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一听到这种问题依玲的头就不禁隐隐作痛,这是个无言的结局。依玲看了看父亲一眼然后就是低下头来默不作声。

    “说啊,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的,怎么现在像个哑巴一样啊。”陈镇文压着满腔的怒火板起脸声音也变了调的催促依玲让她开口表态。

    “爸爸,你还想让我说什么呢?雷龙的身份和背景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你们不接受他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爱他也是永恒不变的事实,我还能怎样回答你呢?”依玲平静地说。

    “按你的说法就是你跟定那个黑社会咯?”陈镇文暴跳如雷问。

    “爸爸,他真的没你们想的那么坏的,你相信我好吗?给他一个机会,他对我真的很好。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我想他入这一行也是万不得已的,不能就因为他一入了这行你们就说他是魔鬼吧?这样对他也太不公平了。”依玲激动地说。

    “连入黑社会都可以说是不得已?杀人也说是不得已,做天理不容的事也是不得已,为非作歹也是不得已,总之只要是他做的无论是多么坏的事也可以说是不得已,那社会还有人愿意做好人吗?还愿意为这个社会贡献吗?这个国家还需要警察吗?还需要法治吗?你这是在做有违背道德事啊,你这也是跟着他一起堕落啊。你没有想到后果的吗?我已经不想那些什么狗屁的名誉和面子了,我只是想我的女儿可以回到以前的样子,我们一家人可以一起开开心心地吃饭说笑。爸爸这样的要求很高吗?我真的不想我的女儿这样就给一个认识不到几个月的男人给毁了,你大好的前程何必就一定是要跟这个男人捆在一起呢?世界上成亿成亿的男人等着你陈大小姐去拣去选你即使是闭着眼睛去摸一个也不至于就这么巧是找黑社会老大吧?想和我们陈家做亲家的好家庭好男人你就看不上一个偏偏要跟他,只要肯给个机会别的男人他们也可以对你好啊。女儿啊,爸爸也跟你说你也给个机会别的男人吧。他们也非常优秀,绝对比起你现在的这个男人好多了,即使你找个男人是一般的小职员我们也不会反对,起码人家是正正当当地挣钱,日子过得踏实不用让你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他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样用呢?这种来路不明的钱你即使是用了你也不会安心,因为这是黑心钱昧着良心的,你说爸爸说得对吗?你可能是一时的迷失想不开所以才会跟他在一起只要你现在跟他断了关系以后你起想来也觉得自己所做的是对的。”陈镇文说得无比的动容,他真心的希望他的一番肺腑之言能够打动女儿的心。

    “爸爸,你说的这些女儿都明白,我也知道跟他一起的弊端,我们不可能光明正大的一起,不能像一般的情侣一样谈恋爱。有好多的不可以,但是我就是喜欢他,不可救药地喜欢他,不是没有尝试过让自己不去爱他,但我就是做不到。他真的就是罂粟一样的令我上隐,就像氧气一样的令我不能脱离他。爸爸,我爱你们,你不跟我说话不理我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我从小就在优越的环境长大,周围的人爱我,关心我,羡慕我,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有了所有该有的东西,别人要用一辈子去追求的东西我轻而易举的就有了,我很感恩也很知足,但是要我离开他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希望你们能成全我们,好吗?爸爸,你就由得我吧,我们彼此爱着对方,不要让我们分开吧,我现在的心早已容不进别的男人了。”依玲哀求父亲说道。

    “你怎么就这样的不清醒啊?明知道是飞蛾扑火还是要飞过去,明知是万丈深渊还要奋不顾身的往里边跳,即使是粉身碎骨也不拍?”他还不死心的做她的思想工作。

    “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可能这是幂幂中注定的吧,这就是命了,我已经认命了。”依玲抿着嘴巴说。

    “我们怎么劝怎么用亲情也一丝一毫的没有令你感动一下?真是不可思异,这是我陈镇文教养出来的孩子吗?我觉得你突然之间变得好陌生啊,一点也不像是我以前的那个乖女儿了,你的心究竟是不是给狗吃了?可以变得这样冷漠无情了。”他火气大得连青筋都快要暴出来了,气得满面通红。

    “对不起,我只能跟你说对不起了,爸爸。”依玲低声说道。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越来越放肆了。。。。。”他话还没说完就扬起手,一巴掌打在依玲白皙嫩滑的脸蛋上。

    依玲根本就没想到父亲会打她,她毫无预感,她一个重心的站不稳踉跄一下双手抓住沙发的扶手才没有跌倒在地。她一只手摸着因痛疼而火辣辣的脸,雪白的脸赤红红的印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