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本来想自己打车去医院的,但是遇上霸道的雷龙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打车去医院呢?既然要她跟他了,当然是让她过着,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出入脚不能着地,一身绫罗绸缎的呢。要打车去?真是亏她说出口,这种原则性的硬性规定他可是不会让步的。在依玲一再强调低调行事的劝说下他同意车子在远离医院大楼还有一个站的地方停车让她步行回医院去。

    会议远比平时看诊无聊得多了,等爸爸回来她一定要求退出,她的工作就只是看诊就好了,这些行政方面的工作不有点应付不来,一来没心思二来不感兴趣。好不容易等到最后一名发言者的发言结束,依玲赶紧第一个冲出会议室,躲回自己的办公室面。

    今天没有安排病人看疹,她觉得现在要打个电话给妈咪,要是再迟点妈咪肯定会哭诉了。打通妈咪的电话,电话的那头就听见杜月的温和声音:“现在我和你爸爸可能要变成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了,好寒酸啊。”上流社会的贵妇人果然是不同于一般的平民,连不高兴也还是保持一贯的温声细语,修养这样东西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炼就出来的,这是一项终生的学问。没资本没天赋也学不会,依玲听到妈咪这样申诉到自己连忙解释道:“妈咪,你也知道女儿在谈恋爱,这是我的第一次恋爱,我很想好好珍惜,你也是过来人啊,刚刚热恋的男女都不是这样的吗?”依玲反问母亲。

    “是,对,现在我的女儿啊,翅膀硬了,长大了,即使作为父母地用黄金打造的金屋,每天鲍参翅地供养着,她也不希罕了,而宁愿跟男朋友在外头吃一份廉价的便当。”杜月假装酸溜溜地说。

    “妈咪,你这样说,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有什么天大的不孝行为啊,只是一晚没有回家,不至于这样对你的宝贝女儿吧?”听得出妈咪只是跟自己调侃地她也就只好奉陪到底了。

    母女的一场唇枪舌战最终以陈母的退让作为结束,“今天什么时候回来啊?”陈母问到。“你在家里我现在就回去,医院的会议已经结束了,我下午有空。”“好啊,我叫黄妈准备你喜欢吃的饭菜,我们母女两个一起好好地说说私心话。好吗?”“恩,好啊,我这就回去,司机就在门口等着,我好快就回到家了。妈咪待会见,拜拜。”“拜拜。”母女两人结束电话依玲抓起包包直奔出门,好像远嫁的女儿回娘家似的,又期待又兴奋。

    车子驶进陈家大宅,依玲下了车,走进去,看见妈咪正在客厅的桌子上插花,她放下包包,走过去,双手搭在母亲的肩膀上轻轻地揉着,陈母先是躲避闪缩最终还是很享受女儿的殷勤服务。母女两就一个忙着摆弄着花草一个使劲地卖力着帮忙着按摩,以此作为讨好。

    “舒服吗?我的手势怎样,有没有退步啊?”依玲微笑地问母亲,“恩,还不错,手艺得到我的亲自真传,以后接我的班也可以了。”“噢,你要我接手你的按摩馆可要问问爸爸才行啊,他也好希望我去接他的医院,让陈家的医院继续更上一层楼啊。你们两老自己先好好谈判好啊,不要以后为了争夺我这个绝世人才而伤了夫妻的和气了。”依玲很自豪地说到。

    “哎呀,母女一条心,不是吗?你可是我怀胎十月生出来的亲闺女啊,你也不知道我怀你的时候有多么的辛苦,你当然要站在妈咪这边啦,你爸爸你医院叫他让你的堂兄妹来接管不就好了吗?”这个话题在陈家来讲是永远也没有答案结果的,女儿就只有一个,谁也想把女儿挣过来接管自己手中的事业,但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是依玲现在在医院上班,明显是陈父占了优势。

    “妈咪,你没听说过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吗?我跟爸爸也有好多的话题聊的,他是医生,我现在也是了,将来顺便接手他的事业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依玲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姿态说着。“你这丫头,是嫌妈咪太长命了是不是?想气死妈咪了是吗?”陈母假装动怒生气的样子说道。可依玲一点也不怕,她做个鬼脸嘟出嘴巴,说:“妈咪和爸爸都会长命百岁,我要好好地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你还没等到女儿的出嫁你们还要抱孙当外公外婆呢。”依玲幸福地说道。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