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事情,越来越好玩
    黑衣女子的声音娇娇柔柔的,很明显是特地挤出来的柔媚,听不出原来的味儿,但,醉得乐不思蜀的男人哪里会在意?

    这会,只恨不得她的小手赶紧继续往下,去见识他的“厉害”。

    “本公子的盛名在整个皇城可都是响当当的,不信,姑娘可以试试。”风明华说罢,忍不住挺了挺腰杆。

    呼……臀上的伤还真痛!

    “呵……”女子又是浅笑,小手竟真的往下头移去,指间,不知何时多了几枚明晃晃的银针。

    就在风明华呼吸顿时变得沉重,急不可待地想动手去扯她脸上黑纱,准备一睹芳容时,身下,忽然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啊……”

    宁静的午夜,一声凄厉的哀嚎响起,震彻整片夜空。

    风明华倒在地上,双手捂着垮下受伤的地方,除了哀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猩红的血不断外溢,任凭他怎么捂也捂不住。

    等到附近巡逻的官兵赶来时,他人已经昏阙了过去,但,裆下的鲜血却还在继续,未曾停歇了半分。

    “没救了。”一名官兵给他审视过后,立即摇头,连脸色都变了:“下手这么狠,这辈子玩完了。”

    “似乎是风府的公子。”另一人也蹲了下去,审视了片刻才道:“真是风家的公子,是该报官还是送回去?”

    两人商议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先送回去,至于报官不报官的,不如由他们风家的人自己去决定,他们不过是个路过的,事情与他们无关。

    伤成这样,这辈子是真的毁了,这种事怎么说也和名誉有关,风家还是怡妃娘娘娘家的亲戚,事情,交还给他们自己去处理总不会错。

    就这样,从此彻底不能人道的风明华被两人往风府里送回去。

    至于一直坐在上头的黑衣女子,看着人走远了,才从树干上一跃而下,薄唇一勾,月光下,一双似水云眸闪过淡漠的光芒。

    正要举步离开,忽然她眉心紧蹙,霍地转身看着宁静的夜空:“出来。”

    分明还是时分安静的夜幕,忽然涌起了丝丝气流划动的声音,沉闷沙哑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一般,邪魅而森寒:“警觉性不错,居然能感应到本座的存在。”

    黑衣一晃,一身黑衣,脸上待着银色鬼面的高大男子转眼间出现在她面前。

    她的感应,全凭多年训练出来的直觉,却不知道他刚才具体藏身在哪个方向,但,这男子的到来却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他的身形太快,像是无声无息,又像是生息浩瀚如海,一时之间,她完全分不出他的气息究竟属于哪一种。

    但不管是哪一种,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的,一百个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

    鬼面男子举步靠近,淡淡的檀香味袭来,并不浓郁,也不让人觉得反感,可他这个人的存在,本是就她反感得很,她讨厌这种被窥视的感觉。

    刚才她所做的一切,这男子定然已经全部瞧了去。

    “冷静睿智,处变不惊,虽然掌心全是冷汗,脸上还是一派从容。”鬼面男子在她跟前十步之远处停了下来,面具之后那双好看的星眸一瞬不瞬盯着她,眼底泛过丝丝玩味的笑意:“你还是过去那个慕容七七么?”

    七七不说话,随意执起刚才用来拭擦鲜血的丝帕,将掌心的冷汗拭去。

    被对方看穿了自己的紧张,反倒真变得从容了。

    一直有人想要杀她,她不是不知道,但眼前这男子虽然诡异邪魅,对她却没有半点杀意,他不是那日把自己推下悬崖的人,他也没有要杀她的意思,所以,心安了。

    “夜深了。”她忽然道,抬头往天际望了眼,“阁下的目的不如早点说清楚,哪怕阁下是夜猫子,习惯了大晚上不睡觉出来做偷鸡摸狗的事,是不是也该考虑下我还是个良家妇女,不习惯晚睡?”

    “呵……”他哑声一笑,目光不自觉落在她的小手上。

    刚才,就是这只小手毁了风明华的一生,手起针下,每一针都正中要害,不是刀子,却比刀子可怕,一针下去,鲜血顿时狂涌……

    一想到刚才所看到的,还真有几分……疼。

    转眼间便毁了一个男人,整个过程连眼都不眨一下,这个女人,还能称之为良家妇女么?她太贬低自己了。

    “想不想知道那夜发生了什么事?”努力甩掉那些让人不怎么舒服的画面,他依然美目含笑,转身往大道另一方走去:“想知道,就跟来。”

    沉稳的步伐,邪魅的身影,郎朗清风吹拂而过,拂起面具之后几缕青丝,虽然看不清一张脸,但却还是说不出的俊逸迷人。

    身后的女子没有跟上,他薄唇轻扬,不理会。

    给她足够的时间去考虑,事关她的声誉,她不可能不跟上来。

    所以他继续迈步,只是步伐越走越缓慢,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有点迟疑了。

    半柱香时间了,那女人!还是没有跟来!

