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这是一顿令人愉快的午餐,看在那和谐的气氛当中不断的传出谈笑声就知道了。

    午餐后两个男人在客厅继续谈话而依玲则和杜月在后花园里的凉亭里坐了下来,凉亭的右面是一座假山,左边是一痤喷水池,水池中间是一尊欧洲的古典美人的雕像,只见她裸/露着上身,微测着身子右手托着一只水瓶左手高举过头按着瓶身清澈的水就从瓶子的口向下流出来。

    池底下养着数以十条的锦鲤,每条都长得很好,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动着。依玲看得入了神。

    “世轩知道你是什么原因搬出去住的吗?”杜月才刚坐下来就开口问依玲道。

    她的母亲在自从上次的相亲见面会上和自己见过面之后就到现在这么长时间才见面而她开口问的第一句话不是问自己过得好不好而是问王世轩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和男人同居的事。才几个月的时间她都有点不了解自己的母亲到底是怎么的一个人了,真是自己的社会阅历不足还是自他们变得太快了?

    “我和他说了,我们本来就是朋友,朋友间就是要坦诚相对这不是你和爸爸一直教我的吗?”依玲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心还是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有一丝丝莫明的痛。

    依玲很刻意地说她和王世轩是朋友,她不想拖累他,最无辜的人其实就是他,他根本就不必走这趟浑水,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有结果。

    “你直接告诉他了?难道他知道那人恶霸是黑社会大佬?”杜月紧张地问依玲。

    “我只是告诉他我已经有相爱而且感情稳定的男朋友了,其他什么也没说。”依玲还是背对着杜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水池里的锦鲤,看它们多自在啊,无拘无束她曾在几何时也是像它们这些小家伙一样父母从来都不管自己的为什么现在自己长大了反而对自己多多限制呢?

    “光是这样就够了,哪个男人容得下自己爱慕的女孩子已经是别的男人的囊中之物呢?”杜月紧锁着眉头无不表露出她心中的忧愁,她的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倔强了。

    “我和雷龙是真心相爱的又没有碍着什么人,而且从一开始我就和世轩说了我们只能做朋友我又没有骗他我做事做到问心无愧。”依玲声音不高但是字字句句都有让人听得出她话语间表出来的一种坚定不移的个性。

    “但他对你痴心一片你就不给个机会他也不给个机会自己吗?你跟着那个大魔头是不会有结果的离开他吧。世轩多好啊,人又细心对你又那么迷恋对长辈那么窝心你为什么不尝试和他一起啊?”

    一天的好心情就在这样的话题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依玲好像又有点头痛了,只要和他们一说这个话题依玲就会感到非常的头痛脑子不听使唤。

    “妈咪,我们别说这个话题了好不好,这是分不出胜负的一场战争。就不能让我全心全意地爱一个男人吗?我不期望能得到你和爸爸的祝福因为你们打心里就厌恶雷龙但是我只是希望你们能给我们一个空间一个能让我们得以喘息的空间。爱情不分年龄不分国界不分阶级不分种族不分贫穷和富有,我心意以决就是这样了。我们别说这些话了说了免得你又伤心。”依玲伸出自己的手握着杜月那看起来就显贵气的手。

    自己的女儿是自己十月怀胎生的她的性格自己哪有不清楚的?即使是能困得住她的人也困不住她的心,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啊。

    “好吧,我不管你了。”嘴巴虽然这样说但她看依玲的那双眼尽是对她的溺爱之情。

    “以后多点回家,你爸爸很想念你的,你们虽然在同一家医院工作但是除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