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宝贝,他是做什么的?能让我家宝贝看上眼的肯定是人中之龙,或是行业中的精英,你说是不是啊?宝贝?”杜月两眼充满期待地望着依玲。他确是人中之“龙”,他的名字中就有个“龙”字,他也能说是业界的精英,要是黑社会也是正当体面的行业的话,这些条件也许会是符合的,可是。。。。。哎世界上要是有那么多可是的话她现在就不会面临这样无奈的局面了。要是当初不帮妈咪照看按摩馆,没有遇见雷龙,没有发生之后的事,她现在就不用这样绞尽脑汁地在傻编谎话来应付双亲了,哎,如果。。。。如果一切可以从来。。。。杜月望着低头沉思着的依玲不由得紧张地再问了一句:“怎样了?宝贝,你们有什么问题吗?不可以说出来让父母给你做做参谋?你们认识多久了?”“我们认识了多久啊?恩。。。。。。我们认识有一段时间了。”依玲努力地想了想然后有点慌乱的说。“你们认识多久了还要想的吗?不是应该可以脱口而出的吗?我和你爸爸哪年哪月哪日认识的你妈咪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呢?哪有像你的,连这样的日子还要恩这么久啊。”杜月有点疑惑地说。依玲见母亲有点怀疑马上打起精神来说:“妈咪,你也知道我老是沉迷于医学研究,这些日子我怎么会老是记着的呢?况且,我也没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这里呢?你知不知道你女儿的时间是多么的宝贵,我们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已经不同你们的那个时代了,现在是科技的时代,好多事情都不是记在脑子里而是记在电脑上,我们脑子只要想念着自己的心上人就行了。”见母亲听了点点头表示赞同后依玲就再继续说道:“妈咪,我知道在我们家里是最自由最民主的了,我说要跟男朋友同居应该也不算是什么希奇的事情,况且你们都那么渴望我能找到一个好归宿,我之前就是因为心里有心仪的对象所以才拒绝你们帮忙相亲的事啊。我们家也不保守,我搬出去住应该问题不大吧?”依玲软磨硬缠的在母亲的耳边说着。女大外向,杜月心里想,她要是能找到好的归宿做父母的当然是欣喜啦!但是她好象突然想起些什么似的说:“你说得也对,但是我们也还没有见到你的男朋友的面,怎么说也让我们见见他的庐山真面目啊!况且,你父亲也还没出差回来,等他回来了,大家碰碰面,也让我们知道我们未来的女婿到底家住哪头姓什么名什么也好让我们好给亲戚朋友们个交代啊。。。。。。。。!”“要等爸爸回来就晚了。”依玲还没等母亲把话说完就插嘴说到。“啊?为什么啊?”杜月不解的问到。“啊,不是,妈咪,我有点兴奋过度了,我是说,爸爸的技术交流还没结束,我们先不要打扰他,让他安心地做学术交流,我就先搬出去住着先然后等他回来再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好吗?妈咪你就答应女儿的小小要求吧,好吗?我求你了,亲爱的妈咪,我心中的最爱。可以吗?”依玲快要崩溃了,要是等她那英明神武的爸爸回来,那事情就变得更加的复杂了,好不容易逮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今晚一定要成功说服母亲,要她点头答应,所以她不得不向母亲撒娇哀求了。“你真的好喜欢他吗?我是觉得你近来有点不对劲但是没想到你是为了男女之事而烦恼,看来我们陈家的女儿真正长大了。开始认识男朋友了。好吧,既然你已经做好决定我再怎样说也没用,只要他对你好,我也就放心。你们开心就好,等你爸爸回来再跟他说吧。你满意了吗?宝贝。”“耶!还是妈咪对我最好。”依玲好象打胜了一场胜仗一样在杜月的脸上亲了又亲,这是她这近一个月来第一次开怀地笑了,心头的一个负担落下了,心里自然就没那么压抑了。

    次日早上,依玲出现在中医院的自己的办公室内,认真地问诊,当一名病人看完出去后她等了好久也等不到下一位病人进入,不由得拿起电话想问问助理是什么原因,刚要拿起,就见门此时被人推开,一道黑影像蛇一样的灵活地窜进来,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抬头一看正是雷龙。她的心又开始嘭嘭地跳个不停了,脸也不由得有点红了,毕竟这是自己第一个心动的男人,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女不憧憬浪漫唯美的爱情呢?依玲也是女人啊!他们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互相望着对方良久依玲才挤出一句:“你怎么会来这里?我很忙,还有病人在等我看疹呢。”雷龙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