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本王,给你机会
    楚玄迟依然在考量,不知道是不是该给这个女人一个机会将功补过,同时也给自己一个能驱毒的机会。

    这次回皇朝并不像外头所宣扬的那般,为了解决婚事,事实上,他根本不认为天底下有任何女子适合自己。

    那些柔柔弱弱的女人,跟在他身边只会拖了他的步伐,他一个都不想要。

    回朝,只因为身中寒毒,不仅要找名医驱毒,还要静心修养,这才是他回来真正的原因。

    昨日在寒潭里破功,寒毒不仅没有清除半分,反倒更深入到五脏六腑里,再不及时压制或除去,时日一久,他一身强悍的内力也会被毒化掉,最终成为一个废人。

    慕容七七刚才所说的,有条有理也有根有据,似乎真的对寒毒有一定的了解,也知道如何除去。

    但,万一这只是她的脱身之计呢?

    这虽然才是他们两人的第二次见面,但以刚才在大厅里头她的表现,楚玄迟深知这绝对不是一个懂得安分为何物的女人。

    这七公主太狡猾,不得不防。

    “王爷,我是南慕国的公主,我若是跑了,我们南慕国也会跟着遭殃。”七七知道他在犹豫些什么,她挤出一抹讨好的笑意,温言道:“王爷,我不敢跑的,你放心。”

    楚玄迟还是不说话,一双好看的星眸直勾勾盯着她基本上已经没有太多遮掩的雪背,目光淡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爷……”

    “你真能为本王驱毒?”忽然,他问。

    “我可以,只要你愿意听我的!”她真的可以啊,化毒这种事她自小就开始学,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特种部队时常在外执行任务,原始大森林,蛮荒民族这种地方也会偶尔进入,尤其是一些偏僻之地的小部落,有些还保留着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制毒炼蛊之类害人不浅的异术,她若是医术差些,部队里不知道已经有多少鲜活的生命被害陨落了。

    驱除寒毒,不过是小事一桩,难不倒她。

    “王爷,我真的可以,给我个机会证明给你看,好么?”只要救了他,他们俩之间恩怨也能一笔勾销了,是不是?

    “好,既然如此,本王就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这话才刚落下,忽然又是“刷”的一声,皮鞭再次落在慕容七七背上。

    七七倒吸了一口凉气,以为他还没解恨,还要继续折腾自己,却不想这次皮鞭落下不是为了抽她,而是直接将她身上最后的一点布料全卷了下来。

    一瞬间,整个身子变得凉意四起。

    “王爷!”她用力挣扎,因为他的靠近,顿时又心慌了起来。

    刚才分明已经说了“好”,她也好不容易感觉不到他的寒气,可是,他却把她身上所有衣裳扯光了。

    这禽兽,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本王做人素来公平。”

    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能凭着他说话的语气猜测他这一刻是喜是怒,但听着语气,不像在生气。

    忽然,一只因为多年握剑而生出丝丝老茧的大掌落在她光滑的背上,在她被吓得尖叫之前,他淡言道:“既然你碰了本王,本王,自然要讨回来。”

    “王……嗯……”

    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之后,某男霍地站起,转身背对着床上的女子,豆大的汗珠自他脸上额上滑落,为他一张俊颜更染开一抹氤氲的美。

    “如今你的身子本王看过也碰过,若你他日敢背叛,本王一定会将今日之事命人宣扬出去,这辈子,你别想找到好归属。”

    丢下这话,忽然随手一扬,“啪”的一声,绑在七七腕间的那条布带顿时断成数截,等七七回头去看他的时候,房内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捡起他临走时扔下来的那件衣袍,这一刻,竟不知道该觉得好笑还是好气。

    刚才还真以为他想欺负她,没想到竟是打算用这样的方式来威胁她,这玄王,有时候还真是天真得可爱。

    他以为她会像他一般那么在意这种事情?被看光摸光有什么?她不是迂腐的古代人,才不会把贞洁看得比性命更重要。

    必要的时候,为了保命,什么都可以不要……当然,能要是最好的,所以玄王只是看了她碰了她却没有毁她清白,这点算得上运气不错。

    背上还是火辣辣的疼,也不知道伤成如何,才刚执起衣袍套在身上,房门忽然又被推开。

    七七心头一紧,虽然有几分紧张,但还是维持着面上的冷静,盯着门口。

    当看到进门的是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时,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姑娘,王爷有命,请姑娘到后山清风池伺候。”那婢女看她时,眼底明显藏着不屑和怒意,却只是碍于自己的婢女身份不敢乱说话。

    七七很轻易能嗅到一种叫做“妒忌”的气息,由此看来,那个什么清风池,该是玄王爷沐浴更衣的地方。

    才刚离开这里,就让她去清风池伺候,玄王究竟想要做什么?

