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在陈家里,陈氏夫妻回到自己的家,坐在客厅里,他们脸色凝重,完全没有喜悦之情。“亲爱的,他们家也去过了,你觉得怎样?”杜月最终憋不住了开口问到。

    “表面上看体面豪华,像是大富之家,但是那种感觉总是令人觉得非同寻常,气氛很不一样,而且那个雷龙他不是一般人,他给人感觉不象是商场中人,他很邪气,很霸气,以其说他是个生意人我倒说他更像个黑道中人,那眼神是锋锐中带点冷漠,他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令人很不自在的,要是待久了你会自觉不自觉地毛骨悚然脊背发冷,浑身不自在。他给我的感觉绝非是普通人,他的来历一定不简单。你说我们的宝贝女儿为什么会认识这样的人的呢?平时她不是去医院待在我的身边就是去学校做研究很少听她认识什么新朋友啊,他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事情真是一点也不简单,他大依玲足足十岁,按常规来说没有人来穿针引线或者没有其他的谋介物他们是根本不能有交集的。老婆你怎么看啊?说来听听。”陈镇文现在的思绪很乱所以他想老婆给他出出主意。他害怕自己的宝贝女儿会受到伤害。

    “以他们的眼神交流他们是相互爱慕着对方的,依玲不象是被劫持的,但问题就是女儿是怎样跟他认识的,当我们渡假回来你去出差这段时间女儿比平时是有点不对劲,那么他们发展起来也就是这一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就从这个时期查一下肯定会有新的发现。”杜月不愧为新生女人中的谐模和榜样,在丈夫风光时她是他身边的爱慕者,在丈夫困难时她为他排扰解难,在生活和事业上她都是他不可缺少的左右手。

    “女孩子的心思还是让身为母亲的你出面比较合适些,希望我们的判断是错误的,我也希望女儿能找到个好归宿,这样我就心安了,我等一下打个电话给老张,让他暗中查一下。这件事只能是你我和老张知道就好,要保密。”陈镇文心事重重地说,他满面忧虑。

    “我明天回按摩馆去问问秘书看女儿在看店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杜月很少看见老公面色这样的难看凝重她也不敢怠慢连忙说到。

    “记住,一定不要太张扬,这事只能是不着痕迹地进行,明白吗?”陈镇文再三叮嘱的说。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事的,我们中午饭还没吃了,你也饿了吧?我吩咐黄妈弄点饭菜我们一起吃点吧。可能事情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的,你也别担心了。坏了身体可不好了。”她关心地说到。

    依玲他们还沉浸在自己的梦幻当中还以为已经通过了父母的这道难关,可以不用提心吊胆的拍拖了,可是他们也实在是高兴地太早了,危机正从四面八方地向他们扑过来。

    一个星期后老张回来报告说一点资料也查不到,陈镇文的心先是一慌恐惧感填满他的全身,“院长,你要我查的人是什么人来的?我们连找侦探社的专业侦探来查也查不到一些皮毛来,看来这人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这人的历不简单啊。”老张摇头说。

    “没什么,只是有个朋友托我帮他查一下,反正查不到也没关系的,对我影响不大,好了,你也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陈镇压文已经不想多说了,也没个心思说了。他的心慢慢地凉了下来。

    但还没等他喘喘气他的夫人回来带来的消息更是让他犹如晴天霹雳,他即使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回想起来还是觉得上天肯定是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笑话,也可能是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把上帝给得罪了所以要以这种方式来惩罚他。

    “老公我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事会发生在我们的女儿身上,她是多么乖的孩子,我真的不敢相信她会欺骗我们,当我向店里的员工打听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她们都吱吱喳喳地说那几天确实是发生了一些事,而且是跟我们的女儿有关联的。据说那几天店里来了一帮很奇怪的人,看样子是黑社会的一样的人,其中一个是老大,说他身上还文着很大的文身样子很可拍,这个人很难伺侯,最后还是依玲把他给搞好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那个男每天都来店里而且一定指名要依玲帮忙按摩。老公她们说的这些怎么跟雷龙这么的相似啊,我自己百分之百的断定这个人肯定是他,你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啊?”杜月神色紧张的说。

    “我现在回想起来她这段时间真是魂不守舍的,一定要急着说要搬出去住,我说要等你回来再商量也不行,我真没想到她会变得这样的,会和黑社会的人同居,真是作孽啊。”说完也低声的哭泣起来了。

    “她就是跟了那个男人了,去店里的那个男人正是雷龙,他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