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晚上睡在床上,依玲失眠了。真是天大的笑话,还记得几天前自己才对为了失眠而苦恼不堪地雷龙说起心神安宁没有烦躁的情绪即使不用按摩吃药人也可以安然入睡。可是现在反而是她这个大医生失眠了,要是传出去她的英明尽毁。现在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她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雷龙那张英俊潇洒地俊脸来,天啊,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该按摩治疗失眠的穴位她都按摩完了,怎么还是睡不着?难道我是在思春吗?思的对象是那个黑社会?这种人我怎么可能跟他扯上关系?但是为何当他提出要自己做他的女人的时候自己的心会有点动摇呢?此时此刻依玲心乱如麻,六神无主。这是她活了二十年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怪事。她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按”出来的麻烦事,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地睡着了,月亮也被盖上一层灰灰的云朵而闭上双眼了,只有依玲依然一个人独自躺在床上,想着她解决不了的事情,当太阳初升时她才因为熬夜而过度疲劳睡着了。

    这天,当她睁开眼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但是她没有要起来的念头。现在的她是多么希望自己是那种一睡就永远醒不来的人,这样就可以不用去想那些烦人的问题了。她只有对医学有兴趣,有对医学的探讨精神,但是感情这些事情她是生手一想到就像万缕情丝绕心头,斩不断,理还乱。头痛,她头很痛,一动也不想动。这整天她都躺在床上连管家黄妈进来好几次她都在闭上眼睛装睡,黄妈更是紧张地又是摸额头又是探鼻孔,她还以为她病倒了。

    傍晚,依玲起身做做伸展运动,深深地长吸一口气好象要把大地宇宙间的有能量的东西都要吸进体内,因为她现在要打一场长久战,她现在要面对四面八方各种各样问题。而第一站就是他们亲爱的老管家黄妈。她知道她不能再呆在房间里头的,要是在晚餐的时候黄妈还没见到她的踪影她可能会打越洋长途电话给身在法国巴黎的爸爸和妈咪响他们告状说她可能生病了之类的话。她现在要做的是要与平时的行为动作保持一样,不能让黄妈的看出她有半点的反常。她不能在她的老管家面前表现得太“病入膏肓”的样子来。

    晚饭期间,黄妈一边吃饭一边不时的用眼睛的余光扫向坐在她对面的依玲,但是任凭她怎样的仔细观察她也看不到些许的不对劲,所以吃完一餐晚餐黄妈得出的结论是她疼爱的小姐可能是因为晚上看书看得太入神而引起的一些疲劳罢了。所以当依玲吃完饭准备上楼的时候黄妈有点心痛地对依玲说:“小姐,老爷和太太暂时不在家,你自己一个人要注意保重身体啊,知识是学无止境的,不要太劳肺伤神啊。你的玉体要紧啊。”“依玲望着这个在自己家呆的时间比自己还要长的老长辈,自己心里顿时一暖,差点有点想哭的冲动但是她不会那么不争气地会哭出来,她只是报以感谢的微笑给她然后用力地点点头说:“黄妈,我知道了,你也不要太操劳,我是医生,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了。”黄妈得到少主人这样中肯的答复后心里也安心不少然后点点头走进厨房忙自己的活去了。

    又是经过一夜漫漫长夜的失眠晚上,早上十点刚刚进入梦乡的依玲被一通夺命追魂的电话给吵醒,她好不情愿地抓起电话好象没有魂魄的人偶一样僵硬的对着电话“喂”了一声。这时候电话的另外一头的人好象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激动兴奋地声音都有点颤抖:“小姐,我是小爱”依玲一听知道肯定有麻烦事情了,而且肯定是与那个扰她清梦的男人有关。“小姐”电话那头的小爱这时候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清醒和干练,她干净利落地说:“小姐,那个黑社会来了,他放话说要是在十二点钟前还见不到小姐本人的身影,他说不要怪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小姐,你都不知道那个男人对着我说话的时候脸是多么地阴冷,从他嘴里吐出来的一字一句都是那么的冰冷,好象要把周围的一切都要冷冻结冰,我看你还是赶紧过来把事情处理一下吧,我们店里的师傅们只要见到他的身影就个个就像小羔羊见到狼一样,吓得哆嗦地都没法专心工作了。”依玲听完小爱的电话汇报心里不由得发出一声无奈的轻叹,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