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被困石室里
    但不管怎么样,因为楚玄迟这句“负责任”的话,七七心里的气似乎也淡了不少。

    想必刚才他也不是故意的,他说她饿了,难不成他把她当成馒头,想把她吃掉……

    怪不得刚才把他推开的时候,他眼底还闪过几许迷茫之色,看样子是真的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这男人,不管做了多过分的事,还真让人没办法真正生起他的气。

    谁让他长得这么好看,又是一脸正儿八经的表情,没有半点流氓的气息。

    就当被狗咬了,虽然,这狗长得真是迷人……

    她爬了起来,慢悠悠跟随着他的脚步,往山洞深处走去。

    既然洞内有泉水,说不准还有其他东西,或许真能找到吃的,别说是他,就连自己也一样,睡了这么久,到这一刻已是饿极。

    山洞很深,到了泉水所在的位置,洞内又恢复了一片漆黑。

    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只听得见两人的脚步声,还有泉水流淌的声音。

    再往里头,连泉水的声音都几乎听不到了,安安静静的洞内,呼吸的声音都异常清晰。

    慕容七七好几次想要伸手揪上走在自己前头的玄王的衣角,却又有点不太好意思,经过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互动,还有他那句“嫁不出去就娶她”的话语,再碰他,心脏又会止不住一阵乱跳。

    虽然她根本认定了那不过是他一句随意的话,说完之后便会被抛诸脑后彻底忘记,但,她忘不了。

    “害怕?”前方的人忽然停了下来,回头,垂眼看着她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的小脸,“本王允许你抱着。”

    啥?允许她抱着?要不要这么大牌?

    虽然心里腹诽着,但既然人家王爷主动开了口,不抱白不抱。

    倒不是因为害怕,这地方虽然黑了点,但身边有个绝顶高手在,她是真的完全感觉不到那所谓害怕的滋味,只是眼力不怎么好,根本看不清脚下的路,有人带着总是好的。

    两人又恢复了前行,慢步往山洞深处走去。

    这山洞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深,也不知道里头藏了些什么宝藏,走起来居然像是没有尽头那般。

    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行,除了崎岖不平,还因为附近有地下水源,路上湿漉漉的,有时候踩在光滑的石块上,轻易会摔跤。

    如果不是一路上揪紧楚玄迟的衣裳,她恐怕已经倒下去许多次。

    不过,玄王还真是厉害,这么难走的路,走起来居然还能做到健步如飞,每一步都走得平稳有序,不疾不徐。

    如果不是身边跟了自己这么个拖油瓶,这一刻他铁定已经走到山洞的尽头。

    胡思乱想间,走在身边的男人忽然脚步一顿,七七蓦地回神,脱口道:“我不怕!”

    “……”眼底不知闪过些什么,竟似有那么点想笑的冲动,他长臂一勾把她纳入怀中,脚下两个轻点,迅速向前方掠去。

    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东西,七七下意识抱紧他结实的腰,任由他带领着掠过下方微微透着几许异样光亮的水面。

    原来,刚才所在之处的前方竟是一潭水,只是感觉那气味有几分怪异。

    待掠过那潭水,在另一端落下站稳后,七七惊呼道:“水里有毒!”

    扯着楚玄迟后退了半步,脚下却不知道踩上什么,她迅速把东西踹开,忽然“轰”的一声,洞里半空竟燃起了一团火焰。

    “别看。”火焰刚燃起时,楚玄迟的大掌已经来到她眼前,将她一双眼眸迅速蒙上。

    鬼火,一般的女子看到都会吓得尖叫连连。

    不想七七无所谓地拉下他的大掌,趁着鬼火燃起之际迅速扫过这里附近的每一处,也才看清刚才被自己踩到又一脚踹开的东西。

    骸骨!

    这里,到处都是早已变成一堆枯骨的尸骸。

    “不怕?”楚玄迟微微眯起眼眸,打量着她被苔藓弄得脏兮兮的小脸。

    “怕什么?”怕这些骨头?

    她是学医的,怕死人的话还怎么当医生?昨夜里害怕是因为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只要不会死伤,这些死物有什么好怕的?

