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夜皇朝
    七七掌下蓄力,本来打算将粗汉的魔爪挥开,却因为听到身后那阵脚步声,掌下的内力顿时卸去。

    “大胆,竟敢对本姑娘的恩公这么无礼!”一声爆喝,一道身影急掠而来,“呼”的一声,来人的一拳已经落在大汉脸上,“碰”的一声直接将彪形大汉挥了出去。

    不等另外两名大汉回过神,大姐已经又送出两拳,一人一拳招呼了过去。

    三拳,三名大汉集体到底,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全昏死过去了。

    七七眨了眨眼,是想要和他们接触一下的,但没想过这姑娘身手竟是这么的好,完全超乎她的想象。

    “公子,你没事吧?”大姐解决了几个彪形大汉之后,立即回来七七跟前,刚才的暴戾没了,只一瞬,竟成了个羞答答的娘儿们。

    七七还是眨着眼,不说话。

    “大姐,你把人家小公子给吓到了。”牙子追了过来,看着七七,尴尬一笑道:“公子不要介意,我大姐人虽然粗鲁一点,但却没有恶意,她是个好人。”

    “牙子!”大姐瞥了她一眼,怒。

    什么叫“虽然粗鲁一点”,她哪里粗鲁了?

    七七轻吐了一口气,总算浅浅笑了笑,淡言道:“谢谢姑娘出手相救,在下感激不尽。”

    “不过……不过是举手之劳。”大姐扭扭捏捏的,满脸羞红:“更何况公子刚才帮我们赢了钱,为公子做点事是应该的。”

    七七不说话,只是颔首。

    大姐又道:“公子家住在哪里?这种地方地痞众多,不是公子该来的,公子若是不介意,我……我送公子回去可好?对了,公子,你……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在下慕七,大家都叫我阿七。”她浅笑,淡言回道。

    “原来是七公子。”大姐红了红脸,细声道:“我叫大玉儿,今年……今年十八,尚未出阁,还是……还是待字闺中。”

    身后的牙子和铁头顿时额纹横生,他们大姐什么时候学会这些文绉绉的词儿,待字闺中,哈,真是不害羞。

    七七只是浅笑,未曾说话。

    大玉儿又道:“公子,这种地方地痞太多,公子还是不要久留了,不如让大玉儿送公子回府吧。”

    “我家不在这里。”七七看着她,见她一直低垂头颅,只偶尔抬头瞟自己一眼,那羞涩的模样,顿时让她心底有几分发毛。

    她没忘记,自己现在这一身男装打扮,似乎……也挺英俊迷人。

    浅咳了两声,正要说什么,忽然巷子一头,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匆匆奔来,来到大玉儿面前急道:“大姐,小玉儿受了伤,似乎伤得很严重,你快找个大夫回去看看她。”

    闻言,大玉儿顿时脸色一变,回头看着七七,急道:“我……我家中还有事,七公子你……你住在哪里,我改日再来看你。”

    七七自然不可能将自己住华陵苑的事情告诉她,听说有人受了伤,她道:“你们是不是要找大夫?那个,我正好是学医的,要不我去给那位小玉儿看看?”

    “那是最好不过了!”大玉儿一脸惊喜,如此又能给小玉儿治伤,又不至于错过这个自己一见倾心的公子,实在是完美。

    “是什么伤?”七七问虎子。

    虎子急道:“似乎……似乎是刀伤。”

    “我得要先回去拿点药,走。”

    就这样,从尚未装修完的医馆里取了药,七七跟随他们回了他们的家。

    这里,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家,至少是大家一伙人住在一起的安乐窝。

    那位叫小玉儿的姑娘还在寝房的床上躺着,已经陷入了昏迷。

    七七审视过她胸前的伤口后,命大玉儿他们烧开温水,便让他们退出去,她坐在床边,动手去解小玉儿的衣裳。

    因为自己是女子,又是大夫,为了方便救治,便没有多想直接把小玉儿的衣裳连同肚兜全褪了下来。

    小玉儿还算是个长得标致的小美人儿,十六七岁的光景,一身肌肤算不上细腻,却也还算白皙,胸口上那道伤痕从肩胛处开始,直到胸脯上,很明显是刀伤。

    她小心翼翼为她清理好伤口,再在伤口上洒上金创药。

    金创药要消毒的效果,药粉刚洒落,昏迷过去的小玉儿便疼了微微动了动眉睫,闷闷哼了两声。

    “你别怕,很快会好的。”七七拿来干净的布条,为她把伤口包扎上,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她。

    包扎得太过于专注,没发现小玉儿已经睁开了眼眸。

    胸前除了传来撕心裂肺的痛,还有几分凉凉的气息,小玉儿垂眸望去,竟看到自己胸口的肌肤完完全全没有半点保留地展现在对方面前。

    而对方……竟是个男子!

