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依玲拨通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管家黄妈,一听依玲说晚上不回家马上非常紧张地说:“小姐,你都很少晚上不回家的,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不安全啊?现在太太又还没从按摩店回来,等一下她要是问起你,你让我怎么向她交代啊?”黄妈有点担忧地说。

    “黄妈,你不用担心我,我都二十岁了,会懂得照顾自己的了,我今晚有点事赶不回来了,妈咪她知道的,我安全得很,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还忙,拜拜。”依玲迫不及待地连忙挂掉了电话,真是怕了她家的这位好管家,比自己的父母还会盯人。

    挂了电话依玲站在庞大的房子里头,两眼望着楼上的方向然后摇了摇头,向楼上走去。打开房门,她看见雷龙已经沐浴好在床上等着她了,他没穿上衣的上身,双手环在胸前,床头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一杯红酒,当他看见依玲的身影时就像狼见到自己的小羊羔一样把目光紧紧的锁住目标,依玲情不自禁一打了个寒战,心里有点害怕,不敢再往前踏进一步。看得出她的怯懦,雷龙脸上的严肃冷漠地面部表情马上变得亲和起来,眼睛没有之前的锐利,“先洗个澡再过来休息吧。”他轻声细语地说。“哦。”依玲机械化地点点头,红着脸进入浴室,热水哗啦啦地从头上往下流,她的心也嘭嘭地跳个不停,虽然之前在按摩管的包厢里头他们已经经历过了男女之事但是那时侯既有点慌乱也有点模糊仓促,现在看见他没着衣的上身她的心就会害怕得跳个不停,毕竟他俩见面的次数还真是少得屈指可数,而且还没有完全的了解对方,即使大家彼此都知道双方是倾慕对方,但是她从来也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情,没有经验可言,虽说现在的社会对男女之间的事抱着接受开放的态度,但是她并不追崇一夜情,抱着玩的态度去看待男女之事,在她的眼里男女之间的爱情是神圣的,不可亵渎的。她们家对待这事还是比较传统保守的。

    她一边洗一边想着,她真有点想在这里躲避着,这个并不小的空间就是她的避风港,能躲得一时就一时吧,水蒸气充满着整个空间,让她有点昏昏欲睡地感觉。她躲在浴室里并没有像她想像的那样的安全,咚咚咚,这时门已经被人敲响了,然后也不等依玲应声就咔的一声,被打开了,她转头一看正是雷龙,毫无准备会有人进来,依玲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呆呆地望着,也忘记自己还是衣不遮体的呢。她愣了好久才想起自己还没着衣身体的,马上在旁边拿起浴袍遮住自己的身体,湿漉漉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他光着上身,她衣衫不整,看起来更是有种无意的情欲在里头,气氛显得更加暧昧。他见她的后知后觉反应迟钝显得又好笑又怜悯,最后还是他打破沉寂说:“见你这么久还没出来,我还以为你晕在里头呢。”边说着边走到她的跟前,随手拿起一条干毛巾认真细心地帮她拭着头发,动作轻柔缓慢。好像一个模仿丈夫在为自己的新婚的小媳妇打理凌乱的头发一样,眼里充满爱怜。拭着拭着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望着依玲,依玲正享受着这舒服的服务,突然见他停了下来不由自主地抬头疑惑的望着他。“看来你还挺享受的?”雷龙微笑着对她说。“就此打住了,我们再呆在这里,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就无法再继续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他坏坏的在一边笑说,她一听脸马上胀得通红,看来躲得初一躲不过十五啊。微微带着嘟长的嘴被他半抱半推的走向床边,双双跌进舒适的大床里头。他用带着满嘴的酒气吻着她,额头,面颊,蜜唇,脖子,将她的全身亲吻遍,躺在他身下的依玲就像酒不醉人,而人自醉一样,虽然羞涩,但是完全地全情投入地陶醉于他的摆弄之中。橘红色的灯光暖暖地晒在整个房间里,外面的月色明亮明亮着,星星一眨一眨的,微风缓缓的吹进来,舒服惬意,里面的一对人儿就在这样美好的一个夜晚里头绞缠着,觉得外界这一切的搭调恰如其分,好像这就是专门为他们调制的免费的浪漫情调。

    事后,她偎依在他的怀里,一只手抚摸着他胸前被试图想用文身遮挡住的伤疤,疤痕弯弯曲曲地,就像爬行没有规则的蜈蚣一样。看来这个伤在当时来讲伤得不轻啊,离心脏的位置还不到几毫米,要是稍微偏一点他就没命了,依玲边抚摸着边在脑子里想着,以一个专业的医生来讲她虽然不是内科操刀的手术大夫,但是以她的博学她还是能判断出他身上中的刀,刀刀是致命的穿刺,要是被砍的人身手动作稍微有个分心闪失就会命送黄泉。看得出来指使者是多么的恶毒,多么的心狠手辣。想到雷龙以前经受到的伤痛,她不由得打起哆嗦来,搂着她的雷龙明显感觉怀里的她在颤抖,更加地把她搂得紧些,在她的额头里亲了又亲,说:“没事,都过去了,我还好好的呢,别怕。”他完全明白看懂她的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