摩师的都是业界的佼佼者,很多同行想高薪挖角都没有成功过。依玲自幼学医而母亲有将她的按摩技术言全身教地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她,所以,她在这里除了她的妈咪,就数她的手势最好。知道这个绝好的表现就只有她的父母最能体验得到。在馆里吃完午饭她正在读着医学杂志,突然秘书小爱敲门进来对她说“小姐,店里来了十来个人,个个身穿黑色西装身上文有文身,好象是电视里头的黑社会一样的人。其中一个男人我估计是他们的老大,被安排去帮他按摩的按摩师他没有一个能满意的,我们店里的按摩师都被他全部试过了但是就是没有一个能让他满意的。他还要我们找店里最好的按摩师给他,但是老板娘去度假了,我们还能去哪里找最好的按摩师给他啊?我想要是我们不满足他的要求的话,我怕他会叫他的手下砸店了。小姐,你说怎么办?”小爱跟了杜月这么多年了,什么难搞的客人她都见识过但她还是头一会见到那个顾客的俊脸下是如此的冷酷,不带任何表情的。所以她都紧张得手心冒汗了。

    依玲听完小爱的汇报后沉思半刻然后很平静地说:“不用着急,这事情让我来处理。我过去看看到底是来找茬的还是我们的服务真的有问题,我们接受不同顾客的意见和批评。”依玲走出办公室就看到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驾势,各个保镖从外面的门口到馆里头各个出入口都在把守着,外面的人要是不清楚状况的话还以为是有什么达官贵人来这里轻松悠闲而把整个场包下来呢。她见到走道最里头的一间房间门口的保镖最多她就径直的往那个房间走去,而保镖们也挡也不挡问也不问就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