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饿极
    过去……

    小手又忍不住揪紧了几分,七七的呼吸顿时乱了。

    其实刚才已经一直在紧张,那夜他们是抱在一起睡的,今夜他会不会还要抱她?

    接受归接受,那种接受可不是这种接受,他们俩之间没有感情,她还没想过要继续和他亲近。

    等不到她的回应,已经躺下去的男人浑身又开始洋溢出慎人的寒气,很明显不悦了。

    七七轻轻挪动身躯,来到他跟前跪坐了下去,细声道:“我还是伺候你入睡吧。”

    “不必。”刚才在泉中便曾享受过她的伺候,给他揉捏穴位的手法和力道让他很是满意,现在,他只想和那夜一样抱着她入睡。

    七七没有说话,还是有几分不安,抱一次还能说是意外,再抱就是有意识的行为。

    两个人非亲非故,又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抱成那样算什么?

    正要开口说拒绝的话,不想他的大掌忽然扣上她的手腕,只是轻轻一拉,失去重心的人儿低呼了一声,迅速倒在他的身上。

    这次倒得有点狼狈,一张脸竟与他的俊颜触碰在一起。

    她不安地抬头,头才刚微微抬起,薄唇便从他脸上扫过,差点亲到他两片蛊惑人心的唇瓣……只一下,那种奇异的触感让两个人同时被震慑到了。

    她死死睁着圆溜溜的眸子,盯着他近在咫尺、近到几乎看不清五官的脸庞,从他鼻端呼出来的气息热热的,重重洒在她的脸上,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吸进去的全是他的味道。

    强悍,霸道,傲气,可却又如此清透,纯真。

    都抱成这样了,她居然还觉得这个男人很纯很真,觉得这暖暖的气息纯得没有半点杂念!

    她一定是被美男迷晕了脑袋,才会认为他抱着自己的时候无欲无求,孤男寡女的在这种杳无人迹的地方抱在一起,怎么可能没有欲念?

    小手落在他肩头想要推开,可如那夜一样,他的长臂又落在她的腰间,愣是把她压了回来。

    这一压,两张脸又无可避免地触碰到一起。

    她低呼了一声,别过脸错开他灼人的视线,他却伸出另一只大掌把她的小脸掰了回来,深幽的目光落在她小脸上,细细扫过她的五官。

    “很美。”他忽然低喃道,声音有几分沙哑,一种莫名的冲动在体内乱串着,如同练功时一样,丹田处,暖暖的。

    原来当她的脸变得没有颜色,单单只剩下五官的时候,竟是这么美这么迷人。

    过去只知道她长得丑,却从未认真看过她的五官,事实上,单以五官来看,还真的不丑。

    不仅不丑,甚至,还美得很。

    他不知道她的脸上是不是有着什么不愿意示人的斑斑点点或是难看的印记,所以每日才会以浓妆把面容掩去,可这一刻看在他眼里,这张脸和那小巧精致的五官却是美得如此出尘,美得如诗如画。

    “本王不嫌你丑,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别再抹在脸上。”这一刻说出来的话,无比的认真。

    她睁了睁无辜的眼眸,才想起来如今在黑夜中,他只能看见她的五官,却不能看清她的面容,原来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丑得无法见人的丑八怪。

    可他刚才说什么?不嫌她丑?这么尊贵这么好看的玄王,他说不嫌她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是这一刻心里暖暖的也甜丝丝的,温馨得令人感动。

    她低头,又像那夜一样枕在他的肩窝上,半响才浅笑道:“你不嫌我丑,可世人都会说我是丑八怪,所以那乱七八糟的东西等回去之后我还是会抹在脸上。”

    楚玄迟没有说话,她喜欢便由得她,这不妨碍两个人的相处,只是这一刻把人家姑娘抱在怀里,举动又似乎过于亲密了些,他不是对这种事情完全没有认知的,只是素来不放在心上。

    但,抱都抱了,和上回一样,依然舍不得放开。

    两个人都不说话的时候,山洞里安安静静的,唯有外头风沙呼啸而过的声音传入耳际,他闭上眼把她搂在怀中,静心歇息。

    受了一整夜的惊吓,七七也是累极,就这样拥在一起,没过多久两人竟同时睡了过去。

    这一睡不知道睡了多长的时间,昏昏沉沉的,只知道中途醒了几次,每次醒过来之后发现对方还在自己身旁安睡着,便又安心闭眼睡了过去。

    直到有人因为饿得胃部抽搐而不得不再度醒来,这一觉才宣告结束。

    想着梦中那美食,他想都不想,对着视线里的食物一口便咬了下去。

    女子尖叫的声音从头顶上方响起,睁开惺忪的眼眸,竟看到身边的男人把自己当食物一般在用力啃咬着。

    这一惊吓,几乎吓得她魂飞魄散,小手落在他头上用力推了一把,没想到把他推开的同时,也被他咬得身子差点破了相。

    “啊!放开!你这色胚!快放手!”一边尖叫,一边用力拍打,恨不能一巴掌把她拍飞出去。

    本以为他是好人,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他居然也是色中恶魔,人是被她推开了,可那只魔抓依然揪着她不放。

