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晚餐上,一家三口高谈阔论地聊起在巴黎的所见所闻,笑声不断。在这个一家三口里母慈女孝,虽然是大户人家但是在这个家里一点也不像那些所谓的上流社会的有钱人有的高傲和拙拙逼人的盛气凌人的架势,他们待人真诚厚道,一视同仁。低调务实的做事做人作风得到上流社会人士的一致好评和爱戴。再过几天陈镇文等自己上班后就正式向医院的全体员工宣布让他的宝贝女儿进入医院的骨干领导班子,慢慢地培养成为家族的第五代继承人。他边吃边在脑海里盘算着,然后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坐在他右边的依玲说:“王伯伯的儿子这段时间刚在美国读完医学博士学位,学成归来,他说很想让儿子认识认识一下你,大家交流一下医学的方面的问题,你以下如何呢?”依玲一听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来一个黑社会老大都快让她快疯掉了现在还加一个医学博士男,那她还能活吗?“爸爸,我没兴趣。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她早就知道这些所谓以医学学术交流为幌子的聚会实际上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大会。她现在才多大啊?就连最最了解她的父亲也不自觉的要帮她找未来对象?整个轻松愉快的晚餐在接近尾声的时候被陈镇文这个爆炸性的话题给炸开了锅。坐在她对面的杜月一见女儿这样不冷不热的表现也不由自主地插话:“宝贝,王伯伯的儿子无论是人品还是样貌学识,亦或是家庭背景都不输我们家多少,大家也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我们去会会也无妨啊。你也二十了,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要是大家有感觉合得来,也不错啊。你说对吧?”边说边转头看看丈夫示意让他快点附和她的观点。“对啊,你妈咪也分析得不错,你也就是去去,看不对眼也可以做个朋友啊,要是真是缘分到了,你们大家都情投意合,那么我们做起亲家,是一家便宜两家得益,大团圆结局啊。”陈镇文越说越兴奋也没有留意一边的依玲心里好象打翻酱醋瓶子一样,甜酸苦辣不是个滋味。她有点伤感但是她不能让父母知道,然后还是表情若无其事地说:“我最近真的好忙,这事情等我忙完以后再说吧。”三十六计能拖就拖吧。“爸爸,妈咪,你们都坐了整天的飞机了,我也有点累,我们早点休息吧。”她说完晚安就慢慢地走上楼去。

    晚上,她躺在床上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怎么才短短的几天自己的生活好象大变样的呢?所有的东西都仿佛发生化学反应一样,完全不同了,她现在的心里只有他,那个见不得光的黑社会男人,她的人在自己的家里但是她的心早就跟随着他飘走了。做什么事情她现在都打不起精神来,她好象是为他而活的一样。该死的雷龙,该死的黑社会,我可能真是喜欢上他了,要不然我怎么会老是想起他的俊容来呢?喜欢他的霸道,喜欢他的健壮的身躯,喜欢他不矫柔造作,喜欢他看她的眼神充满柔情。唉,但是我们一正一邪,本身就是势不两立的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