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怎么和污秽之人走在一起
    好不容易哄着翠儿离开,她转身撤回到那家店铺,把楚江南给她的玉佩取出来,丢在柜面上:“看看这个值多少钱?”

    南王爷随身携带的东西一定价值不菲,她如今急着脱手也是因为这玉佩脱手之后,自己与南王爷便再没半点关系。

    反正昨夜黑漆漆的谁也不认得谁,现在这个当铺的掌柜只怕也不认得自己,既然如此,玉佩还是早早脱手的好。

    掌柜把玉佩捡起来,才扫了一眼便顿时两眼发光,眼下贪婪的神色想挡也挡不去。

    可他又迅速把自己惊艳的表情收拾好,回头看慕容七七时,眼下只剩下平静,毫无半点波澜:“这玉佩还算得上有点价值,就给你五百两吧。”

    “得,我不当了。”七七伸手,一把将玉佩夺了回来,转身就往外头走去。

    掌柜在片刻的怔愣后,迅速绕出柜台急匆匆追了过来:“姑娘,怎么就不当了呢?这价钱好商量嘛。”

    “掌柜的根本不是有心与我做生意,随便给我丢出这么一个会闹笑话的价格,我何必还要与掌柜谈下去,这不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吗?”慕容七七似乎真的不感兴趣,一直想要往门外走去。

    掌柜往前两步挡在她跟前,赔着笑脸道:“刚才小的眼拙,没有看出来玉佩的价值,姑娘能否让小的再看一眼,好让小的再估算一下?”

    七七挑了挑眉,斜眼看着他,眼底闪过几许不确定:“你是真的有诚意要与我做生意吗?”

    “这是自然。”掌柜笑盈盈地双手接过来她递过来的玉佩,再次认真打量了起来,打量了许久,他才正了正脸色,垂眸看着她,问道:“不知道姑娘这玉佩是从何而来的?”

    “朋友送的,怎么?你若不高兴做这门生意,我找别家当铺去便是。”她伸手,又想要把玉佩取回来。

    掌柜退后半步,明显不愿意把玉佩还给她,立即堆出笑脸赔笑道:“没事,没事,小的只是随意问问,姑娘您别介意,这玉佩小的估摸着也值个三千两,不知道姑娘意下如何?”

    慕容七七沉着眉,脸色依然不怎么好看。

    那掌柜迟疑了片刻,才道:“四千两是小的能开出最高的价格了,若是姑娘不愿意,小的也无话可说。”

    “五千两。”慕容七七淡言道,声音很平静,仿佛五千两对她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掌柜面有迟疑,沉默了几许才摇头浅叹道:“五千两价格太高,小的不是不想与姑娘交易,只是这生意真的做不来。”

    把玉佩递回到七七跟前,他叹息道:“玉虽是好玉,只是真不值这个价,姑娘还是把玉佩带走吧。”

    “买卖不成仁义在,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合作。”七七果真把玉佩取了回来,举步就朝门外走去,丝毫无半点留恋。

    其实心里有那么一点紧张,她也不过是在打赌,赌一下这掌柜究竟愿不愿意答应她的价格,若不是愿意,只怕玉佩也就值四千两银子了,如此一来,就是和下家当铺交易,心里也有了底。

    果不其然,当她一条腿刚迈过台阶,正要往门外踏出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老板低沉的声音:“五千两便五千两,这次姑娘不要再蒙小的了,五千两,决无二价。”

    七七薄唇一勾,满意一笑,才回眸看着他,美目眨了眨,浅声道:“我还有一个条件……”

    走出当铺的大门,摸了摸怀里那一打银票,心里甜丝丝的,当真没想过一块小小的玉佩居然值那么多钱,只怕价值还远远不止五千两这么点。

    但做人也总该有点诚心,说了五千两便是五千两,够自己花销便是,不能贪得无厌。

    腰间还有几根龙涎草,虽说能卖的价格比起这五千两简直不值一提,但小数目也是钱,不能因为有了大钱就忘了自己平日里有多贫困潦倒。

    于是她拿着三株龙涎草又在大街上迈步了起来,一路上在物色着适合的店铺。

    至于慕容七七走了以后,一抹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当铺门口,转眼来到老板的跟前。

    他戴着一顶宽缘帽,若大的帽子挡住了他大半边脸,若不仔细去看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容,但凭着露在外头那一点五官来看,也不难看出绝对是个好看的男子。

    “刚才那姑娘所当的玉佩,我要了。”声音很淡,却是无比冰冷。

    “公……公子,这是什么意思?”掌柜迅速把玉佩藏到怀中,抬眼看着他,浅笑道:“我们这里的是当铺,只给客人提供典当的服务,并不出售货物,公子请……”

