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一夜情,在现在的大都市里头确实不算什么新鲜事。有些新朝的新新人类还以和异性发生一夜情而在朋友当中炫耀呢。

    要是以前没认识依玲的时候王世轩是不会觉得发生这种事而气恼自己,毕竟,他是一个留学国外的人。以前在国外读书他也尝试过这种事。天亮就分手互不拖欠没责任没负担。

    现在的他不同了,他非常生自己的气,为什么去到酒巴就把自己灌醉,当天亮的时候看见自己睡在酒巴上面的酒店客房里。而自己则是衣不裹体床上还留下昨晚欢爱过后留下的干巴的液体。

    他头一次后悔一个人来酒巴,头一次领会到酒后乱性会坏事的。他长这么大的一个人第一次这么害怕。害怕这事要是给依玲知道后她一定会看不起自己,不要说想追她了,就连自己能不能和他做朋友。她会不会嫌弃自己肮脏都成问题呢。

    唉,坐在酒店的床上王世轩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心中无限的悔意涌上心头。

    他在浴室里拼命的搓洗自己的身体,想把自己身上的污点洗干净,直到他身上的皮肤被他搓洗得一阵清一阵红皮肤都皱巴巴的掉皮冒出血来了他才无力的坐在浴室里。

    穿上自己的衣服他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的门飞奔的下了楼,这个地方他以后再也不来了。

    一整天里他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足不出户。直到自己的妈妈亲自己到他房间里叫他下楼吃饭他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才收拾好自己颓废的心情出去吃饭。

    父母都以为他是和依玲闹矛盾了,唉,可怜的王氏夫妻他们哪里知道,他们的儿子在他们和亲戚朋友面前是天之娇子在依玲眼中却只是一般的朋友,自己儿子跟在依玲身后几个月了连她的手也没有拉一下。情郎有意,神女无情啊。

    他们的儿子从头到尾都是单相思,人家对他半点情意都没有,一个人的恋爱多苦啊。只是这事又能怪谁啊?依玲早早就向他表明她心里有人,他们之间不会发生化学反应的他却还执迷不悟,自己种的苦果唯有自己吃下了。

    现在,他可好,竟然搞出一夜情出来。这事最好就不要传出去,一定不能让依玲知道,要是这样的话,他的梦想就彻底的完了。

    那个女的一到早上就走了看来她也是个洒脱的人,最好她不要找自己,看她什么也没有留下可以说明人家也是一夜玩完后就分手的人来的。

    在家里胡思乱想的一呆坐了一天,第二天他不得不上医院上班了,自己再这样下去怕是父母会发现他真的有什么不妥当了。他硬着头皮去上班,这是他自从上陈氏医院上班以来有史第一次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上班。

    他做贼心虚,不知以何种心情去面对她,他一来到医院就躲在办公室里中午午餐他都是算准依玲大概什么时候会去他就避在那个时间段。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而依玲也没有来找他。他的心才慢慢的平复。

    一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到了,下午本想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只要他再忍一个小时他就可以飞奔回家了。

    这时,电话响起了。

    “喂,你好。”他拿起电话接听。

    “啊,是世轩啊。请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躺。”电话的另一头是一院之长陈镇文。

   &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