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幸而,只是多看两眼
    喂了两碗水,又给他喂起清粥,因为身体还能虚弱,连粥都是最轻淡稀薄的那种,其间有些许从他唇角滑落,七七都小心翼翼给他拭去了,照顾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娘子在照顾自己夫君一样。

    一眼的温柔,彻底暖了他的心。

    房门忽然又被打开,一身宽松衣袍的楚玄迟踩着淡淡的月色进门。

    七七回眸看他时,便见他一身刚睡醒的惺忪和凌乱,很明显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几缕青丝从额际滑落,乱乱的,却能在一瞬间乱人心魂。

    这男人,不管是什么时候,总能彻底乱了旁人的心。

    可她还来不及叹息,楚玄迟的大掌已经扣上她的腕,一把将她甩了出去:“谁允许你进来伺候,滚,让慕容七七滚进来!”

    一室的人顿时傻了眼。

    七七揉着被摔痛的小屁屁,眨巴着眼,一脸无辜。

    这样一张脸,哪怕还有红印在上头,却也是一张绝色无边倾国倾城的脸蛋,对着这么个美人儿,这玄王居然能下得了手,真是冷情到极致。

    楚流云张了张嘴,迎上自己皇兄写着担忧的目光,想说什么,一旁的沐初已淡言道:“玄王爷眼前的人不就是七公主么?”

    忽然又像想到什么,浅咳了声,依然安静坐回到椅子上,不再多说了。

    听闻被自己甩出去的人是七七,楚玄迟眉心一蹙,回眸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女子。

    明眸皓齿,柳叶眉下一双水汪汪的眼眸如明珠夺目,小巧的鼻梁,不点而朱的樱桃小唇,那虽然红印犹在却依然肤色如玉清透洁净的小脸……

    他早知道她的五官精美无双,却没想到,原来她不是脸上长了什么东西而故意用脂粉来掩饰,反倒是如此素净倾城。

    美人他见过不少,每年从各国进贡过来想要献给他的美人儿当中,就不乏美得沉鱼落雁的,但,美得这么干净清透的,却是第一次见到。

    不施脂粉的她,比起一身光鲜妆容精致的美人,更惹人怜惜。

    可她的美能入他的眼,却不是因为真的美得叫人怦然心动,而是,因为她是慕容七七。

    半晌,他才回过神,收回落在她脸上的目光,垂眸看着楚流云苍白的脸,话却明显是对七七说的:“以后就这样,别再抹乱七八糟的东西,污了本王的眼。”

    “知道了,王爷。”七七重回到床边,执起刚才被他甩开时掉落下来的软巾,为楚流云拭去唇边残余的污迹。

    见自己四皇兄的目光没有继续落在七七身上,楚流云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他是真的有点不安,怕四皇兄会因为七七的美貌喜欢上她,他不希望和自己皇兄争夺一个姑娘,尤其是四皇兄。

    从小到大,最让他敬佩的便是四皇兄,只要是四皇兄喜欢的他都可以拱手相让,哪怕是皇位也一样,但,这次,他不想把七七让给他。

    刚才见他一直盯着七七在看,心里确实有几分焦急,他与四皇兄认识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对哪个姑娘多看两眼,幸而,只是多看了两眼罢了。

    “我没事了,四皇兄,这里有七七伺候着便好,你回去歇息吧。”他浅笑,笑容还是有几分虚弱,脸色更是不怎么好看。

    楚玄迟倒是因为睡了一觉,脸色已经恢复了几分寻常。

    他没有理他,侧头看了七七一眼,“什么时候还需要用到本王的血?”

    流云是醒了,但脸色依然苍白如纸,那张脸一点都不好看。

    “明日清晨。”七七抬头看着他,任何时候看到他,心还是会乱。

    她敛了敛神,认真道:“我不希望除了我们四人之外,还有人看到我为你输血的过程,王爷,请你安排。”

    “可以。”这一点他绝对可以保证,不过……

    目光依然落在她脸上,这丫头的身上究竟还有多少事情他是不知道的?为什么认识的时间越长,越觉得她的秘密太多?

    那日把她推下悬崖的人他已经查出他们的身份,只是还参不透他们为什么要出手对付这样一个毫无身份也毫不起眼的小丫头?

    “王爷还是早点回去歇息吧,流云刚醒来,还需要多休息,不方便被打搅。”他的目光太冷,没有一点暖意,冻得她心里一阵纠结。

    这个时候,她没有太多的勇气去面对他。

    楚玄迟冰冷的目光依然锁在她小脸上,因着她的话,忍不住冷冷一哼:“照顾好他。”

    转身,朝门外步去。

    叫他王爷,叫六皇弟流云!这女人,够绝情!

