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只一眼,惊为天人
    慕容七七眼底有泪,这便是她一直低垂头颅不愿意抬头看他的原因么?

    那晶莹的泪水终于忍不住从眼角滑落,这还是楚流云第一次看到她落泪,哪怕上回也被逼得接受他的退婚,被所有人指责是污秽之人,她从未曾掉过半滴泪水。

    可这次,她哭了,一路哭着回无尘阁。

    就算一张脸依然花花绿绿的,甚至因为有泪水的冲刷,弄得脏乱不堪,但,那双带泪的眼眸却是如此明亮,甚至……动人。

    可她,这一刻哭得绝望。

    “七七……”

    “有人要杀我。”她哑哑的,带着疲惫与不安,还有对未来的恐慌,“有人要杀我你知道吗?那夜在闹市上我被人敲晕,醒来的时候被黑衣人带到悬崖上,他要杀我,他把我推下去……”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楚流云脸色一沉,为何这事自己从不知道?

    “不就是我衣衫不整回皇城的那日么?”她咬着唇,想要,但却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泪水依然滑落,她执起衣袖拭去,又在脸上拭出一道晶莹的白皙:“我被推下山崖,落在一个寒潭里,九死一生,如果不是捡到一件衣袍,我早就冻死在那里。”

    “你……”

    “对,就是你们所说的那件,我姘夫的衣袍。”在此执起衣袖把脸上的泪水拭去,雪白的肌肤在月光下寸寸展露,她却毫无所觉那般,依然冷笑道:“我不知道是什么人要杀我,可我回去之后,你有相信过我么?你与我有婚约,但,你却和旁人一样,同样不相信我。”

    “那日你……”

    “那日在心怡阁,我不愿意接受徐嬷嬷的检查,所以你也彻底对我绝望了,是不是?”

    他没有说话,只是下意识别过脸,有点不忍心触碰她绝望的目光。

    “你为什么不想想徐嬷嬷是什么人?”

    楚流云眸光一闪,只这么一句话,许多话也没必要再说了。

    是,他为什么不想想徐嬷嬷是什么人?若是母妃有意刁难,七七不管还是不是清白之身,经受检查后出来的时候也一定不是了!

    当然,为什么就想不起来?只因为他和大家一样,对这个南慕国的丑女公主一样的存在着偏见,一样不信任是不是?

    她在此执起衣袖擦拭着眼泪,一张脸来来去去擦了许多遍,很多平日里不愿意让人看到的秘密,也在一点一滴展露着。

    “无话可说?”她冷笑,笑得极度冰冷,却在冰冷者,透着浓浓的绝望和哀伤:“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么?”

    “七七……”

    “那夜在闹市上把我敲晕带走的,是六皇姐的人,若你不信,可以去问翠儿,但翠儿的家人在她手里,我希望你可以给她留一条活路。”意思很清楚了,若是大张旗鼓去招翠儿,一定会害了她。

    他知道慕容素素和他母妃甚至三皇妹一直都在很近,关系特别好,母妃还有意要撮合他和六公主,但,他没想过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六公主竟敢做出这种可怕的事。

    “那后来……”

    “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事,但我很清楚,有人要杀我,我拼命逃出去,最终还是躲不过被推下悬崖的命运。”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看着不远处的湖塘:“至于我还是不是清白的,云王爷要不自己亲自试试?”

    “七七!”这种伤害自己的话,她怎么忍心说出口?就连他听着也是不忍!“七七,本王……”

    “反正我的名声早就已经被那些女人毁得一干二净了,如今说起慕容七七,谁不知道她污秽不堪?”

    她越说,楚流云越觉得愧疚,若她说的全是真的,那么从头到尾,她真的是最无辜最可怜的受害者。

    他只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的母妃和妹妹甚至她的亲姐姐,居然心那么狠!

    就算母妃和皇妹平日里刁横跋扈,可是,这种害人的事,他真的不敢相信他们会做出来。

    但,今日明华的事情很明显是个阴谋,既然连这种事都能做出来,那……为了让他顺利退婚而做出这么多伤害七七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更何况,他很清楚母妃一直就不看好他和七公主的婚事,一直在劝他想办法把婚事推掉,只是他素来重承诺,就算不喜欢七公主,既然有婚约,他也没想过要抛弃她。

    但现在,母妃却为他用了最恶劣的手法,婚事是退了,他是自由了,慕容七七却被她们害惨了!

