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一切,只是误会么
    “儿臣……”楚流云一怔,顿时语塞。

    见他这般,楚王对慕容七七更加厌烦了。

    “戚公公。”

    这一声“戚公公”,让怡妃和明华安了心,太后解了气,也让楚流云和七七彻底死了心。

    终究,还是逃不过。

    七七垂眸,不是不想给自己辩解,只是很清楚再辩解也没用,皇家的人从不讲道理,他们只在乎他们的颜面。

    她衣衫不整从城外回来是事实,既然已经这样,与其让她留在华陵苑继续和其他国家的皇子公主走在一起,不如将她打发了去。

    一个女子的一生,就这样被他们定下来,只为了他们所谓的皇室尊严。

    这一刻,她不惊慌害怕,也不灰心丧气,只是恨,恨她已经被逼得成了云王爷的弃妃,怡妃还要铁腕毁掉她的一生。

    从前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这女人这次真的踩到她的底线了!

    以为把她嫁出去她就注定被欺凌一生么?

    风雅怡,等着瞧吧,得罪她的人,终有一天,她会让她后悔今日对她的所作所为!

    她闭上眼,等待着羞辱她一生的圣旨降临,却不想戚公公刚应了一声后,宣华殿外,一位小太监匆匆而来,朗声道:“皇上,玄王爷求见!”

    玄王,他这时候来做什么?

    众人心头一惊,七七心里却莫名淌过一丝暖意。

    未等太监出门通报,那一袭玄衣已经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他一身衣袍被风吹开,额前,两缕青丝不小心滑落,一丝凌乱,看着像是匆忙赶路所致,但他脸色从容步伐沉稳,又不像是有什么急事。

    来到大殿跟前,他向楚王和太后行过礼,又与楚流云颔首示意,却唯独没有理会怡妃。

    “父皇,皇祖母今日到儿臣的王府,说是要与儿臣商议选妃之事,儿臣今夜特地进宫,便是想与父皇和皇祖母商议此时。”如明珠动人的星眸微扬,扫了眼跪在地上的明华,明眸闪过一丝讶异:“看来儿臣来得不是时候,既然如此,儿臣改日再来,皇上,皇祖母,儿臣先行告退。”

    来得如风,说走,也似一阵风,衣袂轻扬,竟真的打算离开。

    七七没有抬头看他一眼,也是很清楚,他的目光未曾在自己身上停留过片刻。

    他的婚事……是了,玄王爷已经年近二十五,在皇族所有男子里头,算得上是年纪最大的未婚男了吧?

    他,是该要成亲了。

    虽然玄王来得突兀,来了立马就要离开,让在场所有人心里都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但,他愿意与他们商议选妃的事,那真的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楚王和太后哪里愿意放他离开?

    要知道这个皇儿性情绝强,之前可是一直抗拒婚事的。

    “皇儿既然来了,不如坐下来与父皇好好谈谈。”就连楚王也差点站起来,急道:“父皇的事情处理完了,正好有空与皇儿坐坐。”

    一旁的太后也立即站起来,温言道:“哀家也得闲,玄儿不陪哀家尝量杯香茗么?”

    楚玄迟回身,冷眼扫过殿中的人,“这两位……”

    “不相干的人。”

    楚王这么说,戚公公立即反应过来,看着怡妃轻声道:“事情尚未查个水落石出,当中还疑点重重,皇上决定择日再审,请娘娘先行回阁,待有新的证据再盘问。”

    “皇上……”怡妃看着楚王,顿时傻了眼。

    刚才皇上分明已经打算让戚公公拟旨了,这会玄王一来,一切居然被放了下来,怎么可以这样?

    “怡妃,你最近是不是闲得慌,找不到事情可做?”楚王厉眼扫来,顿时吓得她闭了口。

    皇上不喜欢后宫勾心斗角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或许皇上不是不明白,只是懒得理会。

    但,给华陵苑里头的质子公主指婚,又非得要经过皇上这里,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冒着被嫌弃的险来烦他。

    但这会,自己似乎真的烦到他了。

    刚才那一记警告的目光,已经说明了许多,只是心里依然有着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就这样,怡妃和楚流云以及慕容七七和明华全都退了出去,出门之后,七七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往华陵苑的方向走去。

    楚流云想要追过去,怡妃却一把扯住他的衣角,把他拉到殿外一角,沉声道:“皇儿,你非要与你母妃作对么?”