    等她到了清风池的时候,答案立即浮出了水面,楚玄迟做事果真够神速,才答应给她机会为他驱毒,前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命她开始了。

    “需要什么,告诉东方溟,他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替你送来。”靠在池边的男人双目紧闭,连看都不曾看他一眼。

    “有些药草只怕一时之间凑不齐。”改日再来行不行?她今天真的很累了。

    自己的背还受着伤,哪来的心情给他医治?

    “玄王府里什么药草没有?你若再推脱,本王会认为你根本不懂如何为本王驱毒。”星眸微微睁了睁,闲闲瞟了眼站在池边的女人。

    “怎么会?”七七立即陪笑道:“外头那帅哥就是东方溟是吧?我这就跟他交待去。”

    不懂为他驱毒,她一定会死得很惨!她深信。

    东方溟就守在洞外,当然里头两人的对话他也已经听得清清楚楚,虽然不认为这个丑女人能有什么作为,只是不知道她究竟耍了什么手段,和王爷在房内待了那么一回,竟把王爷给说服了。

    但既然连王爷都愿意相信,他也只能姑且相信她。

    “不知七公主需要什么?”他有礼问道。

    这么礼貌,总算让七七心里舒服了些,若她没记错,这男子便是刚才在大厅里,因为不愿意出手欺负她而借“人有三急”离开的男人。

    至少,还勉强算得上是个好人。

    “找府里的大夫要二十枚银针,最细最长的那种,骨瓷杯子十二支,牛角一块……”

    “这牛角只怕一时半会磨不出来。”他面有难色,关键是,这大半夜的,到哪里去找一头牛把牛角掰下来磨好给她?

    “玉佩可有?”

    “有。”东方溟立即从自己腰间取下一块玉佩,递到她面前:“这种可否?”

    七七点了点头,接过来收到手里,才又抬眼看着他道:“东乌,雏兰,花魅各三株,七浅草,东乌各四株,呜哈子,明目红个五株,以大火熬半个时辰,把药渣子隔掉,药汁倒进浴汤里,送到寝房,我和王爷等会回去寝房等着。”

    “不在这里动手么?”东方溟有点迟疑,来清风池不就是为了找个好地方为王爷医治么?“这事,可问过王爷?”

    “我不否认玄王在战场上确实是个神,但他在医理上很明显是个白痴。”清风池这么大,泡在这里头,得要耗费多少药材才能凑够她需要的浓度?

    那家伙自作聪明以为清风池的温泉水有疗效,她事先又不知道,能阻止么?

    东方溟浅咳了两声,大概已经想明白她的意思,不过,他还是好心提醒道:“七公主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那个……王爷的听力不差。”

    说罢,举步离开,再没有回头。

    待慕容七七想明白他话语里头的意思,灰溜溜回到清风池旁的时候,果真看着俊美的不像凡人的玄王爷正拿一双要吃人的深邃眸子盯着自己。

    她抿着唇,低垂头颅守在一旁,一声不哼。

    但她刚才所说的确实是实话,是他自己自作聪明嘛。

    沉默了片刻,玄王爷终于从池子里跨了上来,一身衣裳依然滴着水珠,举步从她跟前走过。

    慕容七七理所当然跟了过去,从背后看着他修长的身影,不得不说真的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尤其他一身衣裳湿透了之后贴紧身躯,将他一身强悍的肌理毫无保留地勾勒了出来,这副只应天上有的美景,直看得背后的女子一阵脸红心跳头昏眼花。

    这男人,确实太好看了些。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在外头候着。”楚玄迟进门后,忽然随后一扬,房门顿时“碰”的一声在七七面前被关牢。

    站在门外,看着两扇紧闭的房门,她忍了半天,才把因为他的无礼而生出的气闷压了下去。

    记住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自己在他面前不过是只蝼蚁,别说当面甩门这种小事,就是让她进去伺候他更衣也没什么大不了。

    毕竟,她看过他摸过他,他也看了她摸了她……

    “进来。”忽然,房内穿来某男低低沉沉磁性悦耳的声音。

    但这一刻听在七七耳里,却如魔音一样令人厌恶。

    乌鸦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