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早上的医院会议,所有的会议成员到齐了,唯独依玲缺席。坐在正中央的陈镇文皱着眉头,毫无心思地开完会,自己回到办公室,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心里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他拿起电话然后又放下,再来回的在办公室里踱步。最后他还是拔通了电话,嘟。。嘟。。通了但是没人接。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他再一次重拔电话嘟。。。嘟。。。

    “喂。”男人的声音,陈镇文眉头更加紧锁,一股厌恶感受顿时冲了上来,他毫不礼貌的问:“我女儿呢?叫她接电话。”

    电话的那边先是一阵沉默然后不带一丝情感的回答说:“她病了,发高烧。”雷龙好像要把自己的怒火拼命的压了下来冷漠得比千年的冰山还要冰冷。

    还不等陈镇文再加思索电话的那头已经挂了线,他拿在手里的电话还保持着原来的恣态。他先踌躇片刻然后脱去白大褂拿起药箱就往外赶。

    他来到女儿的住所,按了他们住的楼层,得到密码验证,他来到了门口,见门已经打开了,因为他刚才在楼下大堂的时候雷龙在家里的闭路电视就看见了他,所以他在这里就把大门的开关先打开了。屋子里的雷龙黑着脸轻轻的把还在晕睡中的依玲放在床上,他已经抱着她整整几个小时了,保持同一个手势他一点也没有埋怨有的就是对她的关心和紧张,真怕瘦小的她挺不住,看着她因病而一点血色也没有的双蜃他的心就提得老高。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她蜃红齿白,乌黑的秀发,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是一对水灵灵的清澈明亮的的大眼睛,那时的她是给他的感觉是一种健康的美一种冷静的美,天真无邪而又带点老成。

    当时的她怎么能和现在的这个卧在床上病得奄奄一息的毫无生气的女人相提并伦啊?现在的她有的就是满眼的扰愁,一种隐藏在心里的不表露出来的痛楚,虽然她一直努力的在他的面前作出开心的样子,但是以他的人生阅历什么样的人能在他面前能隐藏起来呢?他看人一向精准,就像一部扫描机一样可以把人的心思一一刻录下来。

    他注视着她抚摸着她的苍白的脸和没有一点血色的双蜃然后目光再次落在她那还依旧有点红肿的被打后的一边脸上,就是光看着都令他心痛不已了。

    他站起来走出卧室然后慢慢地走下楼梯,在楼梯的拐弯处他正好与刚进来的陈镇压文工团的目光相遇,他又恢复了平时的冷漠和无情,双眼充满怒火地犀利的眼睛正看着陈镇文。

    满面严肃的陈镇文看得出雷龙那敌意的目光,那目光就像一把锋利的利剑一样想要把他的胸膛刺穿。

    这个男人真是恐怖令人有种不寒而颤的感觉,看来要不是自己的女儿和他一起他肯定是命不久已。得罪这个男人就简直是要和阎王提前报到一样了。

    雷龙也没有和他打招呼就只是用锐利的眼睛望着陈镇文,他双手放在裤袋里,黑色的上衣随意的套在身上,上边的好几个扣子也没有扣好,他身上的大大的文身像被禁锢好久了的小恶魔一样也想出来凑个热闹露出了一大片出来,这样子的他不管是谁也会害怕。

    他就像一个死神一样的站在那里,不吭声也不动一下。

    陈镇文清清喉咙让自己的心不要跳得那么快,他显然也有点害怕,他刻意的让自己不去看雷龙的双眼,因为他的双眼几乎可以喷火了。

    “她在哪儿?我帮她看看。”他努力的让自己保持以往的平静和淡定说。

    “上来吧。”他像是发号施令的军师一样威武不屈,一丝一毫的没有半点感情在里面。他说完转身就又上了楼因为他那颗悬挂的心还放在床上的那个佳人身上。

    站在下面的陈镇文也不敢再犹豫了,他也快步的跟了上来,来到他们的卧室里头看见雷龙正守在气息柔弱的依玲身边。

    他也在另外的一旁半蹲下,抓起她的小手认真的帮她把脉,大概清楚了她的病因然后帮她打了一支针等所有的一切都好了他就在一边的桌子上写了药方然后对坐在床边的雷龙说:“帮她打了针,烧很快就会退的了。我现在去帮她抓点药回来,我已经通知她妈咪了,应该也很快就要到了。”说完也不等雷龙是否回应就自顾自的走下楼了。

    可能是刚才打的那支针起了作用了,依玲慢慢地吃力的睁开眼睛,毫无神采的眼睛看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