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下午接近四点钟,依玲的手机再次响起,看见是同样的号码,她接听:“喂,在哪里呢?”“在你家的门外,可以走了吗?”雷龙问到。

    “是可以走了,但是,我要跟妈咪道别,你先等下吧。”依玲说道。“需要我进去吗?”他细心地问道。“啊,进来啊,我看还是先不要吧,我怕妈咪太缠人了,到时候你我就别想走了。”依玲连忙说。“恩,你说了算吧。我在外面等你。”雷龙若无其事地说,但是眼角不自主地流露去哀伤的神情,但是依玲没有看到。

    在楼下,她手里拿着一箱子的书籍,妈咪已经在客厅里了。刚才母女两还有说有笑的,但是到了真正离别的时候,陈母心里还是非常非常地不舍得,好像要嫁女儿一样,眼泪在眼眶里,但是她尽量不在女儿面前崩溃,眼泪往心里流,可怜天下父母心。

    依玲见到母亲这样,她自己也有点想哭出来的冲动,她压抑着眼泪,抱着母亲,两个人睡也不说话,好像只要一开口,眼泪就要决堤而下了。过了好久,陈母才恢复平静,说:“谁来接你啊?是他吗?”依玲点点头。“那叫他进来啊!我想看看我女儿的男朋友到底是何方神圣,把我女儿迷得可以不顾一切地跟他同居。”陈母不依地说。“下次吧,妈咪,等我们安顿好了就会负荆请罪,这样行了吧?现在还没准备好。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以后会好好地孝敬你们的。”依玲有点哽咽地说。

    她拿着自己的书,跟母亲道别,然后快步地走出大门,一直不敢回头地走,她怕,怕自己控制不住,没有勇气再走,所以,当她上了雷龙的车,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了。雷龙见状马上搂着她安慰的说:“以后还可以经常回来,不用伤心,你这样我心就像给针刺到一样也好痛好痛的。这不是生离死别,没什么好伤心难过的。”她在他的怀里无声地哭泣着,随着车子行驶任凭他怎样劝慰都无补于是。在回到他们的寓所的时候她终于止住了,心情恢复平静。

    “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孝啊?”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依玲目光呆滞地说,“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女儿,才刚在社会上立足就要脱离父母,都不管他们的感受,他们也需要我啊。他们也很寂寞啊,也需要儿女围绕身旁,共度天伦之乐啊。”她自己继续自言自语地说。

    “这一天迟早都要到来,如果你不是在自己的医院工作,以前在国外念书你也还是要和他们分开,正面积极一点,反正你是自由地,随时可以回去看望他们,不是吗?只要你愿意,你想做什么也没有人阻止你。乐观一点,一切都会慢慢地适应的。”雷龙耐心地安慰她说。依玲望着她眼睛充满感激之情,心情平静地说了声:“谢谢!”他也望着她轻轻地将她搂进怀里以表示对她的支持。

    这几天依玲在医院比较忙,也没时间在大房子里头转转,说来也奇怪,她是个非常好奇的人,但是她没有问他的背景和他的工作性质,就只知道他是黑社会的老大,他出入都跟着一帮穿黑色西装的的手下。只是这几天他送自己去医院或者从医院接自己都是只有他和开车的年轻的司机,而且以司机的外表来看,他的工作绝对不是只有开车这么简单,看他笔直的西装包裹着的比雷龙还要健硕的身体,发达的肌肉,他绝非是等闲之辈,他眼睛细小但是像猎狗一样的注视着周围地一切,嗅觉敏锐,身手敏捷。凭直觉他是雷龙的贴身心腹,地位高,他们这群人帮派的性质怎样,是不是真像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