    是不是他太高估了她,自己走得太快,那笨女人跟不上?

    不经意间,脚步又慢上几许,但,再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身后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冷眉一挑,霍地转身,空荡荡的大道上,哪里有慕容七七的身影?

    一张万年不变清润邪魅的脸上,终于有了这么多年来绝无仅有的裂缝。

    那该死的女人,她居然对他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自己离开了!而他,像个傻子一样,在前头等了那么久!

    分明不是被耍了,毕竟人家只是没有理会他,但,却又分明觉得自己被耍了,这种感觉,比吃了苍蝇还要让人难受……

    不过,这女人……

    染着怒意的星眸渐渐恢复了平静,甚至透出丝丝愉悦的光芒。

    慕容七七,呵……越来越有意思。

    今夜,就让你这个良家妇女回去好好睡一觉,很快,我们会再次见面的……

    拾步而回,刚走了两步便忽然脚步一收,毫无声息的,他轻飘飘落在树梢上。

    前方屋顶上,一抹黑衣迎风摇曳,冷冰冰的银色面具下,一双鹰眸正盯着他。

    今夜,似乎特别安宁……

    “看来七公主魅力不小,竟连夜修罗也在打她的主意。”声音待着醇厚的内力,合着清风,看似轻柔,却在瞬间如同锋利的刀刃向对方迎面袭去。

    银面男子夜修罗纹丝未动,似刃的晚风在他身旁无声划过,如石投大海,激不起半点涟漪。

    鬼面男子瞳孔一首,忽然一跃而起,没有任何变幻、最平淡无奇的一招向对方袭去。

    “夜修罗在紫川大陆横行了这么多年,从未有人见过你的真容,今夜,就让本座将你的面具摘下来,看看夜修罗究竟是谁。”

    声到人到,轻柔的五指已来到夜修罗的跟前。

    夜修罗脚步一错,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凭空后退:“三皇子既然来了楚国,为何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莫非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有本事,你亲自查出来。”

    一扬手,掌风呼啸,向夜修罗迎面袭去。

    夜修罗虽然面容平静,但也没有大意,只是一路退让着,只守不攻,似乎没有恋战的意向。

    呼地一阵清风袭来,夜修罗修长的身影一跃而起,大掌挥出,这次竟正面迎上他的掌风。

    但鬼面男子知道,他这一掌根本不是为了和自己对抗。

    果然,两道掌风碰撞到一起时,借着对方掌风的一松,夜修罗的身形迅速退去,转眼,已消失在一片夜幕之下。

    被称为“三皇子”的鬼面男子脚尖落在细枝上,看着迅速恢复宁静的夜空,一双在夜色下如狼湛亮的眼眸泛过几许厉色。

    夜修罗今夜来此,居然不是为了他,那么,他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为了慕容七七?

    但,区区一个慕容七七,怎么会与夜修罗这样的人物扯上关系?

    还是说,夜修罗的另一个身份下,和慕容七七是认识的,而且关系匪浅?

    这么多年来,所有人都在查探夜修罗的身份,但却没有一个成功的,这次,慕容七七会不会是关键?

    斜长的凤眼微微弯起,他的唇角溢出玩味的气息。

    事情,似乎越来越好玩了。

    七七回了无尘阁后,迅速从窗户溜进寝房。

    换下一身夜行衣塞到衣柜最底下的暗阁里,她才回到屏风后,在冷透的浴汤里洗净自己一双小手,以及一张在外行走时蒙上尘埃的脸。

    她有个习惯,沐浴之后不喜欢房内太热闹,所以,浴汤都是第二天清晨才让翠儿清理出去的。

    回到房中,她没有点亮任何烛火,直接便在床上躺了下去。

    今夜发生了太多事情,倒不是接受不来,而是真的有点累了。

    至于那个鬼面男子,她不是不感兴趣,也不是真的就不想知道那夜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被操纵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她不是他的对手,跟他走,唯一的下场便是被他操纵。

    她没那么笨,与其做这种危险又不讨好的事,不如回无尘阁睡觉。

    反正那男子武功这么厉害,想要找她,随时都可以找来,她对未来真的把握不住,既然如此,不如先过好自己的每一天。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办,这条小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陨落在别人手里,但,没有陨落之前,她会过好自己的每一天。

    抱着这样的心态,躺下去没多久,她便因为疲倦而沉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