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救不活,我陪他一起
    七七蓦地回神,不是因为楚玄迟那一眼的冰冷,以及无情到令人绝望的威胁,而是,身旁的男人已经撑不住了。

    见到四皇兄,那颗绷紧的心迅速松下,一旦放松,修长的身躯便完全站不住,缓缓往一旁跌落。

    “流云!”

    七七吓了一跳,忙扶住他的身躯,与他一起慢慢滑落。

    胸前的伤口很深,深入骨血,她现在最担心的是,那一爪会不会伤及心脏。

    从天地镯里翻出几株药草想要喂到他口中,他却已经陷入了半昏阙的状态,连咀嚼都不能。

    七七又急又慌,忙把药草送到自己口中,用力咬碎后,以手捏开他的唇,低头,口对口喂了下去。

    楚玄迟一掌拍开袭来的猛虎时,回眸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她趴在五皇弟身上,与他四唇相贴……

    他知道她在喂药,只是,心下依然有几分愕然……

    只这么一怔,一头猛虎已经来到跟前,待回过神将它击退时,胸前不可避免被他抓出一道血痕。

    他专心应对猛虎,不再回眸看让自己莫名心乱的一幕幕,长臂一震,浩瀚如海的真气送出,一瞬间,数头猛虎被震飞出去,全落在地上爬不起来。

    再回身,七七已经喂完药,正在为楚流云的伤口止血。

    伤得那么深,手上又没有良药,那血涌得太急,根本止不住。

    “如何?”瞥见她皱眉,楚玄迟心头一紧,大掌落在她肩头,止不住五指一阵用力:“治不好他,本王要你的命!”

    “我知道。”这已经是第二次以她的性命相威胁了,效果远不如第一次来得猛烈,就算心头在滴血,她依然不慌不忙,把所有能用的药草咬碎,汁液铺在楚流云的伤口上。

    忽地,一阵狼嚎响起,楚玄迟浓眉轻蹙,霍地站起:“坐本王的马,送他离开,本王的人正在赶来。”

    “好。”她明白,定是他走得太快,后方的人跟不上,但如今这么一耽搁,他们的人一定很快就会赶到。

    在他的相助下把楚流云送到马背上,七七撕下自己身上的衣裳,将流云紧紧和自己绑在一起,垂眸看着楚玄迟,她急道:“一起走。”

    狼群,有时候远比猛虎要厉害,猛虎的数量毕竟有限,但,一旦整个狼群出动,成千上万的野狼同时袭来,他就算武功在厉害也绝对挡不住。

    “狼群到了,你们先走。”冷眼往后方一扫,不再理会她恳求的目光,他一掌击在马臀上,马儿迅速带着七七和楚流云往原路赶返。

    七七回眸,深深看了他一眼,那一身玄衣已经沾上血迹,他却全然不在意,迈步跟在他们身后,直到亲眼看着他的人赶到,护在他们周围,他才回身,专心应对赶至的狼群,为他们殿后。

    其实当初云王爷进入猛兽区之后,便立即有侍卫刚到狩猎场外去搬救兵,外头的侍卫回宫寻求援军时,正巧碰到从宫里出来的玄王爷。

    听说流云和七公主进了猛兽区,他来不及多想便立即赶来。

    七七带着楚流云赶到狩猎场外时,宫里的御医已闻讯而来,将王爷抬上马车,一边救治,一边迅速赶回云王府。

    幸而云王府离这里不算太远,七七在侍卫的帮助下也上了马,一路跟随回去。

    心里还在担忧着猛兽区里头的楚玄迟,但,流云伤得这么重,如今救治他才是最重要的。

    她相信楚玄迟可以应对,他一定不会有危险,只要他们安全离开,他就会率领自己的人迅速撤离。

    就这么一路追随着会了王府,根本没有人理会七七,御医们把楚流云送进寝房,立即展开救治。

    没多过久,就连怡妃和楚明珠都赶来了。

    看到怡妃,一直被挡在门外的七七如同见到希望那般,这时候过去的恩怨完全没放在心上,她追了过去,急道:“娘娘,我可以救流云,请娘娘命他们让我进去!”

    “滚开!”怡妃心系着宝贝儿子的安全,连对她的怨恨都忘了,这时候只想迅速进去见她儿子。

    “母妃让你滚开!”楚明珠也是焦急,一脚踹在七七身上,将她踹了出去,便和怡妃一起进入寝房。

    七七想要跟进去,却被侍卫挡了出来。

    很快,里头经传来了明珠凄厉的哭声,不知道御医们说了什么,那哭泣的声音居然越来越响亮,当中还掺杂着怡妃的哭骂:“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救不活王爷,本宫让你们全部陪葬!”

