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选了妃,就不要来了
    不知道这么睡了多久,直到分明感觉到有人闯入了自己的寝房,慕容七七才蓦地睁开眼眸。

    一具高大的身躯重重压下,直接压在她身上,她小手一紧正打算应对,但,与他的压下同时窜入鼻尖的熟悉气息却让她彻底松了一口气。

    今夜很累,不想再做无谓的反抗了。

    她闭上眼,任由来人将她搂在怀中,把脸埋在她的肩窝里。

    “什么时候举办选妃宴?”迷蒙中,依然忍不住问道。

    “未知。”他闭上星眸,微微侧身将她翻了过来,让她枕在他的臂弯里,“你会参加甄选么?”

    “你会选我吗?”她不答反问。

    他沉默了,片刻之后,认真道:“应该不会。”

    七七微微睁了睁眼眸,心里还是会酸的,只是这一刻才发现,似乎已经习惯了。

    “我也不会。”丢下这话,她再度闭眼,缓缓睡了过去。

    睡得安心,从容,似乎,真的不再有任何心事。

    他也睡了,一样的安心,一样的从容,似乎,任何所谓的心事,在他心里都不会停留太久。

    迷迷糊糊间,似听到女子细细的梦呓响起:“选了妃,就不要来了。”

    良久之后,男子含糊不清的回应从头顶上方飘过:“好。”

    一夜无梦……

    七七醒来的时候,房内又只剩下她一人,看着一室的空档,闻着空气中属于他的清新男儿味,心神有几乎恍惚。

    翠儿早早守在门外,端好了洗漱的用具。

    今日翠儿的心情似乎特别好,伺候她洗漱的时候,还不忘抓紧说着今晨听回来的消息:“听说六公主昨夜被怡妃娘娘宣了去,到今晨才回来。”

    七七只是微微挑了挑眉,便又垂眸看着铜镜中那张素颜绝色的脸,“那有什么好奇怪的?”

    “公主是不知道,今晨奴婢在院门打扫,听到外头的动静,出门一看,你猜奴婢看到了什么?”她是真的高兴啊,如同被压抑了许久,总算出了一口气一样。

    虽然,这口气不是自己出的,但心也凉爽了。

    “六公主两只眼睛肿得像灯笼一样,还有那张脸……”她压下的声音,细声道:“奴婢看到她脸上有好几个巴掌印呢,分明是被人打了,还不止一巴掌。”

    “哦。”七七淡淡应了一声,这事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怡妃昨夜没有做完自己想做的事,儿子又不听话,要找人出气也很正常,就是把人打成这样,倒是真有点过了。

    看来,慕容素素在她那里也没有什么地位,说白了不过是因为长得比她这个七公主好看,又知书达理,相比之下更讨得怡妃娘娘欢心罢了。

    但事实上,也不过是只棋子,在这里始终是无权无势的。

    当然,她不会傻到去可怜那女人,这么多年来在她手下吃的苦头,足够让她一辈子不原谅她。

    等翠儿为她把一头青丝随意绾起后,她拿出脂粉又打算往自己脸上抹去,翠儿一把夺过脂粉盒,努唇道:“公主,现在云王爷已经看过你的真容了,做什么还要弄这些东西?”

    一整天浓妆艳抹的,就算本身长得再漂亮,男人看到了也会倒胃口。

    她是很担心,怕云王爷对她们家公主好不容易生出来的一点怜惜也会毁在这些俗气的脂粉上。

    “这里不是南慕国,没有那么多人想要害你,公主,这脂粉便扔了吧。”公主这张脸长得实在是好看,别说男子看到了会神魂颠倒,就是女子见了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这么美的一张脸,为何不拿出来好好示人?过去是她的不对,现在公主都知道真相了,还要掩饰什么?

    “这里虽然不是南慕国,但,人心不见得比南慕国要单纯。”七七瞟了她一眼,把脂粉夺了回来,浅叹道:“无权无势的女子,最好是长得难看些,否则,多半逃不过沦为男人玩物的命运。”

    翠儿没有说话,看着她把脂粉一点一滴抹在自己身上,对她的话似乎懂了,又似乎还是不懂。

    “既然这样,公主更应该抓紧云王爷的心,早点嫁入王府,如此一来,公主就不再是无权无势的女子了。”有了云王爷的庇护,她害怕什么沦为他人的玩物?

