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这天依玲正想要出门一打开门便看见母亲刚想要按门铃,母女两人四目相望,依玲一见母亲先是惊讶后是高兴。

    “妈咪,你怎么来我这里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啊,要不我刚才早一步出去你就要吃闭门羹了,怎么了,找我有事吗?这个时候按摩店里的生意应该让你忙不过身来的才是啊,怎么这么有空过来啊。”依玲一边拉着母亲的手一边让她跟着自己往屋里的客厅走,她们一起坐下来,依玲还是很兴奋,这是他们至上次正式见面后的一次相见。

    依玲很活泼,一会儿忙着帮母亲倒茶一会儿忙着拿水果,等她都忙碌完了她才发现母亲有点不对劲,她只是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话也不说,她有点紧张了,慌忙地靠在母亲的身边关心地问:“妈咪,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和爸爸吵架了?还是要店里碰上不开心的事了?你的面色不太好,我帮你看看。”说完也不等杜月是什么反应就抓起杜月的手帮她把起脉来,脉象平稳,摸她的额头也不发烫啊,她亲爱的的妈咪身体好得很呢?为什么她跟平时反差这么大的呢?不会家里出了大事了吧?

    “妈咪,你说话啊,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了?你这样我好害怕啊。快说啊。”一向冷静的依玲这时也被母亲的怪异行为给吓得乱了方寸了,紧紧地抓住母亲的手慌张的望着她等待她说话。

    杜月用绝望的眼神望着依玲然后用极其有气无力的口吻说:“在你的心里还有我和你爸爸的存在吗?你为了一个认识不到几个月的男人而可以抛弃父母,而且这个男人还来路不明。宝贝,你这是在玩火啊,你知道吗?回头是岸啊,为了你自己的事业前程,为了家族的声望和明誉你不能再这么任性了,要是这事给传出去了谁也救不了我们了。”杜月一边说一边哭泣不成声。

    依玲脸色苍白,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这时变成是她无话可说了。才以为上天可能眷顾他们这对苦命鸳鸯让他们的情路不用走得这么坎坷,谁不知这才是考验他们爱情苦难的开端。

    “既然你们知道了,我也不再隐瞒你们了,他是个黑社会老大,我们就是在按摩店认识的,我也知道你们迟早会发现的,但是我还是选择对你们隐瞒,是因为我爱他,但也爱你们。我也不想让你们伤心难过,我的心也倍受煎熬,既然事情以发生,我只能尽我所能把伤害尽量减低。我希望你们能接受他,他没有你们所想象的那么坏,他是真心的爱我,我已经离不开他了。“依玲恢复已往的平静和心静如水。

    “可是,宝贝,你让我们如何能接受他啊?我们跟他是一邪一正,一边是天使,一边是魔鬼,试问正邪怎么能共处啊?你也不想一下你的将来,你和他以后生育的孩子怎么办?你可以选择一个黑社会的男人作你的伴侣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你的孩子也会选择一个黑社会的人当自己的爸爸吗?你有想过他们能不能在社会上抬起头来做人啊?你现在还小,而且也是初入情海,很多事情你还没经验不会处理,这是正常的,只要你肯回头我和你你爸爸还是和以前那么爱你的。回头吧,宝贝,我们不可以让你跟这种人的,我们也接受不了。我宁愿相信这是一个梦,梦醒了,我们的宝贝女儿还是和以前一样和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杜月哭得撕心裂肺,连声音都嘶哑了。

    “妈咪,我无法回头,我真的离不开他,真的真的很爱他,爱他爱得义无返顾,他是我这辈子第一个让我心动的男人,也是最后唯一的一个男人,你就成全我们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吧,即使我们没有将来我也不管了。”依玲很断绝地说。

    “真的连妈咪的话也不听了?真的可以做到连父母也不顾及了,我们可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啊。他只不过是一个认识几个月的男人,谁重谁轻啊?你是被他下了蛊还是喝了他的迷汤啊,怎么能这样执迷不悟啊。你不想伤他的心那你就不管父母的心已经是在淌血了吗?你不知道你爸爸知道真相后的表情是多么的绝望啊,你也知道他是多么的爱你的。”杜月的心都像是被冷却了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妈咪。我对不起你和爸爸,我是一个罪有应得的人,但我就是爱他,死心踏地的爱他,我也控制不住自己,我在跟他在一起之前也尝试过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