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依玲在他的怀里哭累了,也不知觉的睡着了,他望着这个令自己倾慕的女人,他们在刚开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给人的感觉好酷,不是高傲而是心境平静在她的眼里绝对看不到一般女人眼里的势利,爱慕虚荣,拜金主义。她就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会受到旁人的影响,不会见风驶舵,不会兴风起浪,不会阿谀奉承。他只有在她的眼中看到清澈无瑕疵黑白分明的眸子。这种纯真无欲望的女人已经可以和动物园里的珍稀动物作为国家的国宝之一了。

    他在帮里是高高在上的老大,人人畏惧,个个都还没看到他的人就已经闻风丧胆。但是在和她一起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而且还有一点自卑,她神圣不可侵犯,比天使还善良,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们一起是真的不配他却很自私的将她独占,她是属于大众的,就应该光明正大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和父母关系变差,要她弱小的躯体承受超呼的痛楚。

    望着她满面泪痕的脸他有点想放手的念头,鸟儿只有在宽阔广袤的天空中才能展示出它的本领展翅高飞,再好的金丝鸟笼对它也只不过是累赘,让它变得暗淡失去光芒。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夜空的星星开始露出了闪耀的星光,华灯升起,万家灯火,室内的感应灯自己自动的开启,柔和的灯光好像也怜悯这对苦难的情侣给他们带来希望的光亮,在灯光的照耀之下依玲眼睛受到刺激眼角动了动,但是她不愿意张开眼睛,一睁开眼睛她就要面对一堆就连古代的大清官在世也难断的家务事,她宁愿学鸵鸟精神——逃避。她的脑子清醒,人有时候是很奇怪的动物当你想要记起一些重要的事的时候你就像是被人洗了脑一样怎能么想也想不起来,当你想忘掉一些不开心的事的时候它却像一台时光穿梭机一样,不堪回想的事历历在目,帮你重回到当时的实况。触目惊心,这就是生活,很残酷,但你必需要经历,即使会痛,会片体鳞伤。

    她一直闭着眼睛到最后连她自己也感觉到累了,不得不慢慢地睁开浮肿的眼睛,眼睛随着灯的光度环向四周,最后她的眼睛和同时也望着她的雷龙的眼睛相交叠。他的眼里充满忧怜,她的眼睛充满忧伤。

    “从认识你的第一天到现在是我这一生人活在世上哭泣掉眼泪最多的一段时间,我向你保证,哭完了今天,我不会再哭泣了。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以后再也不哭了。”她的眼睛虽然浮肿但是还是流露出一种坚韧和被至之死地而后生的杂草精神,她说得很平淡就像说一句很平常的话一样。

    “想哭就哭吧,我会为你擦眼泪,想骂就骂吧,我会端端地坐着让你骂个痛快,想打就打吧,我绝不会反抗让你打个够本,想生气就生气,我甘愿做你的出气筒。只要能让你开心能笑你要我帮你摘天上的月亮我也甘之如怡,乐此不疲。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地狱只要你愿意我会为你赴汤蹈火,只要你愿意就好,我不想再看着你像一朵被连根拨起的鲜花那样慢慢地枯萎而凋谢。”他一副像是她的忠实追随者一样口吻说。

    要是令她伤心流泪的人不是她的父母而是外面的路甲人或者路乙人的话他早就把他们给碎尸万段了。况且自己就是那个令她和父母作对的始作俑者,他是万恶的开端,是魔王的化身,他还能说些什么呢?他和她的这段情走得实在是太苦了,归根到底还是他的身份和他们的上流社会格格不入,他是个不能见光的魔鬼,他的手是沾染数也数不清的性命的鲜血,而他们则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两者根本就不在一条交叉线上。他们就像两条相向行驶的车子一样大家向着各自的方向行驶,越驶越远。

    “我不会哭的了,哭泣又能解决这个千古难题吗?”“不能。”她自己自问自答地说“我没事了,不用再为我而担心,我的伤口会在时间的磨灭中愈合的。”她说完对他无奈笑笑,很凄美,让人看得动容,心被拧碎一样,连呼吸都快要静止了。

    他抱着她,让因为悲痛而全身冰冻一样的她能温暖起来,无奈恋人的心已冷,即使是火山熔炉的高温也难将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