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谁是天下第一
    如今是三国鼎立、五国纷乱的年代,楚国这一方因为有了战神玄王,周边小国一一归顺,暂保了一方的宁静,但,这种宁静却是相对的。

    紫川大陆有多大谁也不知道,光就三国来说,范围已经大到无法想像。

    晋国和越国与楚国一样,都是势力强悍的超级大国,这三个超级大国之后,便是势力相对薄弱一些的五国,再来才是一些更小的国家。

    至于南慕国便是这种小国家里的一个,华陵苑里住着一堆质子皇子公主,便都是来自玄王平定下来之后归顺楚国、成为附属国的周边小国家。

    当然,在这种战乱的时代,附属国是不是真的对忠诚于楚国,谁也不知道,但各个小国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也纷纷把自家的公主皇子什么的送到楚国当人质,这才有了华陵苑的诞生。

    可,这样的举动能代表多少忠心,或许就真的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以武为尊的年代,他朝只要楚国倒下,这些小国自然也就不会再臣服于楚王。

    民间有句话,玄王不倒,楚国永葆昌盛,其实反过来说,一旦玄王倒了,楚国也便岌岌可危了。

    玄王对楚国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刚才说到这个夜皇朝,按大玉儿的说法,便是一个贯穿于三大国的组织。

    能在三国同时拥有自己的势力,这个组织的领头人,绝对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夜皇朝的门主夜修罗,至今为止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就连他年纪大多,来自哪一国也一直是个谜。”大玉儿继续道,“听说他总是戴着一副银色面具,除了几个亲信,只怕也没人见过他的真容?”

    “银色面具?”七七一怔,脑海里顿时闪过些什么,“可是……银色鬼面?”

    “不知道。”大玉儿从来没见过夜修罗,自然回答不了她的问题,“反正都说是个银色面具就是了,而且武功极高,打遍天下无敌手。”

    “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一旁默默听着他们对话的牙子忍不住道:“依我说,玄王爷才是天下第一高手,那什么夜修罗,绝对不是玄王的对手。”

    “那可难说。”铁头抓了抓脑袋,“虽说我也很崇拜玄王,但人家又没有比过,谁知道谁才是天下第一?”

    “绝对是玄王爷,想都不用想……”

    晌午过后七七在大玉儿的盛情下与他们一起用过午膳,便借故离开,回了医馆。

    经过大半日,医馆的翻新工作又进展了一大步,大概再过两日就可以全部完工。

    她已经和工人们谈好价钱,到时候工人们按照她的设计图给她装修便好,装修的工作不是问题,关键还是她那批工具。

    该是时候去看看赫连夜了,她深信他有兴趣帮她,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乐意。

    回了医馆后院的寝房,给自己换上女装,又重新把脂粉抹回到脸上,才从后院离开。

    似乎男装在外头行走更为方便,也不需要再弄那些会伤害自己肌肤的胭脂水粉,以后在医馆的时候,不如直接以男装示人了。

    只是心里还是有个疑问存在着,昨夜的银色鬼面黑衣人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夜修罗,难道那夜从风明华手中把自己抢走的人是修罗门的人?

    但,他们将她带走后,为什么不直接杀掉,而是等到第二日一早才把她推下悬崖?

    慕容七七这个身份的背后究竟还藏着什么秘密?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质子公主而已,除了怡妃他们,究竟还有谁要害她?

    她很清楚从风明华手中将她抢走的,和怡妃的人绝不是同一伙人?

    那些人,究竟和修罗门的人有没有关系?

    许多疑问萦绕在心间,却是无论如何想不明白,冥想间,人已回了无尘阁。

    无尘阁里不再有翠儿的身影,整个寝房安安静静的,心底忽然竟冒出了一丝丝名为“孤单”的感觉。

    原来,她也害怕孤单。

    但,翠儿真的太弱了,留她下来,只会害了她。

    这么多人想要害她,她连自己的安全都保障不了,如何保障她的?

    她的身边只能存在着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需要人保护的,她一个都不能留。

    梅大叔依然在膳房里忙碌着,没有翠儿的无尘阁,凡事都得要自己亲自去做。

    七七才刚坐下来喝了杯清茶,便打算拿纸笔好好做一番预算,看看接下来还需要花多少银子去经营她的医馆。

    聘请书她已经张贴出去,只等应聘的上门,不过,无尘阁里始终还是欠个干活的丫头,等医馆的事情结束之后,还是得要请个小丫头好好忙活。

    自制碳素笔在小册子上刷刷地舞得飞快,忽然她眉心轻蹙,抬眼,只见一抹高大的身影堵在门边。

    “赫连先生?”小册子收起,她站了起来,迎了过去,“有事?”

