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你不是慕容七七
    楚玄迟在一阵肉香萦绕中醒来,眼眸睁开那一刹,昨夜零零碎碎的一幕幕迅速从脑海里闪过。

    眼底寒光一闪,他忽然一跃而起,高大的身躯转眼来到正在烤肉的七七跟前。

    大掌一紧已经锁上了她的咽喉,把她逼到石壁上,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眼底竟闪过了几许几不可见的杀气:“本王昨夜说了什么?”

    杀气……她居然在他眼中看到了想要杀自己的意思!

    七七动了动唇,唇瓣依然会传来几分揪痛,那是昨夜被他咬出来的伤痕,但这些伤,比不过心头这一刻的刺痛。

    她浅浅笑了笑,眨眼道:“你喊我母后,你要我留在你身边,不许离开。”

    他的目光全聚在她清透的眼眸上,想要看清她眼底都藏了些什么。

    他不确定自己昨夜说了些什么,但迷迷糊糊间记得似乎提起过自己的母后,只是不知道真相是不是如她所说那么简单。

    他身上背负着许多秘密,绝不能让人听了去。

    “王爷,你怎么回事?寒毒不是已经被压下去了吗?你……”她张嘴喘了口气,抬眼看着他,不悦道:“你握得我好难受,快放开。”

    他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眼眸,依然在探索着。

    七七皱紧眉心,眼里的怒火烧得更旺:“你究竟怎么回事?我救了你一命,你不仅没有感谢,还如此对我,不就是装着你母后把你哄得睡觉了吗?也不过是为了救你的命,哪怕我装了你的母后,对她不敬,你也不至于为了这一点而恩将仇报吧?”

    他眼眸依然在收紧,但是手上的力道却卸去了些。

    七七松了一口气,轻轻推了他一把,呶唇道:“你瞧瞧我的薄唇,被你咬出来的,就算你是尊贵的王爷,可我没犯任何错,反倒帮了你,你也不应该如此对我。快放开,我快呼吸不过来了。”

    她眸光清透,一双云眸如同一潭泉水那般,清澈得几乎可以一眼望到底,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在撒谎。

    他也分明记得自己昨夜真的把她压了下去,疯狂啃着她的唇……

    这一刻注意力才落在她的脸上,也才看清了她一张沾满了血污的小脸,一脸血迹,两片薄唇也明显有几道被咬出来的伤口,上头还结着几道暗红的血痕。

    他知道她是故意不清洗自己的脸,只为了掩去她丑陋的容颜,但唇上的伤却是真的。

    终于,他松了手,回身背对着她。

    七七眼底闪过几许黯淡,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一双眼眸又恢复了明亮和愉悦的光芒。

    和他的关系就到这一步结束吧,捕捉到他刚才眼底闪过的杀气,她就已经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可能成为他信任的人,也不可能和他真正走在一起。

    “王爷,你昨夜带回来的野味我烤了点,你来尝尝。”走到火堆旁,把早已经烤好的野鸡递到他跟前,她笑道:“味道不一定好,但至少能抵饿,快吃吧。”

    楚玄迟只是迟疑了片刻,便在她身旁坐了下去,取过烤鸡大口吞噬了起来。

    是真的饿了,饿了一天一夜,饿到这时候几乎已经忘了饥饿的滋味,但看到食物还是忍不住想要塞进肚子去。

    七七继续烤着手中那只个子比较小的,很快香喷喷的肉香味儿渗入鼻尖,她把野鸡拔了下来,既满足又小心翼翼地进食。

    之所以说她小心翼翼,是因为两片薄唇的伤还没好,若是烫到,一定会烫出撕心裂肺的痛楚。

    看到她伤成这般,他心底微微升起了几许歉意,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忽然眉心一蹙,霍地站起看着洞外。

    “怎么?”七七也站起来,下意识躲在他身后,依然把肉撕下来一小块一小块往口中塞去。

    很快就连她也听到那阵嘈杂的脚步声,没过多久,呼喊的声音便从山腰里传来:“王爷,属下来了,王爷可在这里?”

