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刚才,为何亲本王
    前方有人!

    这是慕容七七躲起来之前发现的事情。

    借着浅淡的月色,顺着呼吸望去,只见一人扶着一旁的大树,一掌捧住心口正在喘气,很明显是一副病发的迹象。

    刚才吓到了自己,又出手相救的白衣男子。

    慕容七七不再犹豫,数步来到男子跟前,想要察看他的病情。

    白衣男子却轻拂衣袖躲过了她的触碰,回眸,一双如水的星眸微微眯起,薄唇轻启似要说什么,但却一口气缓不过来,连话都说不清楚。

    “你是患了心疾还是哮症?”七七再次伸手,这次不理会他的阻拦,一把扣上他腕间脉门。

    中医她懂得不多,但也学习过几年,一般断症难不倒。

    指尖才搭上去没多久,她脸色丕变,正要说话,眼前白衣男子已经两眼一闭,修长的身躯软软倒了下去。

    在他落地前一刻,七七扶了一把,将他轻轻放倒在地上。

    心疾,这男人,居然患了心疾。

    长得如此出众,只是可惜了,在这个年代,患上心疾便是死路一条,依现在的科技和医疗设备,根本不可能为他做手术,不做手术,就只能等死。

    可他现在还活着,只是休克,再不救治,怕是真的救不过来了。

    她弯身靠近,把他的腰带解开,拉开他的衣襟,一双小手落在他心门上用力摁了下去,与此同时,抬头含了一口气,低头,全渡进他的口中。

    人工呼吸,对于现代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尤其这个人刚才还救了自己一命,但,对古代人来说,这举动却是太火热了些。

    他睁眼的时候,便看到这个美得如仙子一般的姑娘低头亲上他的唇。

    本是犯了他禁忌的事,这一刻她做出来却如此自然,银色月光照在她泛着丝丝晕红的小脸上,将她一张脸衬托得更加蛊惑人心。

    她在亲他,脸上的表情却是虔诚而圣洁了,任何人都无法将她和不洁这样的字眼联系在一起。

    一圈一圈的光亮,在她脸上熏染出层层让人看不真切的光泽,正因为看不真切,更让人想看真几分。

    他想伸手去触碰她的脸,可她的眼神坚定而明亮,这一刻若是自己碰了她,便像是玷污了她一样。

    楚江南睁着媲美日月星辰的星眸,一瞬不瞬盯着她。

    直到这双眸子恢复了光亮,七七才松了一口气,在他身旁跪坐了下去,从腰间布袋里取出一株龙涎草,把根茎咬去,用力将汁液压出,对着他的薄唇滴了下去。

    折腾了好一番,楚江南才缓过一口气,意识慢慢回到脑际。

    刚坐起来便一把扣上她的腕,脸色一沉,冷声道:“你亲本王?”

    本王!

    这两个字让慕容七七顿时后悔了起来,刚才就不应该出手救他的,她对皇族的人一点好感都没有。

    他自称“本王”,又在这山头一带活动,只怕便是那个传说中自小患有天疾的南王爷。

    不该相救,但她是医者,见死不救不是她的作风。

    奋力想要把小手抽回去,他却越握越紧,大有一副想要将她手腕捏断的架势。

    七七疼得皱紧眉心,倒吸了一口凉气,才平静道:“公子,刚才不过是见你病发,忍不住出手相救,我没有别的意思。”

    称呼他公子,只当她没有听到“本王”这两个字,她不想再和皇家任何人扯上关系。

    “若你没事,我要回家了。”又用力挣了挣,还是挣不脱他的钳制,她忍着气,别过脸躲过他探索的目光,轻声道:“你要是怪我动了这里的药草,我……我把药草还给你就是。”

    说着,还真的想从腰间布袋里把药草取出来还给他,但,又有那么点舍不得。

    这药草,取回来不容易……

    “本王在问你话,刚才……”他眼眸微微眯起,眼底闪过一丝一样的光芒,心情,也极度复杂:“刚才为何亲本王?”

