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这是这个月以来依玲睡得最香甜最沉稳地一觉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暮降临了。她睁开眼,四周阴暗,看不清楚周围的一切。她拿起自己的包包找出电话看了吓了一跳。妈啊,原来已经是傍晚七点钟了。我怎么好像只睡了一会儿的样子呢。我肯定是过度疲劳了。要不然怎么会睡得像猪一样沉呢?她在床头边四处摸索,啪的一声,房间里头顿时灯火通明。柔和的灯光洒在房间里,一点也不觉得刺眼,但是却有另外一种暧昧的情调。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走出房间。

    楼下并没有开灯,依玲借着外面的月光扶着墙壁摸索着,艰难地往前走,房子真大,在还没有熟悉这所大房子的基本内在设计的时候,依玲有点不耐烦了,她有点讨厌这所房子的大,大到她在里面都有点迷失方向。正当她懊恼的时候这时候听见啪的一声,顿时一片明亮,她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吓了一跳,先是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然后再慢慢地睁开眼睛。看见离自己五十米开外的雷龙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客厅,在他对面远远地定定地望向她,依然是黑色的衬衫,加黑色的西装,衬衫上面的几个扣子随意打开他坐在白色的沙发上顿时觉得显眼突出。依玲深呼吸一口气,慢慢地走向的沙发上坐下。她低着头,他依然用炽热的眼神望着她,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种沉静。过了好久依玲说:“我该回去了,太晚了我怕妈咪担心。”“你,瘦了。”依玲听见很愕然地抬起头来望着他,眼睛充满迷惑不解的神情。他也会在意我吗?真不敢相信。“过来我这边坐。”他用宠爱的眼神望着她轻柔的说。依玲好象着了魔似的非常服从地站起身来向雷龙这边挪动。在他的身旁并排坐下来。他一把将她抱住,整张脸埋在她乌黑亮丽的长发当中不停地磨拭着,那双有力而强壮的双臂环在她的纤纤蛮腰上,好象久别重逢的情人一样,生怕一个闪失一松手面前的佳人就会离自己而去。

    “不要走,这里就是你的家,不要回去,不要离开我,留下来,留下来陪我。”雷龙不停地自言自语地说着,依玲被他的失常吓了一跳,这个冷血无情地男人也会有这样的举措,真是她料想不及的,他像婴儿般地喃喃地语无伦次地轻声哀求着,即使是最最没有良心,最最没有人性,最最没有感知的人才会拒绝他,况且,身为医生又是同情心爱心泛滥的依玲更是顿时觉得她要是狠心回去的话,自己也会内疚自责,怎能容许自己这样对待一个需要关爱的男人呢?况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心爱的人呢。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前,他的心跳声急速透过他的胸脯传进她的耳朵里面好象一首气势激昂的音乐旋律一样。他身上的那股男人味道真是好闻,没有一般古龙水的呛鼻也没有娘娘腔的那种做作,味道不浓不淡恰当好处。哪个女人不为他而失去自我,哪个少女不对他春心激荡?但是依玲还是有点犹豫,说:“离限期还有一天的时间呢,我即使今天要走,也不会违反我们的约定啊。”他听到依玲这样决绝地回答眼睛不由得掠过一丝的哀伤,他底下头,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大家彼此都听到大家的呼吸声,两个人都感受到彼此呼气吐气的那种一温一凉的气息。“难道就不可以抛开约定,而心甘情愿地多陪我一天吗?你知不知道,在没有你的这个月中我的生活是怎样过的吗?我像一个被抽取了灵魂了的无头苍蝇一样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生不如死,就是因为我们约定一个月就会在一起,我才能勉强地强行支撑起来,过完了这种地狱般的非人生活。我是如此地迷恋着你的,迷恋着你的娇涩,迷恋着你的身体,你的一娇一怒。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疯狂追逐着,留恋着,思念着。我朝思梦想着你,而你呢?在你的那颗跳动的心脏里头是否有堆放着我的一角位置没有。”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