    今日的风沙明显比起昨夜少了许多,虽然依然风沙不断,但至少对于功力深厚的人来说,出去行走不是什么问题。

    他淡淡回应了一声:“本王在此。”

    声音带着醇厚的内力,瞬间传遍了整个山野。

    那阵脚步声越来越近,没过多久,一人扒开洞口的枝叶探进了半个脑袋。

    看见王爷和七公主安然无恙,东方溟彻底松了一口气,大步迈进向楚玄迟倾身行礼道:“王爷,我们的人在外头,我们来接你回去。”

    “好。”三两下把烤鸡咬掉,把骨架随手往地上扔去,再没有看过身后的人一眼。

    七七也不在意,很清楚哪怕在意也没有任何意义,依然捧着自己的烤鸡,一边往外头走去一边进食。

    刚出洞口风沙便迎面扑来,她忙退了两步,回到洞中迅速把剩下的肉塞到口中,才扔下骨架,在侍卫的护送下跨出山洞。

    从山腰到山脚,耗费的时间不算短,下了山才看到有两顶轿子停在那里。

    七七和楚玄迟一人上了一顶,八名由东方溟精心挑选出来的侍卫把轿子抬起来,踏着如飞的步伐迅速往城内赶去。

    就这样,七七被送回到无尘阁,刚进入寝房便让翠儿打来浴汤把自己清洗了一遍,又命翠儿赶紧准膳,哪怕刚吃了一只烤鸡,一样饿得慌。

    等自己里里外外彻底洗个干净之后,她披上睡袍回到房中,拿起铜镜看着自己一张素颜倾城的脸。

    美,是真的很美,可是这种时候,长得美又有什么用处?

    “公主,你的嘴……”守在一旁的翠儿盯着她的两片受伤的唇瓣,很多话想要问,可却不敢问出口,这伤看起来像是被人咬出来的,难道说……

    “怎么?又怕我被欺负了?”七七挑了挑眉,把铜镜放下,抬头瞟了她一眼,浅笑道:“山上的野狼啃的,幸而被人救了。”

    “是玄王的人吗?”

    她点了点头,摆手道:“别问了,快去看看梅大叔把饭菜准备好了没有?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一顿热腾腾的饭菜了。”

    “奴婢知道,奴婢这就给公主准备去。”

    待翠儿走后,七七的目光不经意落在自己左腕的天地镯上。

    山洞里的一切依然清晰地印在脑海里,可终究已经过去了,他的好他的坏,他的情义他的无情,统统都成了过去。

    短短两日就像是过了半个世纪那般,但过去的究竟已过去。

    从今以后除了为他驱除寒毒,他们俩之间不再有任何关系。

    这一场风沙整整刮了三天三夜才宣告结束,风沙过后,全城的百姓以及皇家的侍卫都忙碌了起来,把铺了满满一地的沙子清理干净送到城外去。

    每年总会有这么一两次风沙暴,但过去就好了,这种风沙暴并不经常发生,等大街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之后,风撒谎影子再也寻不到半点。

    至于七七和玄王在莫狼山上被困了一天一夜的事情,除了少数几个人并无外人知道,那事就像是风沙一样被彻底扫尽了,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回来之后楚玄迟也没有再来寻她,或许他已经找到了让他酣睡更好的办法,她,始终不过是个工具……

    这两日七七把天地镯里的珠宝拿了一部分出来送到当铺去,当回了一个好价钱,这样杂七杂八凑在一起,还真凑到了八万两银子。

    付掉五万两盘回来一处比原来预期更大的门面后,又花了两千多两让人把门面翻新了一遍。

    至于后面如何装修,设计图还在画着,尚未完成,虽然画功不怎么样,但大概的意思还能表达得清楚。

    等画完设计图,该是时候请人回来动工了。

    又这样忙忙碌碌过了两日,眼看又到她为玄王驱毒的日子。

    那日清晨她一大早便出了门,打算走访一下附近的兵器坊,倒不是想要打造什么兵器,而是想让人给她打造一套手术的工具。

    当她还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的手术包可是随身携带的,从未放下过。

    可是,这年代手术所用的刀子、钳子还有剪子什么都没有,就连缝线的针也需要去特制,只能自己画了设计图,看看有没有人能把她所需要的工具做出来。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走访了几家兵器坊,并没有一家愿意接她的生意,毕竟不是大批量打造,新奇的东西,数量又是这么少,哪怕她价格给得再高也没人愿意花这些功夫。

    更何况,东西太精细了,一般人根本打造不出来。

    走了半天下来毫无所获,晌午的时候她跨进一家酒楼,刚坐下来,忽然一人来到桌旁看着她,看了好一会才忽然“噗哧”一声笑道:“慕容七七,居然真的是你,你怎么穿成这样?”

    花月国的十一公主。

    七七抬头瞟了她一眼,又看着自己身上那套素白的衣裙,那是她让翠儿命人新打造的一批衣裳里的其中一件,颜色很素,但胜在清雅,她喜欢这个味儿,这么穿有什么不妥?

    梦绾绾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指着她那套衣裳皱了皱眉仔细打量过才道:“一个月不见,和从前似乎很不一样了……不对!”

    她秀眉一蹙,脸色蓦地沉了下来,厉声道:“你不是慕容七七,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