    她吓了一跳,惊呼了一声,忽然手腕一紧,霍地坐起,一掌落在七七喉间用力锁住。

    “混蛋!我杀了你!”一声爆喝,五指迅速收紧。

    七七喉间一紧,指尖本能地往左腕的天地镯摸去,那里什么武器都有,虽然小玉儿的武功看起来不弱,但自己趁她不备还是可以反击。

    不过,闯入门的那几个人却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看到虎子和牙子他们,她立即挪到小玉儿跟前,为她挡去一身光景。

    就这么一挪,小玉儿的五指又紧了几分,锋利的指甲立即在她细嫩的脖子上掐出一道血痕。

    “小玉儿,别伤害七公子!”大玉儿看到七七脖子上的伤,立即惊呼着冲了过去,一把扣上小玉儿的腕,急道:“他是大夫,来给你治伤的。”

    小玉儿不说话,治伤……可他竟把她身上的衣裳脱光!哪有大夫是如此给姑娘家治伤的?

    七七大概已经知道她在气什么,她张了张嘴,哑声道:“那个……姑娘伤在那地方,在下……在下绝非有意……”

    “小玉儿,快放了七公子!”大玉儿看着七七脖子上的血痕,急得眼都红了。

    小玉儿犹豫了好一会,最终才放了七七,立即转身把自己的衣裳拉好。

    虽然胸前的伤口依然很疼,但包扎过后,似乎好多了,只是脑袋还有点晕乎。

    七七咳了两声,大玉儿立即给她倒来温水,又要为她处理脖子上的伤口。

    七七随意将血迹拭去,笑道:“没事,一点小伤,小玉儿姑娘还在高烧,等要给她煎点药,否则,怕她扛不过去。”

    如同回应她的话一般,身后忽然传来“咚”的一声,小玉儿已经昏倒了过去。

    刚才对七七出手已经耗费了所有的精力,失血过多,再加上发着高热,会晕倒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七七写了药房,虎子立即抓药去了,大玉儿照顾小玉儿,她便离开寝房,看到牙子和铁头在院子里忙活着,便走了过去,自顾找了点话题。

    当大玉儿把小玉儿安顿好,又喂她喝了药后,出门时便看到七七和牙子他们聊得正欢。

    她一身素色衣裳,青丝随意束起,和风吹在她身上,衣袂轻扬,发丝微微凌乱,整个人给人一种飘逸宁静的感觉,一如画中嫡仙。

    这么好看的公子居然和他们在一起,直到现在她还有点不敢相信。

    听到七七问:“那皇城里头大概有多少帮派和底下势力?”

    大玉儿走了过去,在她身旁坐下来,笑道:“七公子是打算在皇城落根,所以想了解清楚这里的事情么?”

    七七颔了颔首,坦诚道:“在下初来乍到,对皇城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据闻要在这里长呆下去,还得要熟悉这一代的门派,否则将来得罪了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其实像他们这种刚才皇城准备做点小生意的,大玉儿也懂得他们的难处。

    “想了解,找我就对了。”她仰了仰首,笑得自信。

    她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但在这里混饭吃,对皇城的各种势力自然也曾深入了解过,否则就会像七公子说的一样,得罪了人尚不自知,以后出门行走都困难。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这皇城里头其实也算不得太复杂,公子医馆所在的那条大街是属于官府主管的,帮派在那里渗透的势力不多,七公子无须忧心。至于皇城其他帮派……”

    她顿了顿,才道:“名剑山庄算得上是名门正派里头的第一把交椅,不仅在皇城,就是整个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派,甚至书有楚国第一庄的美名。下来便是五湖帮和青龙门,至于江湖上更加有名的门派,据地大多不在皇城,在更远的地方。”

    这些,他一个做小生意的也不需要知道太多。

    大玉儿简单跟她介绍了皇城里头的各种势力后,忽然凑近她,神秘兮兮道:“还有一个最诡秘的组织,夜皇朝。”

    “夜皇朝?”七七挑了挑眉,一丝讶异:“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整个紫川大陆最神秘的组织,势力遍布各国,可不仅仅扎根在楚国。”说到这个夜皇朝,大玉儿似乎对里头的人满腔崇拜:“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据地在哪里,他们行踪不定,就连人数有多少,大家都不知道,只知道数个国家里都有他们的人的足迹,不说楚国和附近已经归顺的小国,就是晋国和越国也有他们的人在潜伏。”

    晋国和越国,那可是势力完全不低于楚国的浩瀚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