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这男人,太傻
    “沐先生,皇儿何时会醒来?”皇上看着沐初,急问。

    如今沐初来了,小小的七公主自然便被所有人遗忘了,大家急切的目光全落在沐初脸上,只盼能听到他的好消息。

    别人说什么都是没用,一切还得要沐初说了才算数,七七早就已经被挤开,心里却没有半点委屈。

    沐初来了,她也才心安了,这个年代没有她需要的一切医疗设备,也没有她熟悉的西药,对于中药,她还在研究中。

    医仙所说的话,她愿意信服。

    “如无意外,今夜或是明早应该能醒来。”沐初淡言道,视线却越过众人,落在他们身后的七七身上,“七公主医术精湛,在下佩服,还请七公主能继续照顾云王爷,让他早日康复。”

    沐先生居然说佩服七公主的医术,这会,所有人的注意力便都落在了七七身上,再也不能把她当成透明的存在了。

    “你就是南慕国的七公主?”皇上的目光再次锁在七七一张难以入目的小脸上。

    其实见过,早两日才在宣华殿里闹了这么一出,但,一来她总是浓妆艳抹把自己的面容遮去,二来,现在的她可不仅仅是一脸脂粉,还一脸肿胀,谁能认得出她?

    见她小脸肿成这般,他忍不住蹙起眉心,讶异道:“谁打的你?”

    下手这么重,好狠。

    怡妃顿时心虚了起来,虽然人不是她打的,但却是明珠出的手。

    如今七公主救云王爷有功,事情追究下去,明珠定然没有好果子吃。

    却见七七浅浅笑了笑,淡言道:“只是一场误会,皇上无需多虑,如今重要的是让王爷早点醒来,早日康复。”

    “沐先生……”皇上也无心理会此事,目光再次落在沐初身上。

    沐初淡言道:“恕在下直言,七公主的医术比在下高明,有七公主在此,完全无须在下。”

    他这么说不是赌气,也完全没有半点不高兴的意思,所有人都能听得出来,他是真心在赞扬七公主。

    但,这时候他不管,谁能放心?

    七七来到众人跟前,平静道:“沐先生的医术毋庸置疑,七七只是侥幸助王爷逃过一劫,至于开药调理,七七完全不在行。”

    她看着沐初,一脸认真,也诚恳:“沐先生,请你留下来医治王爷,七七可以当先生的帮手,为先生煎药。”

    这么说,完全是把自己的功劳给抹煞了,她现在不求有功,但求能把楚流云治好。

    她所说的也不是虚话,中医调理,她的能耐万万不如沐初。

    沐初没有说话,对七七的医术还没太多了解,云王爷身份尊贵,确实冒不起险,不过,这姑娘如此不求功劳,却真的是难得。

    就连太后和皇上的目光也落在七七身上,重新打量起这个貌不起眼的小丫头。

    就在此时,从床上爬起来的楚玄迟推门而入,径直来到皇上和太后跟前,温言道:“见过父皇,见过皇祖母。”

    他脸色还有几分苍白,太后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脸色这么差?”

    楚玄迟不知该如何解释,七七也不好乱说话,便道:“玄王爷为了救云王爷,耗费了不少精力,因而脸色才会不怎么好,只要稍作休息,多进点补,很快会恢复过来,太后娘娘无须担心。”

    她的话虽然说得不清不楚,但大家都想着,定是楚玄迟为流云运功疗伤,耗费了不少精力。

    因为沐初说伤者需要好好休息,所以皇上和太后很快便回了宫,怡妃没有离开,不看到儿子醒来,心里始终是不安。

    七七吩咐下人给所有人备膳,特地命人给楚玄迟准备了补血的药膳,凑在一起随意用过晚膳,便催着楚玄迟回房歇息。

    最终人还是拗不过她,回客房歇息去了。

    怡妃和一干人等也被劝出去,房内只留下沐初和七七,还有一直昏迷不醒的楚流云。

    汤药端来了,云王爷却还没有醒,灌下去的汤药全沿着他的唇角滑了出来,一勺都没有咽进肚子。

    沐初看着依然努力给他喂药的七七,淡言道:“七公主的百里花和七虫草如何喂进去的,不如也一样喂进去罢。”

    七七小脸微微红了红,当下不再理会还有人在这里,含了一口药,捏开楚流云的唇瓣,以口渡给了他。

    喂下去后怕他不愿意咽下,还努力含着他的唇呼气,终于,在气压的强迫下,一口药完全被咽了下去。

    之后她又用同样的方式,将整碗药喂他喝下。

    沐初一直别过脸看其他地方,只是不想让她太难为情。

    待她喂完药,把软巾递给她,他问:“气息消失了,如何断定人还能被救活?”

