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王爷,只听她的
    “儿臣与母妃说这事,只是希望母妃能明白,今后儿臣会把七七当成自己未来王妃看待,希望母妃明白儿臣对七七的真心,从今以后,儿臣与七七荣辱共存,谁若欺负七七,儿臣就是拼了命都要护她。”

    楚流云低喘了两口气,平复了下气息,才继续道:“母妃,从今日起,儿臣护七七的心,将如护母妃的一样,母妃明白么?”

    护慕容七七的心,如护她一样!

    怡妃暗中捏紧自己的掌,心里气血在翻涌,气得连身子都几乎要颤抖起来,却还是忍着气,无奈点头,只是脸上的笑意无论如何再也挂不住了:“母妃明白,皇儿养好身子再说这事。”

    楚明珠却明显没有怡妃沉得住气,拿慕容七七和母妃来比,两者怎么可以想比?

    就连她也无法和母妃去比,慕容七七算什么?皇兄这次生病,是不是病糊涂了?

    “皇兄,母妃身份尊贵,这贱女人怎么可以……”

    “出去。”楚流云的声音很淡,却坚定。

    楚明珠一时反应不过来,依然在怒骂:“皇兄,这贱人哪里好,值得皇兄如此护她?”

    “明珠!”怡妃轻斥了一声,知道自己皇儿已经被气到了,这时候哪里还敢气他?万一气坏了身子怎么办?

    楚流云的目光所在楚明珠脸上,怒道:“你昨日打七七的事,还得要看七七是不是愿意原谅你,若是不原谅,等皇兄好了,皇兄亲自替她还回来。至于你,以后若是还敢欺负七七,皇兄定会向父皇请旨将你嫁去莽荒之地,你若想立即和亲嫁出去,尽管欺负你的未来皇嫂!”

    “我……”这话,楚明珠总算是清清楚楚听进去了。

    她的皇兄,与她血脉相连的皇兄,居然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低贱女人欺负她!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她身骄肉贵,这么多年来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母妃,你听听皇兄都在说什么!”她不依不饶,扯着怡妃的衣角,气极道:“母妃,你要为明珠作主。”

    “皇兄让你出去,你就先出去吧,别闹了。”怡妃也是没辙,这次,她皇儿是认真的。

    在她面前如此斥责明珠,话也不过是说给她听的。

    流云把风明华扣下来打了板子审问这事她已知道,她在自己这个儿子心中已经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时候,是说什么也不能再让自己的形象继续败坏下去。

    她的将来,毕竟还得要依仗他。

    “母妃……”

    “出去!”这次,怡妃的语气明显重了些。

    楚明珠咬着唇,知道自己已经惹母妃和皇兄一起不高兴了,只得咬着唇,狠狠瞪向坐在一旁一直不作声的七七。

    她不会让她好过的,抢了她的皇兄,如今还连她母妃也要抢去!这该死的女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至于七七,只是淡漠回应着她的目光,唇角轻扬,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

    这模样,更气得楚明珠几乎要吐血,她堂堂楚国的公主,金枝玉叶,她慕容七七不过是他们楚国的一个质子,她凭什么?

    等着瞧,要弄死她,她有的是办法!

    楚明珠冷哼着,带着万二份的怨恨转身离开,把房门摔得砰砰作响。

    “皇儿,明珠年少不懂事,你别和她一般见识了。”怡妃叹息了一声,只是一夜间仿佛也是老了一圈一般,眼底的凌人盛气少了,只是多了几分无奈。

    经过了昨夜,经过那让人毕生难忘的伤痛和绝望,如今只盼自己的皇儿能迅速好起来,其他事情,她暂时都可以放下。

    至于要和慕容七七恢复婚约,这事想都不用想,根本不可能。

    别说过不了她这一关,就是皇上那一关他也是难过。

    “母妃,儿臣累了,母妃回去歇息吧,这里有七七守着便好。”楚流云丢下这话,闭上眼不再理会她。

    怡妃心里更是被怒火又烧了一把,却是无可奈何。

    过去她确实做了一些让慕容七七难堪、甚至可以说得上陷害的事,既然他已经逮了风明华去审问,而那个该死的东西却扛不住几下板子什么都交待清楚,她现在哪里还敢再动慕容七七?

