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认真的人最好看
    伸出小脚在他背上轻轻踹了一记,斐荆茫然地站直身躯给她留了位置,七七才从马车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在他面前。

    斐荆抓了抓脑袋,一脸憨笑:“我忘了七公主身手了不得,呵呵。”

    “真了不得的话,就不会被你一招摔得几乎碎了骨。”七七瞟了他一眼,她那身手怎么样,自己很清楚。

    从前在部队里头的时候身边就已经高手如云,她那点功夫不过能傍身罢了,只是老师说过她和古武有缘,一般人没有她这个资质,轻功内功这点东西还能学到一点。

    不过,说到和古武有缘,整个部队大概就真的只有一人是和古武真正有缘的,她的大师兄夜澈,那才叫真正的高手,内功轻功超绝,部队里所有最要命的任务,全是大师兄完成的。

    说起来,真有点怀念和兄弟们在一起的生活……

    “那事是属下不对,属下向七公主赔礼了。”七七神游之际,斐荆彪悍的身躯已经躬身弯了下去。

    当时是真的不知道七公主几乎没有什么内力,被他摔的一下力道如何,他自己是清楚的,还好七公主没有当场哭出来,否则他以后真会落个欺负良家妇女的骂名。

    不过这七公主也真是好玩,要是换了其他姑娘家,只怕在他们撕碎她第一件衣裳的时候已经昏过去了。

    “我不是你的主子,你也没必要在我面前自称属下。”她浅浅笑了笑,两个小小的酒窝在阳光下泛出几分耀眼的光泽:“我要回去了,斐大哥告辞。”

    那笑,竟像是把她脸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脂粉也在瞬间掩去了一般,浅浅的笑,配上精致绝伦的五官,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清新纯透,素雅动人……

    斐荆是个粗人,他没有太多的文采,不知道如何去描述一个女子的美,但这一刻,却忽然觉得被世人成为丑女的七公主,真的很美……

    天亮之后才回无尘阁,翠儿早就已经端了洗脸水守在寝房外。

    寝房的门从里头被反锁着,喊了好一会听不到七公主的回应,翠儿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刚从窗户翻进去的七七蹑手蹑脚来到床上扬开被子,一副刚被吵醒的模样,哑着嗓子道:“我还要再睡会,你先去忙别的事。”

    “公主,你昨夜吩咐了今晨要提醒你去赫连先生那处陪他用早膳。”门外,翠儿的声音依然传来。

    七七一个激灵,顿时想起昨夜答应过赫连夜,今天要去给他画设计图。

    虽然真的很困也很累,她还是勉强打起精神,给翠儿开了门。

    梅大叔一早便准备了丰盛的早饭,翠儿伺候七七洗漱后,捧着托盘与她一起往西厢走去,路上看着托盘上精致的点心,一个想了许久依然想不通的问题终于被问出了口:“公主,我们最近……最近的生活是不是过得太好了些?”

    七公主不仅有钱让她拿去订做衣裳,还给了她几十两银子经营小日子,每日里吃的用的虽说比不上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比起她们过去的生活,档次确实上升了不少。

    这些钱,都是怎么来的?

    七七怎么会看不出她在疑虑些什么,但很多事情她没办法跟她解释,这无关于怀疑不怀疑,事情本就不能让旁人知道。

    “那日不是跟你说出门去寻点药草么?寻回来的药草拿去卖掉,自然就能赚到钱。”她道。

    翠儿还是有那么点不太敢相信,不过,除了这样,又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弄钱了,总不能去偷去抢吧。

    但……“公主什么时候对药草研究起来了?奴婢为何完全不知道?”

    七七瞟了她一眼,避重就轻道:“我要是什么事情都让你知道,只怕早就已经死在你和慕容素素的手里了。”

    翠儿一怔,顿时惭愧了起来:“公主,对不起……”

    “过去的事情没必要再提起,我就这么说说,没其他意思。”

    她迈步前行,不再理会她。

    翠儿也不再多问,如今的七公主她真的看不透,难道说公主真的和自己所说的一样,早就洞悉了六公主和她的计谋,所以才会一直装着傻乎乎的任她们欺凌陷害,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不知真假,怎么都想不明白,但却知道,现在的七公主真的很神,跟着她好有安全感哦……

    赫连夜刚起床,七七和翠儿在外头候着,等他收拾好自己才进门。

    翠儿退出去后,七七自顾坐到桌旁用起了早膳,等赫连夜洗漱过后来到桌旁时,她已经将自己匆匆填饱,站起来瞅着他笑道:“你慢慢用膳,我去画图谱。”

    看着她走到案几后,翻出白纸拿出一只奇形怪状的笔,赫连夜下意识走到案几前,盯着她手中那所谓的笔,蹙眉道:“这是什么?”

