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长得太丑,不需要
    无尘阁就在素兰阁的隔壁,根本无需人带路。

    赫连夜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连随从都没带,只是转眼间,便已没入到无尘阁庭院里。

    至于身后的一群人,全是宫中由楚王吩咐送他们前来的侍卫和太监,当然还带了不少楚王赏赐的贵重物品。

    慕容七七冲慕容素素一笑:“皇姐,我要回去招待两名贵客,就不打扰了,告辞。”

    “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慕容素素挡在她跟前,恨得咬牙切齿的:“你给他们看了什么?是不是说了我什么坏话?慕容七七,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卑鄙,居然耍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慕容七七暗中翻了翻白眼,实在不想与她再浪费唇舌:“皇姐心里想什么便是什么吧,七七告辞了。”

    绕过她,举步离开了素兰阁。

    慕容素素也是没辙,两个大人物在这里,她哪里敢放肆?

    让她更恨得几乎要吐血的是,慕容七七居然主动招待着那群跟随沐初和赫连夜前来的太监宫女们,把皇上的赏赐送到她的厅里。

    那是赏给沐先生和赫连先生的,看她这样子,莫不是想要占为己有吧!

    可七七却真的已经招呼着人把东西送进她的正厅了,至于送进去之后如何处置,慕容素素便不得而知了。

    但七七清楚的是,沐初和赫连夜看起来都不是看重这些东西的人,从他们从头到尾都没看过那些赏赐品一眼便知道,既然这样,由她代为保管不是正好吗?

    回去之后立即让翠儿和梅大叔上菜,她亲自到东西厢把赫连夜和沐初请到正厅里用膳,给两人倒上两杯酒,也给自己倒上一杯,把酒杯举起向两人笑道:“我的无尘阁虽然简陋,可在这里没有勾心斗角也没有阴谋诡计,你们在这里一定可以住得安心。”

    没想到一个这么粗俗的人竟能说出这样的人,赫连夜和沐初微微挑了挑眉,淡然看了她片刻,才把杯子端了起来,举杯把酒水喝尽。

    一杯酒下去,算是三人正式认识了。

    菜肴不算丰富,但三人都似乎吃得津津有味,守在一旁的翠儿和梅大叔从头到尾心里一直紧张着。

    早知道这两位大人物要来,他们就不该只准备这点菜肴,公主事先也没有吩咐好,弄得他们手忙脚乱的,还好这两位先生似乎没有太多厌恶的神色。

    膳后,翠儿送沐初回了东厢,赫连夜自己回了西厢,前脚才进门,七七后脚便跟随了进去。

    “我希望你帮我把这一套工具打造出来。”她把几分设计图递到赫连夜跟前,一敛唇角的笑意,认真道。

    赫连夜只是淡淡瞄了上头的东西一眼,分明是感兴趣的,可却还是装着一副淡漠的表情:“报酬。”

    “刚才那一份只是其中的一份,你帮我把工具打造出来,我再给你两份。”

    “我怎么知道你所谓的设计是好是坏?”

    “若是我的设计不好,先生愿意跟我回我的无尘阁吗?”她曾经在特种部队待了这么多年,对于部队的兵器自然是一清二楚,就连它们的构造她也曾经摸索个彻彻底底的。

    那些在那个年代也算得上是先进的武器,在这里怎么可能引不起赫连夜的兴趣?

    赫连夜没有说话,刚才给他看的确实比他见过的任何武器都要先进,他心里也确实感兴趣得很,但他不仅对这份图感兴趣,他更感兴趣的是,她手中还有多少份兵器图。

    又或者说,这份图是不是她从哪里得来的?他要知道背后的人。

    他的心思慕容七七如何能不知道,一个如此冷漠的人,本就不可能轻易相信别人,就像玄王一样……

    抛去再次不经意从脑袋瓜里闪过的那张脸,她看着赫连夜,认真道:“今夜我还有事,要不这样,明日我来,当着你的面再画一份图谱,若是先生满意,再答应我不迟。”

    “南慕国的七公主天生愚钝,胆小懦弱,一无是处。”修长的身影靠在桌旁,垂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你是谁?”

    “先生愣神冷漠,眼底却对皇家的一切蓄满仇恨,先生又是谁?”

    她的话才刚说完,一只大掌已经握上她纤细的颈脖,他五指一紧,眼下闪过浓烈的杀气。

    “先生……”她张嘴吸了一口气,右手落在左腕的天地镯上,却没有任何举动,只是艰难地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先生……何必问?”

