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第二天早上,依玲张开眼,她在床上伸伸手脚,正要起身,只见身旁的雷龙双手抱着她的腰,这时他也醒了,他望着双眼因为昨日伤心过度而红肿,面色有点苍白,不由得问:“这么早起床,去哪里啊?”

    “上班啊。要不然你以为我还能去得哪里啊?”她没他好气的说。

    “你今天的精神不是很好就不要去了,去了别人也很疑惑,你这个样子今天不适合上班,休息一下吧。对你对别人也好。”他体贴的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要我一个人在家里。我更加会胡思乱想,心更加的烦闷,那还不如去上班,起码工作后我就充实一点。”她双手环着他的脖子一副无畏的说。

    其实她说得不错,工作是可以令一个人忘掉痛苦,麻木自己,让自己可以得到喘息的机会。是好的治疗方法也是不错的回避的借口。

    “想去哪里,我陪你去,你要休息,不要用工作麻痹自己也不需要在家里发呆,我陪着你,让你好好地舒展一下崩紧的神经。说吧,想去哪儿,去哪里我都会奉陪到底。”他的大手在她光滑的背部一遍一遍地抚摸着,用极其温柔的语气对她说。

    “我不知道能去哪里啊,我也没什么想法。”她勉强地睁了睁她那因流泪而肿起的眼,一头空白,她不是个会享受的人,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好去。她的生活空间其实真的好小,不是医院就是家,不是家就是去做研究,只有过年的时候她和父母一起去国外渡假,其他的时间她都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复地做同样的事情。不是没条件去而是她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像深居古墓的小龙女,深居简出,对外面的花花世界不感兴趣,不留恋。这也正是他对她着迷对她痴情的原故吧。

    “我们不要有目的的走,走到哪里是哪里,这样也让你省心,好吧?就是在外面漫无目的的走走,散散心,透透气,好吗?”他提意的说。

    “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我没意见。”既然有人帮她出主意那她也懒得操心去想这些事,也微笑地对他说道。

    “好了,你今天就不准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和我一起开开心心地玩一天。你等下洗漱完后就下楼来吃早点吧,我现在去帮你安排一下。”说完也不等她是否答应就起身披上晨衣下楼了。

    依玲侧着身子半靠着床背薄薄地丝被半遮着她那诱人的娇体,就像一幅贵妃春宫图一样,她懒汉洋洋地慢慢地下了床直走向浴室。她在衣帽间里找了一套浅粉红色底浅淡灰色边的运动套装,带上某牌子的白色限量版的运动腕表,拿了一副棕色的太阳眼镜,她刚才在浴室里看见自己的那副奠容她连自己也不是很在意外表的人也觉得不能出门见人勉得引起别人对自己行注目礼,随便拿起一个小挂历包她就往楼下走去。

    等到她走到客厅里雷龙已经换了一身的正装——一身黑色衣服,把一桌子的美食摆好了,他第一次见到她穿运动装,就像一个清纯的高中生在去郊游一样的感觉,很干净,很清洁,就连她随意扎起的马尾在他眼里都比那些社交场上的脂粉女人繁杂的盘发来得亮丽,闪耀,她略施脂粉就已经比好多女人漂亮了,他望得入神,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还以为自己的这身打扮有问题她有拘谨地问:“怎么啦?这样穿不好看吗?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望着我啊?”他一边走到她的跟前一边拉着她的手一副以欣赏的眼光望着她说:“太好看了,太美了,真是令人眼前一亮,这样的你叫我如获至宝,怎能对你放手呢?”

    她被他恭维的话给逗乐了,她轻声低笑然后掂起脚伸长脖子一双蜜蜃在他的额头上送上香吻,然后才红着脸羞涩的说:“见你哄得我这么高兴我就赏你一个香吻吧。”

    他们已经在一起几个月了,但是她没从来没有对他做出这种亲密的动作,他不由得眼睛闪闪发亮,露出欢喜的神色,他高兴地说:“既然能把你这个酷美人给哄得服服帖帖的,那就只在额头蜻蜒点水的吻自然是不能满足我的需求,我的胃口比鲨鱼还要大。”他笑着坏坏的说。表情充满着期待,闪烁着晶光的眼睛柔情的看着她,暗示着她要再继续进一步下去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