    “其实我也没有把握。”在医仙面前,她不想有任何隐瞒,“但我知道,若是连我都放弃了,他就真的活不成了。”

    “听说为了救王爷,你答应了玄王,若是救不活,你和王爷一起死?”

    七七抿着唇,没想到他这么一个看来与世无争的人,居然也会问起这些小道消息。

    不过她这么一闹,只怕大伙都认定她对云王爷还余情未了,对他死心塌地,生死相随。

    反正,这些东西她完全不在乎,随便旁人怎么说罢,与她无关。

    “我明白你救他的决心,但,以后这种保证尽量不要多说,我们只是医者,能治,皆大欢喜,治不了,那也不是我们的责任,凡事量力而为,别事事拿自己的性命去拼搏。”

    他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

    看着他修长出尘的身影,七七久久回不过神来。

    原来他不是和其他人一样以为她和云王爷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却只是在教她如何当一名合格的医者。

    这样的沐初,忽然让她觉得心里暖暖的。

    其实她很明白这个道理,却只是当时的情势太危急,她别无选择。

    沐初命人送来浴汤和衣裳,瞅着她道:“你一身污迹,赶紧清洗一下,等会我给你上点药,这脸……肿得太难看了些。”

    说罢,举步出门,并为她把房门关上,而他自己,和东方溟一样,守在门外。

    这次,是为她守的门,因为她要在里头沐浴。

    沐先生,哪怕不爱笑,却始终让他身边的人如沐春风。

    她迅速将自己清洗了一遍,换上干净的衣裳,才出门把沐初喊了回去。

    等下人将房内收拾好,沐初从自己的药箱里取出一瓶浅绿色的药膏,小心翼翼为她的脸上药。

    “身上可还有其他伤?”他问。

    七七没说话,其实是有的,只是……受伤的地方有那么一点尴尬。

    沐初难得露出一个浅得几乎无人能见的笑意,摇头道:“你自己也是医者,怎么就不知道在医者眼里根本没有男女之分?”

    七七轻吐了一口气,转身,把自己的外衣褪下,将仅着肚兜的背部坦诚在他面前:“这里我自己无法上药,其他自己自己可行。”

    如沐初所料,楚流云在午夜时分总算睁开眼眸。

    第一个入眼的是一颗小巧的头颅,她趴在床边,已经累极睡去。

    睡梦中一直在照顾自己,甚至以唇给他渡药的也是她,分明已经一条腿迈入鬼门关,却是她不管不顾一门心思将他拖回来。

    经历过生死劫难,这一刻睁眼还能看到这姑娘,忽然间,空了二十多年的心满了。

    被一种称之为的幸福的感觉胀满。

    如果说之前想要与她重拾前缘只因为觉得欠了她,衷心想要给她一个安稳的未来,那么从现在这一刻起,他发现自己对她,除了是责任,更多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想看到她好,看到她笑,看到她永远活在快乐中,永远只有欢声笑语,不再有眼泪。

    “七七……”他伸手,想要去触碰她惹人怜惜的脑袋,可手才刚抬起来便扯动了胸膛上的伤,撕心裂肺的痛传开,饶是如此铁铮铮的汉子依然忍不住闷闷哼了一声。

    慕容七七被他一声闷哼惊醒,对上他依然有几分迷蒙却已有了几分清明的眸子,她眉眼一亮,惊呼道:“你醒了!”

    人醒了,终于醒过来了!

    哪怕早知道他会醒,但这一刻真正醒了,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沐先生,他醒了!”

    就在角落里歇息的沐初早已被他们的动静惊醒,出门吩咐下人送来温水,便让七七喂楚流云喝下。 [~]  更新快

    楚流云虽然醒了,但伤口才刚缝线,七七不让他动,只好就着他小心翼翼一小口一小口拿汤勺喂给他。

    他一直安静看着她,看着她上过药之后虽然消了肿却还能看到红印的脸,虽然一张脸指印斑斓,如今看在他眼里却是天底下最美的脸庞。

    只是心疼她所受的委屈,脸上这些巴掌,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人留下的,不是他母妃便是他的皇妹。

    人是他未来的娘子,也是他发誓一辈子要照顾的人,但在他的地方却还是受着各种各样的委屈,他真的恨自己,竟始终无法将她安然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七七不是不知道他一直在看着自己,但如今对她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让他尽快康复。

    只有让他彻底康复,心里的内疚才能减轻一些。

    为了护她伤成这样,这男人,太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