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无尘阁那边出事了
    入暮时分,玄王才和暮亲王一道离开书房,杨诗诗跟随在他们身后。

    刚出门杨诗诗便寻了个借口离开了片刻,楚玄迟看着天色,也不打算留暮亲王在此用膳。

    天色不早,玄王府与暮亲王府又是隔了好几条大道,他是希望可以在入夜之前命人送暮亲王回去。

    “皇城这两年风气良好,一些小盗小贼在这里完全寻不到活路,大多已经离开了。”暮亲王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多亏迟儿这几年的战绩,如今周遇的小国多数安分守己,皇城里也少了许多事儿,就是夜里出门也无须担心。”

    “六皇叔虽然一身强悍的武功,但毕竟身居要职,还是小心谨慎为好。”楚玄迟淡言道,“最近皇城似乎有点不太平,皇叔要多留个神。”

    “本王明白。”无名进城的事情他也略知一二,不过,他虽然身居要职,但素来处事自认算得上公正,更何况朝堂上所分的数门派系他也从未参与其中,能请得起无名这样的杀手,要对付的只怕不会是他这个无关系要的人。

    楚玄迟忽然道:“东方溟。”

    “属下在。”东方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眨眼已经来到他们跟前,向暮亲王躬身行礼道:“参见王爷。”

    暮亲王微颔首。

    “命十二骑护送六皇叔回府。”

    “是。”一溜烟,又不见了人影。

    暮亲王蹙了蹙眉,一丝讶异:“迟儿,需要动到十二骑的人么?”

    不过是回府一趟,居然要追风十二骑的人来护送,会不会太夸张了些?要知道十二骑的人素来都是干大事的,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根本用不到他们。

    “反正回皇城之后也是闲着,不如动动筋骨。”楚玄迟却是坚持,亲自把他送出门。

    十二骑的人,有四人守在大门外。

    目送他离开后,楚玄迟才与东方溟一道返回庭院。

    “王爷是不是担心无名……”东方溟的话说到一半,在看到向他们迈着轻盈的小碎步迎来的杨诗诗时嘎然而止。

    “王爷。”彻底方便完的杨诗诗含羞答答来到楚玄迟跟前,轻声道:“王爷,太后命我留下来好好伺候王爷,我……”

    “真想留下来?”楚玄迟挑了挑眉,一双湛亮的星眸里头似乎流淌过什么。

    听他似乎有态度软和的意思,杨诗诗眼下顿时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忙点头道:“王爷……王爷尊贵无双,能伺候王爷,是……是诗诗几生修来的福分,诗诗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伺候……”

    “好,随本王来。”

    他走在前头,清风拂过,扬起他玄色的衣袂,飘飘扬扬,煞是好看,杨诗诗顿时又看得醉醺醺的,下意识跟随了过去。

    院门深处,楚玄迟忽然回身,朗声道:“来人。”

    十几个暗卫立即来到他跟前,东方溟摸了摸鼻子,退到一旁,“让斐荆过来吧。”

    兄弟们挤眉弄眼的,有人立即离开,没多过久,一身肌理彪悍的斐荆来到大伙跟前,向楚玄行礼道:“王爷。”

    楚玄迟没理会他,只是垂眸看着依然有点飘飘然的杨诗诗,眼底眸光闪烁,有那么一刹,杨诗诗以为自己在他眼中看到一抹邪恶的光芒。

    但她很快便否认了这个念头,一身正气傲然绝色的玄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目光,定然是自己看错了。

    不知道把兄弟们都喊来做什么,难道……小脸微微红了红,又忍不住抬头悄悄偷看了他一眼,见他还在看着自己,她连心里一顿紧张,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

    玄王,这么认真的看着她呢!他让大家过来,是不是打算告诉他们自己以后是他的女人,向全王府的人公布她的身份?

    好期待,期待到心脏快要承受不住急促跳动的负荷,停止动作了。

    “王爷……”她低低唤了一声,还是忍不住抬头偷看他。

    只一眼,顿时又晕了。

    “真想留下来伺候本王?”他的声音低沉磁性,更惹得小姑娘脸上绯红飘飘。

    “我……”杨诗诗咬着唇,忍着羞涩的感觉,轻声道:“太后将我留下来,我以后就是王爷的人,我……我一定会尽心伺候王爷,让王爷高兴……”

    “你知道要如何让本王高兴?”他倾身,微微靠近。

    当他靠近的时候,那强悍的那儿气息顿时迎面扑来,杨诗诗只觉得自己如同被泡在一池醇香扑鼻的美酒中,尚未饮酒已经醉了。

    “诗诗……诗诗会努力……”

    “本王和兄弟们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大掌落下,似乎想要触碰她!

