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对了,我拿回来的药你喝了吗?”依玲换好衣服后对站在更衣室门口向她微笑的雷龙说。

    就是自己玩得太疯了,一时忘记了还没有督促他喝药呢。

    “我不知道,况且我也不觉得自己需要喝这些东西。”这时的雷龙多想依玲是短暂性失忆啊,他对那种黑得像墨水气味臭得令人窒息的中草药真是一点都不感冒他宁愿独自喝上一杯棕色刺喉的烈酒还能刺激他身上的每个燥动的因子。

    “不行,你现在必需要喝。”依玲立场非常坚定的说。

    “我没病,不需要这些东西,黑黑的看见就想吐了,我跟你保证要是我喝下去后肯定会吐出来,你还是留着给更需要的人喝吧。”那些黑色的液体光是看着就会令人发颤了。

    他宁愿被人在自己身上砍两刀还远比喝这个强。

    “等你真的病了那我就不是帮你准备汤药而是直接帮你准备棺材了。你可不能害我年纪轻轻就守活寡,虽然好多人想你死去但我希望你能再活多几十年陪陪我。”依玲边说边拿着一碗黑色的液体端给雷龙。

    “来,张开口,啊,我来喂你喝,真是的。能够享受到本小姐这样周到的上门服务的能有哪个啊?你还心不甘情不愿的,也太不给本小姐面子了吧?”

    雷龙听到她这话后也不由得苦笑地张开口若悬河喝下那又苦又涩的药,唉,他为什么就这样的命苦啊?

    “喝完了,以后也不用给我喝这鬼玩意了,真的难喝。”雷龙现在的的脸就真的比苦瓜脸还要苦。他皱着眉头,苦涩的液体正顺着喉咙慢慢地流向食道,它所到之处都留下那股中草药的味道和苦涩。

    依玲只是笑笑不说然后做出一个连雷龙也意想不到的举动。

    依玲踩着高跟鞋垫起脚尖昂起头小蜜蜃把雷龙的嘴封住她忘我地亲吻着他,而他先是被她的这个动作吓了一跳后来他反被动为主动,毕竟谁也不会拒绝这个小甜心的投怀送抱。又是一次情深激吻,他们吻得快要窒息的时候适时分开,依玲喘顺气了才望着雷龙。

    “怎样?喝完中药有这种特别的代遇是不是很吸引很甜蜜?下次你还会不会乖乖地主动要喝啊?”依玲甜笑着对雷龙说。

    "是的,要是喝完有你的热吻我觉得还是一笔不错的交易,毕竟奖品实在是太诱人了,看在这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喝吧,不过,我到底要喝多久啊?”

    “这个就不好说了,再喝一头半个月吧,到时看疗效如何而且要看你在外面乖不乖了,要是你在外面偷偷地又喝好多酒那你就一直喝这个吧。”依玲心痛地说,他就是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要是自己再让他这样折磨自己的胃的话那他即使是不被仇家杀害也会死在酒精里面这样死法就很不值了,人一出生在这世上就应该尊重生命敬畏生命而且要珍惜父母给自己的生命。好多得了癌症的患者他们倍受病魔的折磨但是他们却忍住疾病在自己身上肆意地横冲直撞,但是他们就从来没有一丝放弃生命的念头他们顽强地和病魔做斗争求生意志坚强。

    依玲在医院里看多了这些人的战斗史了她在心里默默地为他们祈祷为他们祝福在精神上支持他们即使医生给了那人下达病危通知书但他们还是一点也没有沮丧气馁依旧和医护人员有说有笑有些即使是在弥留时还是脸带笑容实在令人佩服。

    所以依玲对那些有一点点困难遇到波折就哭吵着要死要活的人打心里就看不起他们,因为他们不尊重生命他们糟蹋生命。

    “你知道我不能不喝酒,它已经是我的身体的一部份了不能没有它。”雷龙很苦恼的说。

    “我没有叫你滴酒不沾只是要你适可而止,不要让自己身体的机能被酒精荼毒。不能做它的奴隶。”依玲不紧不慢地反驳他说。

    雷龙也不和依玲在喝不喝酒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上继续争执这个没有必要,所以他漫不经心地说:“好好,我听你的尽量少喝行了吧?我们可以出门了吗?再磨蹭下去我们又可以在家里不用出去了,因为时候真的是不早了。”雷龙“好心”提醒依玲时候不早了。

    “好吧,不要记忆你答应我的事啊,在这方面我是坚持不让步的,你好自为之了。”依玲再一次的提醒雷龙。

    雷龙听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