    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和她之间有什么情,但,心里就是不高兴。

    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他的怒气,只是不知道他在怒什么。

    “七七,你和四皇兄……”直到楚玄迟离开,房门再度被关上,楚流云才看着七七,一丝困惑。

    “玄王爷依然在气着我连累了你,害你伤成这样。”七七浅浅笑了笑,一脸不然。

    “所以她们把你打成这样么?”伸手执起她的小手握在掌中,他的声音依然沙哑,却坚定:“以后不会了,对不起七七,以后,我不会再让她们欺负你。”

    七七只是浅笑,以后怎么样连她自己都把握不了,他能给她多少保证?

    女人的心都是狠的,在他面前的时候可以千依百顺和颜悦色,背后会给她多少难堪,可想而知。

    她从不奢望他可以给她多少庇佑,路是自己走出来的,自己的将来,也只能由自己踏出。

    下人把煎好的药送来,喂他把他喝下,七七才道:“你身子还能虚弱,再睡会,我和沐先生在这里守着,安心睡吧。”

    把小手从他掌中抽回,她端起一旁矮柜上的托盘,冲他安抚一笑后,往门外步去。

    楚流云这才注意到一直坐在一旁不作声的沐初,想不到为了治他的伤,连仙医都来了。

    冲他虚弱一笑,得沐初颔首回应后,他才缓缓闭上眼,听话安心歇息。

    七七出了门,把托盘交给下人,正打算转身回房的时候,竟不经意瞥见远处被侍卫拦在院门外的翠儿。

    她微微怔了怔,便举步朝院外走去。

    侍卫让开,放翠儿进来。

    翠儿匆匆奔到她跟前,执起她的手,又看着她在月色下映出点点红痕的小脸,忍不住心头一阵酸楚:“我听说你被三公主打了,打得好狠……”

    心头有几分哽咽,连话都说不好了。

    七七笑道:“没事,一个楚明珠还不能把我怎么样?你在云王府的日子过得如何?有没有人欺负你给你脸色看?”

    “没有。”翠儿飞快地摇头,看着她,恳求道:“七公主,让我回无尘阁吧,我走了你怎么办?梅大叔是个粗汉,他伺候不好你的。”

    “我不需要人伺候。”从前在部队的时候,什么时候有人伺候过她?身为军医,不一直都是她在伺候别人么?

    “既然在这里过得好,就好好过下去,你是王爷留下来的人,他们应该不会对你怎样,好好待,以后遇到合适的人就嫁了。”

    嫁人才是这个年代的女子最好的归属,虽然她不觉得女人一定要嫁人,但,翠儿和她不一样。

    一个年代的人,始终还是得要依循这个年代的规矩,不嫁人,下场估计不会有多好。

    “公主,王爷现在对你如何?我听说王爷是为了你才受的伤,王爷是真的喜欢公主,公主不如……”

    “又在乱说话。”七七白了她一眼,不想与她说起这个话题。

    现在,只怕整个皇城都以为她和云王爷旧情复炽,怕是连皇上和太后也在这么想着。

    但,一个声名狼藉的女子,如何配得上一国王爷?

    就是楚流云有心,事情也绝对不会进行得太顺利。

    不过,这都不是她的事,她现在只想让流云快点好起来,至于她自己,她没想过要嫁人。

    嫁人,太遥远了,除了不一定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还因为就算嫁对了人也不一定能独占那个人一生,这个年代所有女子的悲哀,既然这样,想来有什么用?

    “这院子里里外外都是玄王爷的人。”翠儿忽然道,“听说就连怡妃和三公主想要见王爷,也还得要经过玄王爷的批准,公主,你能在这里自由出入,是不是连玄王也承认了你和云王爷的关系,把你当成自己人?”

    这话,让七七心里莫名一堵,她别过头,不由自主往楚玄迟所在的客房望去。

    房内没有任何灯火,他该是已经睡了。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高高在上、几次三番拿她的性命要挟她要救活他六皇弟的玄王,怎么可能把她当成自己人?

    她浅笑,无奈道:“只是王爷身边正好缺个照顾的人,我得要回去照顾王爷了,你在这里好好待着,别再想着回来,你这么弱,我不会要你的。”

    “公主……”

    “回去吧。”

    看着翠儿垂头丧气离开后,七七才回到房中。

    喝过药的楚流云很快便睡过去了,沐初却依然安静坐着,似在等她。

    七七眼底闪过一丝讶异:“沐先生还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