    七七越发焦急,努力想要闯进去,侍卫们却还是把她拦着。

    兴许是听到外头的动静,哭得梨花带泪的楚明珠从房内冲了出来,一个巴掌落在七七脸色,哭骂道:“都是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的!你害死了皇兄!把皇兄还给我!把皇兄还给我们!呜呜呜,贱人!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呜呜!”

    一边哭泣一边动手,噼噼啪啪几个巴掌狠狠落下。

    七七不躲不闪,只被她那句“你害死了皇兄”惊得连呼吸都停止了。

    巴掌还在一个一个落下,直到一只大掌扣上楚明珠的腕,一把将她推了出去,她才抬头,看着一身血迹却依然目光如炬的楚玄迟,闷声道:“我……我害死了他……”

    楚玄迟没有理会他,心头一紧,疾步往寝房跨去。

    身后,才回过神的七七忙追了过去,脸肿了,她却完全没有知觉那般,急道:“玄迟,让我进去,让我试试,让我试试!”

    楚玄迟根本不理会她,在听到她那句“我害死了他”之后,哪里还能听得进去其他?

    寝房内,御医们跪了一地,已经放弃了救治。

    怡妃软软地倒在一旁,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流云是她活着唯一的希望了,夫君不爱,女儿在这个年代完全没有用处,只有流云,只有她的皇儿。

    可是,御医居然说,皇儿不成了……

    怡妃一口气缓不过来,差点哭昏过去。

    楚玄迟心里紧了又紧,大步来到床边,伸手探向楚流云的鼻尖。

    泰山崩于前也绝对不会有半点惧色的玄王,这时候,大掌在微微颤抖着……

    冰冷的长指落在楚流云的鼻端,只一下,他高大的身躯瞬间僵硬。

    鼻息,全无。

    人,不在了……

    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只差一点,他就可以把他温润儒雅的六皇弟救回来,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他恨,刚才为什么不再跑快一点,他不应该骑马,他应该直接赶过去的!

    只差了……一点点……

    御医们人人低垂头颅跪在地上,已经吓得连呼吸都不顺了。

    不是他们不努力,云王爷真的是因为失血太多,已经回天乏术了!

    但,治不好王爷,怡妃娘娘说过,会要他们陪葬,要他们死!

    没有人敢说话,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

    怡妃还软倒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外头,楚明珠咒骂毒打的声音还在传来,当中还夹杂着慕容七七凄厉的呼唤:“王爷,玄王爷,让我试试,求求你,让我试试!”

    “王爷,求你,玄迟……”

    他霍地转身,“碰”的一声把房门推开,入眼,楚明珠把七七踩在地上,不断在狠踹。

    七七没有反抗,是因为连她自己都知道没脸面对他们,是不是?

    今日如果不是她乱跑,流云不会为了寻她而进入猛兽区!个中缘由,他去的时候已经听侍卫说过。

    都是因为她!

    高大的身影在众人面前一晃,他一把揪起倒地的七七,没理会被自己的内力震飞出去的楚明珠,冷到极点、冷到令人浑身血液凝结成冰的目光落在她脸色,咬牙切齿道:“你说,你可以救活他?”

    “救不活流云,我陪他一起死!”她回视他的目光,认真而坚定,“现在,不要耽搁!”

    他倒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因为她和流云一起死的决心刺伤了自己,还是真被她眼中的坚定慑服到。

    “好,救不活他,本王亲手杀了你!”

    他把人提了起来,提到寝房中,扔在床边。

    外头的争执里头所有人都能听到,御医们人人面如土色,都在为这七公主而惋惜。

    玄王金口一开,她这次是死定了。

    但,这时候自己也是自身难保,谁还敢多管闲事?

    七七没有理会任何人,刚被丢下来便立即在床边坐下,去审视楚流云的伤势。

    致命的伤口在胸膛上,不知道是否伤及心脏,但,流了那么多血,休克是必然的。 =

    她执起他的腕细细把脉,又翻起他的眼脸视察瞳孔。

    气息是没了,但幸而,瞳孔还未散,还有救!

    一把撕开他的衣裳,将他精壮结实的胸膛露出,她双手落在他胸膛没有伤到的地方,一边用力压下,一边深吸一口气,低头为他做起人工呼吸。

    楚玄迟就在一旁看着,脸色未变,眼底却还是忍不住露出异样的光芒。

    她的表情很认真,从未有过的认真,眼底也是全然的信心和坚定,这样的信心,让她整个人如同镀上一层光芒一般,一瞬间,将她一张污秽不堪的小脸映照出光彩夺目的绚烂。

    这时候的她,无与伦比的迷人。

    看到七七低头去吻自己的皇儿,怡妃顿时从地上爬起来,迅速扑了过去:“不许玷污我皇儿,该死的脏东西!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