    云王爷自然会庇护她的。

    “你果然不安好心,还惦记着云王爷!”门外,一声女子的娇斥传来。

    房门顿时被推开,一脸怒容的慕容素素带着两名婢女迈入,来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

    对于她的到来,七七似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依然安静抹着脂粉,怡然自得。

    倒是翠儿被吓了一大跳,想到自己刚才的话让她听了去,一张小脸顿时吓出几分惨白。

    “六……六公主……”她期期艾艾地、差点忍不住跪了下去。

    “跪她做什么?她一不是你的主子,二不是登天死去,你跪她,她会死得更快。”七七的声音淡淡的,很平静,当中还藏着一丝不屑。

    “奴婢……”

    “贱人,你在说什么!”已经来到她们跟前的慕容素素顿时眉目一瞪,抬手,一巴掌就向守在一旁的翠儿甩去:“贱婢!”

    翠儿吓得顿时闭了眼,大气不敢透一口。

    可,那只手掌并没有落下,七七出手,直接捏住慕容素素的腕。

    “打狗是不是还要看主人?更何况,我的人不是狗,六皇姐你是不是被人打多了,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可以随意被不相干的人打骂?”

    她轻轻一推,慕容素素立即被她推了出去。

    “你……”脚下几个踉跄,差点没有站住。

    身旁两个婢女慌忙将她扶住。

    慕容素素顿时气得火遮了眼,才刚站直身子便向七七扑了过去:“贱人,你敢打本公主!”

    “公主小心!”翠儿忍不住惊呼道,迅速过去,想用自己的脸为七七挡去那一巴掌,但,为时已晚。

    “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

    被打的人直挺挺飞了出去,一下撞到椅子上,尔后又重重落下。

    哀嚎,惊呼声不断。

    “公主!”

    头昏眼花的慕容素素一边嗷叫着,一边被人扶了起来,小手捧着自己的脸,怎么都不相信自己居然被打了,被这个废物七皇妹给打了!

    “你……你敢!你……”

    “六皇姐,你觉得,我有什么不敢的?”七七迈着看似缓慢的步伐,可却在转眼间已经来到三人的跟前。

    “七公主,你敢动公主半根……”

    又是“啪”的一声,开口说话的婢女顿时飞了出去,这次很明显没有慕容素素好命,直接便被甩到门外去了。

    身子重重地跌落在地上,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人已经昏死了过去。

    房内所有人,包括刚才还在怒骂的慕容素素,顿时吓得目瞪口呆。

    从这里到房门,至少几十步的距离,她……这个慕容七七,居然一巴掌将人甩飞出去!这份手劲得要有多大,才可以打出这种效果?

    别说慕容素素和身边另一个被吓得簌簌发抖的婢女完全被怔住了,就是翠儿也被吓得够呛,跟随七公主这么多年,什么时间见过她如此彪悍的一面?

    更何况,她怎么就不知道七公主还有一身武功?

    把人直接甩飞出去呀!这……这这简直是太神了!

    “贱……”

    “你没猜错,我就是在打云王爷的主意。”七七盯着慕容素素哪怕抹了脂粉依然藏不住指痕的脸,她唇角微扬,眉角含笑,笑得轻柔签单,如沐春风:“六皇姐很想当云王妃是不是?可惜了,云王爷是我的,你想当云王妃,下辈子好不好?下辈子我把云王爷玩腻了,我让给你。”

    “你……”她说要玩云王爷,玩腻了再给她,还是下辈子的事!

    慕容素素怎么都没想到一个女子居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这话,太大逆不道了!

    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怎么?皇姐说好不好呢?”

    “你……你个贱人!”她已经彻底忘了七七刚才出手教训自己婢女的时候有多厉害了,这会儿火气大涌,哪里还能想这么多!“贱人!我打死你!”

    扬手,一巴掌又要挥过去。

    “啪”的一声,毫无意外,巴掌落在慕容素素一张已经红肿不堪的小脸上,出手打人的自然是慕容七七。 百度嫂索@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七七揪住她的刘海,薄唇一样,扬手,噼噼啪啪几下,顿时打得慕容素素头昏眼花的,连气都忘了要怎么发。

    “这一巴掌,是为了过去这么多年来被你一直欺压的委屈。”一巴掌落下,慕容素素唇角顿时花了,猩红的血滑落。

    “这一巴掌,是替翠儿家人打的,云王爷说了以后他会安置翠儿的家人,你有本事就直接去和云王爷叫嚣,我想他应该很乐意亲自出手教训你。”

    虽然人在南慕国,但慕容素素此刻却在楚国,楚流云要拯救一家子摆脱她的控制,有多难?

    又一巴掌落下,“噗”的一声,一颗洁白的东西从慕容素素口中飞出,转眼不知道飞到哪个角落去了。

    “这一巴掌,替云王爷打的,你害他失去一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未婚妻,懂么?”

    又是“啪”的一声,声音好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