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看着威尔消失在走道里,雷龙有点烦躁的吸了口烟,看了看宴会厅传出来的漫妙的音乐,他脸无表情的走进电梯按了顶楼的楼层。

    顶楼的总统套房内,他打开监视器,提取宴会厅的视频画面。

    只见里面的人个个衣冠楚楚,女士手挽着男士的手臂三五成群的举杯交谈,场面热闹非凡。

    都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人前个个都是实业家,慈善家。人后则是衣冠禽兽。

    雷龙都不看这些,他在找那个身影,那个令他现在无法集中精神做事的女子。

    终于看到了。

    那小子的手就怎么不正经点,他们是什么关系啊?他的手就放在依玲光滑雪白后背上。

    他们背对着自己,但是看到她那一身合适的衣服服帖帖着包裹着她娇小的身子,将她的完美的一面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她身边是那个黄毛小子,看他行走自如他惊叹自己为什么这么仁慈。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现在他已经深深的体验这句话的真正涵义。

    自己的女人身着华美的晚礼服而身边站的人并不是自己,就发好像心爱的女人结婚了新郎却不是自己一样。心痛啊,他看着画面中的依玲再次点着一根烟,眼睛却没有从她身上移开一眼。

    一会儿的功夫画面有所变动了,后面有人叫住他们,他们转身过来。

    此时的雷龙正吸烟,当他看到这个画面他惊呆了。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女人就是和自己每晚同床共枕的女人吗?

    她的美,要他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她啊?画面中的她永远保持着微笑,不亢不卑,表面看楚楚动人,但又无形的给人一种坚韧,她以后定会成为上流社会的领导者。

    这是他第一次看她穿晚礼服,更确切的说,他连看她穿职业服装的机会都很少,看最多的就是她穿上薄而透明的性感内睡衣,万种风情,但又不会让他觉得她放荡而还是带一种羞涩。

    他庆幸今天是生日宴会要穿的是晚礼服而不是睡衣派对。

    他不是一个保守的人,今天的依玲穿着成这样他一点也不会生气,这个尺寸他完全接受得到,她本来就很美,只是她从来都不把她的美放在心上,她要做的事太多了,哪里还想着成天要照镜打扮呢?她有美丽又有智慧,这是那些整天对着镜子打扮的俗女望尘莫及的,她有别人没有自信和一分对这个物欲社会的淡漠,她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爱做的事。

    看着美丽的身影在整个宴会上穿梭,她所到之处如女王驾到一样在场的无论男女老少都无一不例外的向她行注目礼。

    而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一丝的胆怯,不失礼貌地向对放微笑点头,淡定从容不迫。这就是他所爱的女人比女王还有魅力,光芒四射。

    他雷龙就只顾看着依珍,忘记了自己还在吸烟,他吸了一口烟忘记了吐出来把烟呛得差点留出眼泪来。

    他自己看着那一抹倩影无奈地摇头自嘲,她就是有能力使自己心烦意乱。

    把监视器关掉然后打个电话询问宴会厅的宴会什么时候结束,当得到对方的回答后他满意的挂上电话,这个时候他只能等了。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就站在落地窗外看着满天的星斗,看得入神。

    宴会厅里

    依玲被王世轩拉关手刹是亲密的男女朋友般的四处向她介绍他的亲朋戚友,这哪里是他的生日宴会啊?简直就是一个面临要过门的小媳妇要见家族的成员一样,而且自己的父母也来了,这些世叔伯和三姑六婆聚在一起一个劲的说着她和王世轩的婚事什么时候办还要怎么办的才够气派和奢华。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她什么时候说过他们现在在恋爱了?没有,她自己做什么事自己最清楚,她的民中已经有了雷龙怎么无论她怎么向王世轩和父母说他们还是执迷不悟的呢?

    当王世轩的亲戚盛赞依玲美丽乖巧说王世轩找到一个无价宝的老婆的时候,王世轩他居然腼腆的红着脸低头嘿嘿地笑笑。干嘛啊?他不知道这个表情会令整个上流社会的人误以为他们真的是好事近的?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