    盯着她一双在鬼画符的颜色中越显清透的眼眸,赫连夜的目光依然冰冷,但里头的杀气却在慢慢散去。

    忽然他薄唇一勾,一个绝无仅有的笑意从唇边溢出,收掌放了她:“你这丫头,胆子不小。”

    她不会知道她这条小命刚才差点就陨落在他的手里,只是一念之间,她真不怕死?

    慕容七七的右手从镯子上滑了下来,张嘴大口在喘气。

    她不是不怕死,只是在赌一把,“我师父说过,想要别人对你真心,就必须先把自己的心坦诚交出去。”

    赫连夜只是冷哼,这种哄小丫头的话,只有她才会相信。

    不过,她刚才的真诚,却真的让他放松了不少。

    看出来了也没什么,倒是无须再可以隐瞒了。

    “明日过来,我要亲自看着你画图谱。”把那叠设计图拿回到手中,他来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细心看了起来。

    七七松了一口气,冲他一笑道:“好,明日一定过来。”

    退到门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先生需要人伺候吗?”

    虽然她的无尘阁里只有翠儿和梅大叔两人,但礼貌上还是要问一声的,毕竟是尊贵的客人,若换了在素兰阁绝对什么都有,但她这里……

    赫连夜抬眼,目光从她身上扫了一遍,才淡言道:“长得太丑,不需要。”

    “……”

    走出西厢才忽然想明白刚才赫连夜那话是什么意思,一张脸顿时飘上两抹晕红。

    丫以为她要贴身伺候他呢!还嫌她长得太丑!

    真是好心没好报。

    回房沐浴更衣过后,拿起脂粉随意涂抹了些,再没有半点迟疑,吹灭房内的烛火从窗户跃出。

    虽然无尘阁不大,但,凌华苑的阁院都不会太小,沐初和赫连夜住在东西厢,若是不出来,也不会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更何况七七看得出他们两人都不是多事的人,喜安静,不可能会管她的闲事。

    夜已深,就算心里还有几分忐忑,也该去玄王府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才离开寝房便发现东方溟修长的身影站在后院里,很明显是在等她。

    “王爷让你来接我?”

    东方溟向她颔了颔首,笑道:“王爷担心七公主一个姑娘家夜里出门,所以让属下迎接,马车就在外头,公主请。”

    她不说话,与他一起来到高墙边,翻墙。

    是的,翻墙,谁让为玄王驱毒是件见不得光的事?

    马车在道上不疾不徐地行走着,很快,玄王府到了,东方溟亲自把她送到寝房门前,为她把房门推开。

    七七深吸了一口气,才举步进门,房门在她身后被轻轻关上。

    这是从莫狼山回来之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他安安静静坐在太师椅上,正在翻阅书籍,沐浴过后,一头青丝慵懒地垂落,似水一般。

    饱满的前额之下,两道浓密的剑眉斜飞入鬓,长长的睫毛覆在一双比星辰耀眼迷人的眸子上,如同洋娃娃一般的眉眼瞳睫,处处透着蛊惑人心的气息。

    那两片玫瑰色的薄唇……她曾经亲过,软软的,芳香醉人。

    睡袍宽松地束在身上,大敞的领口藏不住性感的锁骨,肌肤的每一条纹理都清晰纠结,彰显着他强悍的力量。

    那修长的玉指落在书页上随意泛过,动作优雅,让人看到了如沐春风,连心尖都醉了。

    听到她进门的动静,他抬眼,目光淡然扫过她的脸,很淡,却在一瞬间勾去了被看之人的魂魄。

    这个男人,天生尊贵,绝美倾城,出尘如仙,根本不该是属于凡间的,也不是她能肖想的。

    可是,他们却曾经真真实实地抱在一起过,他甚至碰过她也咬过她,但如今,再次相见,他看她时的目光已经淡得没有任何热度……

    用力敛住涣散的心神,她上前两步,浅笑道:“见过玄王爷。”  [ 首发

    楚玄迟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微扬,不知里头闪过些什么。

    扔下手中的书册,他长身立起,向屏风后走去。

    七七很清楚自己要做些什么,在他步入屏风后时,她也跟随进去,为他宽衣。

    结实彪悍的身躯在她面前一点一点展示出来,粗壮的臂膀比她的小腿还要有看头,上头硬邦邦的肌肉清晰可见,宽背窄腰,标准的倒三角,看着就让人莫名心碎。

    直到被褪剩薄薄的亵裤,他才长腿一迈步入浴桶中坐下,靠在浴桶边缘,闭目歇息。

    看得出浴汤是刚送来的,大概是他们还没进府消息已经送回去,下人立即把她需要的东西准备好,玄王府的人办事的能力,她见识过,不是一般府邸可比的。

    能跟在他身边的人,能力会差到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