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车子到了他们的住处,等车子停稳后依玲就像往常一样说了声“谢谢”后才拉开车门走了下来,一个人孤单地走进他们所搭的独立电梯,而他也像以往一样目送她走进电梯里但是眼神变得和平常不一样,眼中虽然没有男女之间的情意在里面但有种怜惜,可能就连他也觉得这样的女人确实是不应该和他们这样的黑道中人在一起的,她从来一秒也没有属于过这个黑暗的残酷的社会的一员,她原本的世界里不应该有这种生活,他觉得她就像一朵吸收不到阳光的鲜花一样,失去光芒。

    依玲打开门,屋子里头的灯马上得到感应四周顿时光亮起来,这个时候雷龙还没有回来,她也不用这么担心,她挨着大门慢慢地滑落在光洁发亮的地板上,背就挨着大门,她双手捂住脸,但她一触碰到被打的脸马上痛得反射性的缩回自己的手,她的脸好烫,比发高烧的那种热还来得厉害。但她一点也不想去理会,就让它发烫吧,她已经没有心情和力气去理这些了。她一个人坐在地上发呆,什么也没有想但头还是会痛得快要爆炸似的。她一直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一动也不动,到了最后她觉得身子有点发冷了她才慢慢地搀扶着墙壁站起来上了楼。她放了热水,脱了衣服在里面泡着,她把整个脸泡在水里,直到快要缺氧了才把头抬起来。她大口大口地喘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好会发呆了,眼光呆滞,空洞无神,但是脑子却又是一片空白。即使她叫喊一下或者是放声地大哭也好这样还能释放心中久压的烦闷。

    她头就斜斜的靠在浴缸的边沿,不知觉的她也迷迷糊糊地合上了眼睛。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又一次地被凉风的寒冷给冷醒,水早以在她的不察觉中冷却了,她赶紧起来,擦干身子套上睡衣,上了床看了看时间都八点了,她还没吃晚餐但她一点饥饿的感觉都没有,他还回来,这个时候对他来说还早着了,他最早都要十点回来最晚那就得要凌晨时分。她跟他一起的这段日子里也慢慢地适应他的生活规律了,他这行真是与常人不一样的,大家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却和正常人的完全不一样,刚好反过来了。她明显的清楚他其实是已经将就她了,可能以前一个人时候他的生活更加没有规则可言。

    依玲一个人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夜色,别的大楼也慢慢地从零星的一点灯光到每个楼层里透出橘黄的灯火来,人们都回家了,他们回到自己温暖的家里,里面可能是自己的爱人做好可口的饭菜静静地等待着,也可能是自己的父母在等待着在外面忙碌了一天的儿女们回家共享天伦之乐。

    所有的人都在开心地往家里赶,因为有期待有希望有爱。她想着想着,不知觉得就又睡了过去了。

    晚上十一点多了,他回来了,车子停在私人停车场,高大挺拔的身材在晚上的灯光下他的影子显得更加的的修长,英俊的面容一副目无一切的冷漠的表情。他在她以外的其它时间里他就是一副冷莫无情的样子,想看到他的温柔和笑容那就简直比等待日全食的日子还要长了。

    他的笑容好昂贵也好珍稀,能享受这样高级别的待遇的就只有在家里的这个小女人了。

    他走出电梯门看见了司机依然笔直的站在他们的门口里,其实只要依玲一回来这个屋子里的时候他的任务就结束了,一旦她回到这个屋子就有其他的保镖在屋子外面的各个出入口暗中保护她的安全只是雷龙没有让她知道而已。她知道就只有这个司机,但是其他的保镖也是难得见到她一面。

    “什么事?”他面无表情地问。

    司机看了看他有种想说却又欲罢不能的样子,然后就是低下头保持沉默。

    他略微地思索一下问:“今天去了哪里呢?”

    “她家。”司机抬头慢慢地一字一字从嘴里将字吐出来,像不有语言障碍的人一样的说话方式。

    他点点头面上的表情从原先的冷漠无情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变得无可奈何的样子然后皱了皱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不用再说雷龙也知道这天可能又有事发生了。

    “你回去休息吧。”他毫无感情的像是发号司令的一样的说。司机点点头然后必恭必敬的向他一个鞠躬然后走向了楼梯口,其实他就住在他们楼下的那一层,自从他决定和依玲在一起让他做她的保镖的那一刻起雷龙就让他也跟着过来这里的楼下住了进来,方便他自己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可以随时的保护她的人生安全,而且在帮派里头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老大私底下是在做些什么,这一点也充分表明他在雷龙心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高可以说他算是他的一个左右手了。

    他开了门看见一楼一片漆黑,他都不等这里的灯完全了亮了就直径的向楼上走,他走进主卧室开了灯看见他们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