    他满心愧疚,七七却沉默了,慢步走在湖边,看着湖面上自己模糊的倒影,眼泪,还是不断滑落。

    这还是相识以来,见她落泪最多的一次,似乎他从来没见过她哭得这么肆意,又或者说,从前他根本从未好好关注过她。

    他未过门的王妃,两人自小定有婚约,可她来了楚国之后,他什么时候给过她半点关注。

    “回华陵苑的路我很熟。”她忽然道,虽然声音还是沙哑,但却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了:“求你别再来看我,让我一个人过几天安静的日子。”

    “七七……”

    “我求你了,云王爷!”她嘶吼了一声,蹲在湖边抱着自己的双膝,咽呜道:“我不要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我不要你们的可怜,我什么都不要了,就当过去都是我的错,我认输了,你走,求你快走,你走!”

    楚流云也蹲了下来,想劝她,可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不愿意再听,他的靠近只会让她更痛苦更难过。

    最终,他从她身旁站起,深深看了她一眼,无奈道:“七七,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让她们伤害你,我向你保证。”

    “你能保证什么?她们都是你的亲人。”她依然把脸埋在双膝间,哑声道:“走吧,我不想在听到你们的声音,放过我。”

    他无奈,很多事情光是说了其实并没有什么用,但他会用行动去向她证明,当日的事情他会查个水落石出,他会还给她一个公道!

    “七七,本王先回去,你早点回华陵苑歇息,本王过两日再来看你。”

    她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回应。

    楚流云浅叹了一声,转身,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她回头的时候他已经走得有点距离了,就在他的身影快要没入丛林之际,她瞳孔微微收起,眼下一丝寒光划过,缓缓立起,忽然向湖中跃去。

    听到身后沉默的落水声,等楚流云回眸望去的时候,那道纤细的身影已经彻底被湖水淹没!

    “七七!”他惊呼了一声,脚下轻跃迅速返回,根本不及多想,纵身一跃便跳了下去。

    这番动静,迅速引来附近的侍卫,等楚流云把喝了好几口湖水的七七救回到湖中凉亭下之际,侍卫们一道涌来,“王爷!”

    “都退下去!”把极力想要挣扎的人儿用力摁在自己怀里,他冷眼扫过众人,沉声道:“今夜之事谁若说出去半句,本王绝不轻饶。”

    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云王爷和已经被他退了婚事的七公主这是在做什么,但,云王爷的威胁,没人敢不听。

    侍卫远离了,七七还在他怀中挣扎着:“放开!”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他已经对她保证过以后不会让他母妃伤害她,她为什么还不愿意相信,还要自寻短见?

    “我不要嫁给那个男人,他是你母妃的人,他会弄死我!”推他不开,她忍不住揪紧他的衣襟,埋首在他怀中,失声痛哭了起来:“与其活着受罪,为什么不让我死掉?我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去反抗了,我……呜呜,我也以为我可以反抗,我能坚强,可是……呜呜呜……我不行,一次又一次,呜呜……她们始终不放过我,呜呜呜……”

    楚流云心里也是难受得慌,好好一个姑娘,竟被逼到这个地步,那人却是他的母妃,他就算明知道她犯了错,还是不能对她如何,他能怎么办?

    “七七不要哭,本王护你,以后我护你,不要哭……”

    “你护不了我……呜呜……”

    “别哭!”

    她不知道哭了多久,他也不懂得如何去哄姑娘,只能任由她倒在自己怀中哭泣,大掌落在她肩头上轻轻拍着。

    对她不知道是什么感情,或许是责任更多些,尤其在知道了一切缘由后,心里更是万分后悔着。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自己的未婚娘子都护不了,他愧为男儿身!

    直到她的哭泣停了下来,凉风吹过,拂起两人依然被沾湿的衣裳,她微微卷缩了下身子,他才放开了她。

    “夜里会有凉意,我先送你回去。”双手落在她的肩头轻轻把她推开,打算扶她起来,却不想她头刚抬起来,让他完全始料不及的一幕出现了。

    淡淡的月色洒落在她脸上,将一张精雕细琢的小脸映出一圈蛊惑人心的光泽。

    五官是他从未见过的精致漂亮,长长的瞳睫上还残余着几许泪意,明亮的眼眸清澈乌黑,随着她眨眼的动作,睫毛上那泪珠滑落下来,划过晶莹剔透的肌肤,滑向粉粉嫩嫩的薄唇。

    额前几率被湖水沾湿的琉海凌乱地垂落,一点赢弱,一点无助的孤单,她眼底有着不安和慌乱,如此惹人怜惜,让人恨不能把她永远护在怀中,好好呵护,不让她再受半点委屈。

    一张被湖水冲洗干净,洗掉所有脂粉后的脸,只一眼,让人顿时惊为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