    就在杨诗诗紧张地以为他要抱自己的时候,忽然肩头一紧,人已经被他提了起来,随手一扬丢给离他最近的那个彪形大汉。

    “只有兄弟们高兴了,本王才会高兴。”他眼底邪恶的光芒一闪,冷眼看着跌落在斐荆怀里之后失声尖叫的女人,“想做本王的人,就先学会伺候本王的兄弟。”

    “姑娘的身子好软呢!”斐荆笑嘻嘻的,伸手就要去撕扯杨诗诗的衣服。

    杨诗诗做梦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她吓得尖叫连连,用力推了斐荆一把。

    也不知道是她力气太大还是斐荆真这么不中用,居然被她从自己身上滑了下去,不过,周围有十几个暗卫守着,杨诗诗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十几人摆开阵型把她堵在中间,不管她往哪个方向逃去,他们都能轻易把她堵回去。

    “不要!不要碰我!”杨诗诗吓得顿时白了一张脸,回眸惊恐万分地看楚玄迟的时候,他却只是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她惊呼道:“王爷,王爷不要这样!”

    “姑娘没听到王爷的话么?相当王爷的女人,得要先学会伺候我们。”斐荆学着这调调还真是学得快,更何况他长得特别彪悍,光是那身型就足够吓坏人姑娘家,这话一出口,真吓得杨诗诗差点昏阙过去。

    “我是太后指定伺候王爷的人,你敢碰我!我……太后会处死你的!”看着一脸笑意向自己走来的大汉,杨诗诗再度尖叫:“走开!不要!王爷,不要!”

    “姑娘别怕,爷会疼你的。”说着,长开两臂向她走去。

    “不要啊……”

    就在斐荆来到她面前的时候,杨诗诗顿时被吓得头吐白沫、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居然,真的被吓昏了,吐沫沫吐得这么恶心,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怎么这么不经吓!

    斐荆皱了皱浓密的剑眉,回头看着站在一旁很明显已经有点不耐烦的王爷,抓着脑袋道:“不是属下不卖力演出,是这女娃一点都不济事。”

    楚玄迟不理会,转身往寝房的方向走去。

    身后,传来斐荆嘀嘀咕咕的声音:“还是七公主好玩……”

    听到“七公主”这三个字,心里微微有几分暖意,他唇瓣轻扯,连自己都不知道竟在无意中笑了。

    那丫头,确实好玩多了……

    “王爷,这姑娘怎么办?”东方溟追来两步,问道。

    “还给太后。”丢下这话,举步便要走远。

    院外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十二骑里一人匆匆进门,转眼已来到他跟前:“王爷,无尘阁那边出事了。”

    楚王的宣华殿里,除了楚王,在场的还有怡妃和慈宁太后,以及刚刚收到消息赶来的云王楚流云。

    跪在殿中央的,还有一位身穿锦衣、长相一般却是流里流气一副纨绔子弟模样的男子。

    七七被戚公公带进门的时候,便看到这些人。

    她被带到大殿中央,看着一脸正气坐在高位上的楚王,以及只是偷偷看过几眼的慈宁太后,她忙上前两步,微微福身行礼道:“参见皇上,参见太后娘娘。”

    两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细细打量着,并未开口免礼。

    七七也不恼,来这里的时候就知道必然有重重险恶在等着她,自己势单力薄,能不能顺利走出去还是未知之数。

    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又想给她安什么罪名,但看到怡妃和楚流云,大概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有怡妃在,想必和退婚的事情有关,但,怡妃早就已经求得楚王的退婚纸,这个时候还要把她带来,究竟为了什么?

    复婚?想都不用想。

    眼角余光瞄到跪在一旁的男子,他一双邪恶的眼眸正在上上下下打量自己,以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打量,除了一张脸完全不感兴趣,其他地方一概没有错过。

    她讨厌这样的目光。

    楚王和慈宁太后也在打量她,只不过是以正常的目光,严厉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之后,便不再理会。

    最终还是慈宁太后松了口,淡言道:“起来吧。”

    声音里头,藏不住对她的浓浓厌恶。

    好吧,自己恶名昭彰,厌恶便厌恶吧,对他们这些皇家人没什么好期待的。

    七七站直身躯,才向坐在一旁的怡妃和楚流云行礼道:“见过怡妃娘娘,见过云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