    “儿臣不知道母妃在说什么?”楚流云心里有点焦急,只想追过去向慕容七七解释清楚,今日的事情与他无关,他事先真的全不知情。

    这不关乎情爱,不管他对慕容七七有没有感情,他也从未想过要害她。

    这今日他母妃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了!

    “慕容七七那个丑女人究竟给你吃了什么药,你居然为了她惹你母妃伤心!”怡妃瞪着他,气呼呼道:“皇儿,你从前可是最听母妃的话!”

    “母妃,惹你伤心的人是你自己!”一想到她对七七的狠毒,他的语气也不觉冷硬了起来:“儿臣已经听了你的,与七公主退婚,让她成为全城所有人的笑话,这事儿臣心里已经觉得对不起她,母妃为何不让她一条生路,为何还要将她往死里推去?”

    “你胡说什么?”怡妃被他的指责气得脸红耳赤,顿时厉声道:“她成为全城百姓的笑柄是她自己不洁身自爱,是她自找的,与你何干,你根本用不着为此感到对她有愧!”

    “皇儿,你今日也听到了,她和明华已经……已经那样了,你还想要那种残花败柳么?”

    “母妃,明华所说的是真是假,儿臣相信母妃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伸手扯下她揪住自己衣角的手,力道不大,但却坚决:“儿臣希望事情到此结束,若是母妃还想做出陷害七公主的事,儿臣……儿臣绝不再放任!”

    丢下这话,他转身大步离开,再没有回头片刻。

    直到他走远了,怡妃才蓦地反应过来,一张脸顿时扭曲到看不清原来的容貌。

    反了!她亲生的儿子居然要反她了!只为了那个女人!

    慕容七七,她怎么可能会让那个女人继续活在世上?

    她不仅不让她活,还要让她尝尽各种痛苦滋味之后才彻底消失!

    她是尊贵的怡妃娘娘,将来的一国之母,她绝对不允许有人敢反她!

    慕容七七,她一定要死!

    从宣华殿出去后,七七便在小太监的带领下返回华陵苑。

    不得不说,皇宫真的很大,尤其是从宣华殿走到最角落的华陵苑,那条路就像是遥遥无尽头的一样。

    她走得很慢,一直低垂头颅,每一步都似迈得很艰难,柔柔的清风吹在她身上,拂起一头微微凌乱的青丝,除了单薄,更添一分无助和孤单。

    身后,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眼底似闪过些什么,她闭了闭眼,更把小巧的头颅低垂了下去,脚下的路,一片朦胧。

    “七七。”焦急的呼唤从身后响起。

    七七没有停,身旁的小太监却停了下来,回身向楚流云行礼道:“参见云王爷。”

    “本王送七公主回去。”楚流云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小太监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退了下去,远远离开了这一方。

    “七七……”

    她还是不愿意停下来,甚至加快了步伐,始终低眉顺眼走过去。

    修长的身影一晃,楚流云挡在她跟前,挡了她的去路:“七七,本王有话要跟你说。”

    她依然不说话,只是前路被堵,不得不停了下来,却是依然不愿意抬头看他一眼。

    他知道她在生气,在委屈,也是绝望,但,事情他事先真的不知道。

    “本王从没想过要害你,在你进入宣华殿的时候,本王前脚刚到,根本不知道事情缘由……”

    “原来云王爷也知道是有人故意想要害七七么?”她浅笑,似乎还是不愿意看他,声音是冷的,冷得慎人:“刚才在宣华殿的时候,这些话王爷为何不说?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你父皇,根本就是有人故意陷害?”

    楚流云一怔,盯着她低垂的头颅,无言以对。

    是,他知道是有人要害她,但那人却是他的母妃,他如何能在父皇面前说他母妃陷害于她?  [ 首发

    一个妃子若是犯下这么大的过错,以后父皇只怕也不会再多看母妃一眼了,他……就算心里也在气着母妃的心狠手辣,却始终狠不下心去对付她。

    七七依然浅浅一笑,淡言道:“七七多嘴了,王爷请让开,我要回华陵苑了。”

    他不说话,却也没有让路,她薄唇轻扬,笑始终是苦涩的:“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也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事先不知情,但王爷该清楚,有些人绝不会就此罢休,她不会放过我。”

    “让我回去,给我两天安乐的日子,当我求你了。”

    不想与他多说,她踩着沉重的步伐,想绕过他离开。

    “本王不会再让她胡作非为。”他又退了一步,依然挡在她面前,“七公主,母妃不过是和你有着误会,本王会劝服她,以后……”

    “误会?”七七终于忍不住抬头,冷眼盯着他,“你真的认为这一切不过是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