    一个巴掌用力挥了出去,落在他的手背上,她又惊又羞又怒,低吼道:“楚玄迟,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

    几次尖叫,把他魂游的心思彻底拉了回来,眼前的一幕让他一张脸刷地冒红,如同被烫到一般,他霍地松了手转身背对着她。

    “为何穿成这样?”他沉声道。

    虽然声音努力带上寒意,却还是掩不去那一瞬间的慌乱和尴尬,结实的胸膛在剧烈起伏。

    长指不自觉抚上两片玫瑰色的唇瓣,想起刚才的情形,脸上的红晕更甚,把人当成食物……这是二十多年来,头一回做出如此荒谬的事情。

    心慌意乱的,他霍地站起往洞中走了两步远离了她,丢给她一个冷冰冰的僵硬背影。

    抬头望着洞外,洞外风沙依然不断,昏昏沉沉的,但至少有那么一点光亮,洞内的一切也能看得真切。

    他却没有回头看一眼,呼吸很乱,更不想看到她怨念的目光。

    这一刻,她定是恨死了他。

    七七慌忙转身背对着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被他咬过的地方,咬得这么狠,几乎把她咬破了皮,还真把她当食物了,好疼!

    什么叫她为何穿成这样?昨夜在泉中洗澡的时候她把肚兜摘了去,后来又因为洞中漆黑一片,根本没想起来把湿漉漉的布料穿回身上,现在身上只有一件单衣和薄薄的亵裤。

    明明是他轻薄了她,如今这说话的语气,居然像是嫌她故意穿得暴露勾引他一般,贼喊捉贼,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男人!

    亏她昨夜里因为他的到来还那么感动,差点感动到要以身相许的地步……呸,以身相许,他想得美!

    外衣被她清洗过后放在一旁的石壁上,如今看来似乎已有八成干,她手忙脚乱的把东西拿过来往身上套去,好不容易把一身衣裳穿回到身上。

    正要回头看他,却又忽然想起来自己现在这张脸似乎是干净的,心下有几分慌乱,看到石壁上的苔藓,忙抓了一把往自己脸上抹去。

    等她回头时,楚玄迟低头便看到这一张被她弄得脏兮兮的小脸,只一眼,立即又嫌弃了起来。

    “本王昨夜不是说过不嫌你长得丑吗?为何弄成这般?”长的丑他还可以接受,故意弄得这么脏,还真是让人有点接受不来。

    脏兮兮的,碰一把都不乐意。

    七七没理会他,心里还在堵着气。

    这男人刚才碰了她二十年来从未被人碰过的身子,虽然上回也曾被他碰过,可这次完全不一样,这次他居然咬她……

    她别过脸,很明显心里在意得很。

    那回哪怕被他碰了,可两个人的关系是敌对的,他没有杀了她来泄恨,她已经感到谢天谢地了,可这次,心里把他当成朋友的时候,他居然这么无耻地咬了她。

    知道她在气些什么,事实上连自己都感到有几分歉意,他别过脸把目光从她身上收回,依然看着外头漫天的风沙,半响才道:“本王饿了,想办法弄点吃的。” &&~

    “外头风沙那么大,我去哪里给你弄吃的?”她堵着气,还是不愿意回头看他,话语和态度都是在他面前时从未有过的冷硬和无礼。

    对方没有再说话,又沉默了几许,忽然听到了他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当中,似乎还伴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若你将来嫁不出去,本王娶你。”

    丢下这话,他转身往山洞的深处步去。

    七七却被他一句话震得一颗心顿时凌乱了起来,若她将来嫁不出去,他娶她……是因为刚才对她无礼,想着要为她负责任吗?

    可是,两个人根本没有感情,娶她来做什么?

    她不是他们这个年代的人,才不愿意因为身子被他碰了便把自己困死在没有爱情的婚姻里。

    再说,她会是嫁不出去的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