    “我说了,我是在救你,我在对你做人工呼吸,助你缓过气,不是什么亲不亲的。”跟这些古代人真的没办法沟通,看他现在眼底闪过的困惑,七七便知道他听不明白自己说的话。

    或许人工呼吸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太新奇,一时半会他还完全接受不来。

    这次她没有用力挣扎,而是轻轻挣了挣,挣不过便把他扣住自己手腕的大掌上那修长的指一根一根轻轻掰开:“公子,这夜深人静的,你如此抓着我不放,会有损我的清誉。”

    虽然,这些话说出口连自己都被恶心到,但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博得他一点同情,赌一把他是不是还有那么一点君子风度。

    果然,楚江南听到她的话后,立即松开了手。

    看着她匆匆站起慌忙躲开,他也站了起来,回想起自己昏倒前的一幕幕,仔细想来,这姑娘说的果真不像是谎言,他刚才确实病发,而这一刻并没有服药,却又神奇地缓过来了。

    盯着她在月色下虽然被尘埃玷污、可却灵动可人的脸庞,他的声音柔和了下来,话语中也少了几分冷寂的气息:“你的意思是,只要你亲本王,本王就能缓过病发时的痛楚?”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种事可不能乱承认,更何况刚才也不过是迫不得已,她微微睁了睁眼眸,讶异道:“你既然患了心疾,为什么不随身带着缓解的药?”

    “刚才落崖救你的时候,不小心遗失了。”楚江南举步微微向她靠近,想要看清她一张脸。

    可看到自己靠近,她又退了几步,他知道自己刚才的粗鲁吓到她了,薄唇轻扬,他浅笑道:“刚才只是太过于震撼,姑娘不必记挂在心上,本王这就给你赔个不是。”

    他口口声声“本王本王”的,七七再想要忽略便显得刻意了。

    没想到他的药丢失是刚才救自己所致,如此说来,她虽然救了他一命,以为可以扯平他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但认真说来自己还是欠了他。

    见他态度温和了下来,七七浑身的刺也收起了几许,轻声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是最近缺钱,看到此地有几座宝山,便想来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值钱的药草,若是你介意,我把药草还给你便是。”

    她把布袋从腰间解下来,伸手递到他面前,赌的是他根本不在意这些药草,但自己这些行为定能瞒过他,让他以为她是皇城里头某户贫困人家的姑娘,不再对她有半点疑心。

    反正瞧他看自己时那淡漠的眼神,也清楚他根本不认识她。

    其实说来也是,凭慕容七七过去那张鬼画符般的脸,天底下看过她真容的人只怕少得可怜,谁会人是她?

    楚江南摇了摇头,视线落在她手中的布袋上,温言道:“既然是姑娘冒死下崖找到的药草,姑娘拿去便是,再说,这山头也不是本王的。”

    “照你这么说,是我找到的便该属于我了,是吗?”七七完全是一副打蛇随棍上的姿态,见他点头,她薄唇一勾,忽然笑得邪魅:“那刚才为了救公子,我把最肥美的一棵龙涎草给公子服下了,公子是不是该赔我一点银子?”

    楚江南一怔,完全没想到这姑娘会说出这样的话语,刚才分明看着还像是不吃人间烟火的仙子,现在,只是简简单单几句话,便把她从天上拉回到人间。

    这女子还真是现实,但却现实得有趣。

    “本王出来只是随意走走,并未带银子。”他也不认为能与他一国王爷结实,不比区区一点银子更诱人。

    但很明显,对方根本没有结识他的意思。

    七七脸色顿时沉了下去,不悦了起来:“既然这样,就此告辞了。”

    向他有礼地拱了拱手,把布袋收回到腰间,转身就要离去。

    身后却传来他浅淡的声音:“姑娘不想知道本王是什么人吗?”

    七七脚步一顿,暗中撇了撇嘴,一脸不以为然,口口声声本王什么的,还能不清楚他是什么人吗?

    楚江南并没理会她独自的腹诽,举步走到她身侧,垂眸看着她完美的侧脸,笑道:“不知道姑娘芳名?家住何处?有机会本王定会亲自上门,向姑娘道谢。”

    “没必要,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只怕家中贫寒招待不了公子这种贵客,更何况公子刚才在崖下也救了我,一命抵一命,公子不欠我些什么。”

    她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的身份,若是让他知道她住在华陵苑,是某一国的公主,以后还不知道会牵扯出什么事端。

    她举步又要离开,楚江南却笑道:“既然姑娘不愿意赐教,本王也无话可说,本王身上虽然没带银子,但这块玉佩还能值点钱,姑娘不妨拿去,就当是刚才本王吃掉龙涎草的报酬。”

    七七转身的时候便看到一块玉佩递到自己跟前,月色照耀之下,那块玉佩泛开柔和的光泽,晶莹剔透的煞是好看,哪怕她不懂玉,可这么一眼,便也知道那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盯着玉佩,她两眼发光,看到的仿佛不是玉佩,而是一盆一盆香喷喷的红肉。

    伸手把玉佩接了过来往自己怀里一放,她笑道:“既然是公子赠予,那我便不客气了,谢谢,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