    “我自制的碳素笔。”七七把手中小小的笔拿起来扬了扬,笑道:“这笔比起你们这些毛笔要好用太多,也不需要磨墨,什么时候想用便用,画出来的线条可粗可细,图谱能画得更精细。”

    赫连夜不说话,盯着她手里的笔看了好一会,才忽然道:“青州有一种武器,叫长短枪。”

    伸缩铁枪,七七估摸着他说的是这个。

    “你想要长短枪的图谱?”长短枪虽厉害,但却是这个年代便有的东西,依他在这年代精湛的设计和手艺来说,这长短枪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值得让人期待的东西。

    “有点小聪明。”他颔首,惊艳于她眼底闪过的光芒,这丫头能看懂他的想法,有那么点意思。

    事实上,在青州流行的长短枪便是他的设计,早在数年前已经名震整片大陆。

    “我要的长短枪,枪头攻击范围至少十丈远,除了有强悍的攻击力,还要快如闪电,更重要的是,枪头有吸附的能力,求生所用。”

    七七一直睁着圆溜溜的眸子盯着他,都说高人肯定是刁钻的,果不其然。

    “怎么?依你昨夜交给我的图谱上那兵器的厉害来说,一把小小的长短枪应该难不倒你。”赫连夜挑了挑眉,垂眸盯着她依然画得令人反胃的脸:“除非,那图谱不是出自你的手。”

    七七无奈叹息,图谱确实出自她的手,但他的要求也确实太高了些,倒不是她做不到,只是,需要精力。

    弹簧,齿轮,吸附的倒刺和利器……

    “我尽力而为,不过,赫连先生,恕我直言,就算图谱能画出来,你也无法真正做出这东西,这年头……”这年头的材料有限,又没有模具,哪比得上二十一世纪?

    “你能画出来再说。”赫连夜淡淡哼了声。

    “我试试。”低头看着白纸,沉默着冥思了起来,不再理会他。

    赫连夜没有催她,知道若真能画出这图谱,除了需要时间,还要大量的精力,他回到桌旁,默默用膳。

    用过早膳,自己动手把东西端出门。

    翠儿还在前院里候着,见他出来便急忙迎了过去,把东西接到手中。

    “回去做事,无须在此守候。”他淡言道,转身进门。

    翠儿有那么点迟疑,公主还在里头,这孤男寡女的,虽说是大白天,但把门锁死了在里头也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这两个人都似乎完全不在意那般,她还来得及说话,赫连先生已经进了门,并随手把房门关上。

    看着紧闭的房门,翠儿无奈,只得灰溜溜往正院返回。

    幸得先生是高人,又是楚王亲自请来的贵客,这华陵苑的好事之辈大概也不敢对他乱嚼舌根,否则,公主的污名,只怕又会更添一笔。

    但若是日日这般下去,事情被人知道了,总也会越描越黑的……

    赫连夜回到房中便取来一本兵器谱,斜倚在长椅上默默翻阅了起来,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七七额上的薄汗也越来越多,他偶尔瞟过去一眼,还能看到她作图时脸上那谨慎认真的表情。

    认真的人总是最好看的,只这份认真,那张花花绿绿的脸也似乎不那么难看了。

    只是不知道,那颗脑袋瓜是不是真有那么好使……

    一转眼,半日的工夫过去了。

    从清晨进门之后到现在,两个多时辰里,慕容七七完全没有歇息过。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其实远离和结构她都很清楚,大脑里也有了整个构造图,但要画出来却是复杂,尤其作图的同时还得要考虑到每个部件所用的材料,这些,都是极不容易的。

    如果不是跟随大师兄执行任务时时常和他一起研究远古武器,她真的很难做到赫连夜的要求。

    晌午时分,赫连夜依然在翻看书籍,她没有完成,他似乎也没有让她停下来的意思。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有意为难,但,看到她自信满满的笑意时,他就想看看,看失败了之后她小脸垮下来的情形。

    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劣。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有人开始抵不住饥饿了。

    丢下手中的兵器谱,他长身立起,迟疑了片刻,才往案几后迈步走去,脸上尽是不耐烦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