    “还是说这团火?”走到鬼火跟前,指了指那团在半空微微晃荡的火焰。

    楚玄迟没说话,听说姑娘家都怕这个,不说姑娘,就连有些男子也怕,以为是来自地狱的火。

    但很明显眼前这小女子不怕,不仅不怕鬼火,更不怕一地的尸骸,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姑娘可以比拟的。

    “他们都是被毒死的。”盯着地上的骸骨,七七忽然轻声道。

    骸骨虽然早已经被风干,却不难看到里头的骨质已经被毒素熏黑,她虽不是法医,不懂验尸,但一般的常识还是有的。

    前方是一潭有毒的水,来到这里之后便个个毒发生亡,很明显那水毒性太猛,只要碰到皮肉毒素就会渗进五脏六腑,瞬间夺命。

    死得这么快,毒性果真太猛了,七七心里开始有点后怕不已。

    刚才若不是楚玄迟早一步发现异样,他们俩现在是不是已经沾染上毒水,已毒发身亡?

    视线在遍地骸骨上随意一扫,抬眼望去,不远处一扇石门紧紧闭合,门后定是另有乾坤,七七抬眼看楚玄迟时,他正定眼看着那扇大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去看看吗?”反正都已经到这里了,发现这山洞里藏着这么多秘密,不进去看看怪可惜的。

    楚玄迟只是沉默了片刻,便拉上她的小手举步朝石门而去。

    小手被他握在掌心,他的大掌暖暖的,因为前路未知凶险而生出来的不安也在他掌心的温度里化为虚有,有他在身边,一颗心总是特别容易安定下去。

    眼看那堆鬼火快要灭下去了,如今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光芒,七七急道:“得要快点想办法把石门打开。”

    她低头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忽然“嘶啦”一声把布料扯了下来,递到他跟前:“若是石门开了,不知道里头会不会有沼气,你拿这个捂住鼻子,挡一挡毒气。”

    楚玄迟虽听不懂沼气是什么,但也不难猜出,接过她递来的布料,看着她又从自己裙子上撕下来一块布料叠了几层拿在手里,他淡言道:“你似乎在这一方面经验不少。”

    “从前走过的路不少。”她说的“从前”自然是二十一世纪当军医时,跟随部队的兄弟出门执行任务所做过的事。

    别说山洞,就连沼泽地她都走过,因为走过的路多了,懂得的自然也多一些。

    火光很快便只剩下零零碎碎的一点,她反握着楚玄迟的大掌,急道:“趁着还有一点光亮,快找找机关在哪里。”

    楚玄迟不说话,拉着她走到石门边。

    很明显这扇大门曾经被人开启过,藏着机关的地方早就已经被人用内力打开,机关就路在外头,根本不难找。

    楚玄迟长指轻挑,“啪”的一声,内力击在机关上。

    忽然前方的石门发出一声沉重的声响,厚厚的石门竟真的缓缓从地下升起。

    楚玄迟脚步一错便要进去,七七却紧握着他的掌,急道:“先看看里头的情形。”

    里面果真是有沼气,这石门一开,一股腐败的气息迎面扑来,她忙把撕下来的布料捂在鼻尖,抬头看着他,急道:“把鼻子捂上。”

    他并未理会,没有像她一样拿布去掩住自己的鼻尖,在七七焦急的目光下,他一抬脚,拉着她往里头走去。

    终于她明白了他不是不听她的,只是他有比自己更好的方法,练武到一定的程度,长时间闭气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比起她这种土方法要好太多。

    刚进门那一刹,身后那团鬼火终于消失殆尽,眼前又恢复了黑漆漆的一片,但楚玄迟却像是能看清洞里的东西一样,依然拉着她一步一步往深处走去。

    才走了数步,身后的石门便“轰”的一声落下,直接把他们困死在这间石室里。

    哪怕胆子再大,七七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想要回头看看有没有办法让石门开启,楚玄迟却五指一紧把她拉了回来护在怀中,脚下轻点带着她一跃而起。

    “嗖嗖”几声,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上头几把冷箭凭空而过,若不是躲避及时,只怕两人现在已经伤在箭下。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密室里头居然还有机关,七七没有感到惊讶,只是暗恨自己刚才的大意。

    楚玄迟拉着她继续往里头走去,走了没几步他忽然长臂一扬,“啪”的一声,密室四周的墙壁上竟忽然燃起了几团火焰。

    那是镶嵌在石壁上的火把,随着他内力的催动,火焰迅速燃了起来。

    火光照亮了石室的每一处,举目望去,居然看到这偌大的石室里头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尸骸,如刚才一般。

    只不过这里的骸骨都是正常的颜色,看样子都没有中毒,有的很明显是死于里头的机关之下,还有的坐在角落里,大概是饿死的。

    “饿死”这两个字在脑海里一闪,七七心里顿时又起了几分不安,石门被关上,只怕这些人是因为开不了石门出不去,才会被活活饿死在这里。

    万一他们也出不去,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