    翠儿不在,七七进门之后竟连房门都忘了要关上,所以赫连夜便直接站在了门口。

    过去,七七进门后都有翠儿为她关门。

    “看看有没有差。”赫连夜一张脸似乎天生带着冷硬,东西递到她面前,脸上还是一贯的淡漠,淡漠中透着一丝巨人于千里的疏远和防备。

    刀子,钳子,镊子,剪刀,倒剪,锤子,小钻子……

    七七看到有点头昏眼花的,不是因为东西太多太乱,而是,太兴奋了。

    她的手术箱又回来了!

    每一个工具都磨得如此精细,每一样都是银光闪闪的,锋利,轻巧,精致,就连手术箱……

    比起她在二十一世纪时用习惯的那套工具还要精美,他怎么做到的?

    “我不需要你以身相许。”见她拿一种感激到差点想要拜倒下去的目光瞅着自己,赫连夜冷哼。

    七七不理会他,这会儿是真的兴奋得连话都说不出口,哪里还会在意他这些小讽刺?

    半晌,她才哑声道:“为什么用银的?”

    “更适合。”他的话总是不多。

    七七用力点了点头,银是真的更适合,这年代没有合金,用铁的容易生锈,银的却不一样,只要保管得好,用个十年八年不成问题。

    “既然你的东西已做好,是不是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了?”赫连夜问道。

    七七知道,他能亲自来寻她,一定是因为设计图谱上有些地方还没有弄懂。

    “去你那里吧。”七七转身想要把东西收好,又觉得放在房中实在太不安全,虽然这东西对别人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对她来说却是价值连城,有钱都买不到的。

    若是丢了,赫连夜一定不会再重新给她做一套,她除了哭死,再也做不了其他。

    “你稍微等我一下,我换件衣裳。”把赫连夜请出去后,她立即把房门关上,躲到屏风后,将手术箱全部收到天地镯里,才施施然出门。

    明显衣裳没有换过,赫连夜并不理会,与她一起回了西厢,把当日她所画的图谱取出来,摊开在案几上。

    “这几个地方,所用的材料我找不到。”修长的指指在长短枪枪头上,那里有个特别的设计,那是他所需要的吸附功能最关键的地方。

    “我早跟你说过,这图我可以画出来,但你只怕无法将东西做出。”铝合金这个年代根本没有,金刚石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对上他狐疑的目光,她忙道:“我不是故意在推脱,若你能找到可替代的材料,锋利的同时还能做到有韧性,便能把枪头做出来。”

    赫连夜没有说话,依然在思考所需的材料,半晌,他才道:“你所说的材料,将它们的特性与我说说,我来试试能不能找到可取代的。”

    听他这么说,七七反倒有点适应不来了:“你……不怕我是故意乱说的?”

    万一她就是故意乱说出一种他永远无法找到的材料,他岂不是一辈子都做不出来?

    “我自会分辨。”是不是乱说,他不可能看不出来,“说。”

    “……”

    在赫连夜的房中一待,又待了整整两个时辰的工夫,出来的时候天色已不早,快要天黑了。

    今日回来之后,素兰阁那便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依她所想,等慕容素素回过神来一定不会就此罢休了,她早就想好了今日她必然会弄出一番风雨。

    这样安安静静的,倒是叫她有点不适应了起来。

    这么安静,慕容素素究竟在琢磨些什么?

    怪不得兵家常言以静制动,果然,你一安静了,对方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笑着自己的愚笨,她转身朝膳房走去。

    翠儿不在,梅大叔也不知道缘由,听说是回乡探亲了,虽然明知道南慕国和皇城相距甚远,但,主子说了是回乡便是回乡,当下人的也无权过问。

    在梅大叔的帮助下把浴汤打回寝房,本来打算沐浴更衣的,又因为忽然想到些特别重要的事情,急急忙忙把小册子打开,拿笔把想到的事情记录在册。

    这一弄,居然直接就花了一个多时辰,幸而现在是六月天,否则浴汤已凉透,还得要重新打来一份。

    她来到屏风后,褪去衣裳,一步跨入浴桶,给自己清洗起身子。

    却不知有人已经在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