    “啪”的一声,一把长剑被搁在柜台上,身穿黑衣的年轻男子微微侧了侧帽檐,一双冷冽的眼眸直盯着掌柜,薄唇轻启,溢出两句冰冷的话语:“我说我要那玉佩,五千两我给你,要命还是要玉佩,你自己选择。”

    又是“啪”的一声,五千两的银票落在柜面上。

    掌柜被那长剑吓得哆哆嗦嗦的,知道自己不能激怒对方,可却又舍不得。

    五千两对于这价值连城的玉佩来说算得了什么?这玉佩再去转手,少说可以卖到一万两的高价。

    “这……这本店开门做生意,绝不做亏本的生意,公子,你……”

    “所以我给你五千两,别再浪费我的时间。”大掌落在剑鞘上,长指轻挑,“锵”的一声,长剑有一大半脱鞘而出,剑身顿时泛开冰冷的寒光。

    一股杀气迎面扑来,就连不懂武的掌柜也被吓得心脏一顿收缩,连话都说得不利索。

    又听着黑衣人沉声道:“我的剑只要一出鞘,不见血绝不回鞘,是要命还是要这五千两银子随你,反正这玉佩我是志在必得。”

    掌柜吓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想要张嘴呼救却又不敢,虽说皇城里头治安良好,光天化日的自己受人要挟,只要一呼唤,说不准立即就会有官府的人进门。

    可他很怕,怕官府的人尚未到来之前,这一剑已经把他的脖子割断了。

    眼前的黑衣人一身冷寂的气息,光是这一份气息,已经足够让人胆怯。

    他犹犹豫豫的,最终还是从怀里把玉佩取出,双手恭敬地递到他跟前,颤声道:“大……大爷,这玉佩归大爷了。”

    黑衣人冷冷一哼,长指又是一挑,长剑孙建回到剑鞘里头。

    掌柜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这闪现的速度太快,那冷冰冰的气息逼得他不由得把眼眸闭上,再次睁眼时,眼前哪里还有那黑衣人的身影?连同他手中的玉佩早已不见了影踪。

    柜台上,还有他留下来那五千两银票。

    这一切的发生只在转眼间,如此迅速,让人完全应接不暇。

    拿着这五千两,他轻叹了一声,只当自己做了一场白日梦,对这玉佩再也不敢肖想了。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

    慕容七七也没想到,皇城看着这么大,其实也就是这么点小,这不,上个街还能遇到仇人。

    只是瞟了一眼,她转身,打算迈步离开。

    倒不是因为怕了,只是真的烦了,不想与这些人在一起浪费时间。

    但,很明显有人见不得她好过,难得遇见,岂会轻易放过?

    “真巧,居然在这里遇到七皇妹。”娇媚轻柔如同黄莺出谷般乱了不少男子心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用想都知道来自她的六皇姐,“七皇妹不会也想到看翠芳斋新到的那批翡翠吧?”

    七七脚步一顿,回眸冲她一笑,淡言道:“没有,只是随意走走,我还……”

    “有事”这两个字尚未来得及出口,便听到慕容素素身旁的楚明珠冷笑道:“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吧,话说本公主似乎也没和七公主一起逛过翠芳斋。”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她抬了抬高傲的下巴,立即有两名看起来不怎么强悍但实际武功绝对不弱的宫女一左一右来到七七身旁,很明显,明珠公主是不打算放她离开了。

    七七无奈,只得浅笑道:“既然三公主金言相邀,我怎么会错过?就陪公主和皇姐一起看看呗。”

    都出动到高手了,她想不进去只怕也不成,不过是看她穿得朴素又是个穷鬼,想找机会给她点难堪罢了,这些金枝玉叶们无聊的小把戏,她怎么会不懂?

    慕容素素倒是热情,一个劲催促着七七和她们走在一起,齐步迈入翠芳斋。

    出乎七七意料的是,翠芳斋里头,居然还有两个重量级的人物,云王爷最近似乎特别闲,今日正陪着怡妃娘娘到这家皇城第一大的珠宝名店看最近新到的一批翡翠。

    看到身穿素衣、打扮如同婢女一般的慕容七七和明珠、素素一起进门,怡妃微微眯起云眸,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看着走到自己跟前问安的三个姑娘,她是视线最终落在楚明珠身上,脸色一板,华语里头多了几分责备的意思:“明珠,你是真正的金枝玉叶,身份尊贵,又是冰清玉洁的好姑娘,怎么可以和那些不干不净道德败坏的污秽女子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