    不过,儿子张嘴闭嘴全是七七,让她这个当娘的心里如何能平衡?

    站起来,看似淡然确实饱藏怨恨的目光扫过七七那张脸,才转身离去。

    如今儿子这么护着慕容七七,只怕也是因为看到了她的真容,被她的美色所蛊惑,这事还得要慢慢来,急了也是不成。

    至于七七,待她们离开,房内只剩下自己和楚流云后,她浅叹了一声,淡言道:“云王爷还是不要再想那什么恢复婚约的事了,别说我不想,就算我想,你也过不了你母妃和父皇那一关。”

    她是真的这么认为,也是真的在拒绝,却不想这话听在对方耳里却完全变了个味。

    “放心,我可以处理。”他睁开星眸看着她,浅笑。

    七七却不当一回事,恢复婚约,这事根本是不可能的,她如今污名已经传遍整个皇城,皇家不会要她这样的王妃,皇上也绝不会答应。

    所以,她一点都不在意,只当他随意说说。

    不过,刚才看到楚明珠吃瘪,那怒到想要将她撕碎却无可奈何的模样,还是让她挺解气的。

    她怎么会不知道那丫头恨不得将她一张脸抓个稀巴烂?不过是个意气用事的丫头,难成大事。

    对她来说,真正的敌人还藏在背后,那个银色鬼面男,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他会不会就是那个夜皇朝的门主夜修罗?

    暂时,还没人能给她答案。

    这个人才是她最应该要防备的,至于楚明珠这种小角色,她从未放在眼里过。

    “对了,你如今伤重,你父皇交给你的那些事情怎么办?”她问。

    楚流云没说话,只是浅笑,她这么问是在关心他么?

    他不说话,七七也不多说什么。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出门让东方溟守着不让任何人进来,便又窝回到自己的被褥团上,打算补一觉。

    昨夜只睡了两个时辰不到,今晨一醒来便又开始忙碌地照顾病人,如今严重缺睡中。

    “七七。”床上的人唤了一声。

    她睁了睁眼眸,抬眼看他:“需要什么?”

    楚流云摇了摇头,看了她好一会,才道:“以后,不要再抹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脸上了,这样……很好。”

    她没理会,倒回到自己的被褥上,老半天才淡言道:“再睡会,多睡好得快。”

    他不是第一个如此吩咐的人,既然玄王爷都开了口,以后不要她把自己一张脸弄得乱七八糟,她还能不听么?

    反正已经被这么多人见过,如今再来掩饰,晚了。

    “睡吧。”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看着紧闭的房门,脑海里忍不住又飘过那道高大的身影。

    要在新增的侍卫里头挑一批精英,为了秋猎布防,还要出城,去看新兵的招募情况……

    他一定很忙吧,一国王爷,没有终日纵情享受,却是一生劳碌命,那男人……永远让人那么牵挂……

    她的事情呢?什么时候才有空去处理?

    其实,她也好忙的……

    在床上歇了三日,楚流云总算在自己的百般恳请下,征得七七的同意,被允许下床活动。

    沐初在第三日已经回了无尘阁,楚玄迟也在差不多的时候搬回玄王府,如今,云王府里的外来人口,似乎只剩下七七一人。

    她有想过回无尘阁的,只是怕旁人伺候不好,让他好不容易好起来的伤忽然恶化。

    更何况,听说云王爷很不听话,除了她的话谁的都不听,有次她忍不住趁他睡着之后偷偷出了一趟门,去看了眼医馆的装修情况,结果云王爷自己便爬了起来,到书房做事去了。

    如果不是她匆匆赶回来阻止,还不知道那家伙要在书房里待多久。

    如今整个云王府的人,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已经把她当成半个主子一般在看待。

    就连王爷都听她的,下人们更是不敢对她有任何指点不尊重,这七公主虽然名声臭了,谁也不认为她能配得上王爷,但,依王爷如今对她的态度来看,七公主极有可能会成为他们将来的王妃。

    下人们在府里办事这么多年,就已经成精了,看人处事除了那些新来的丫头小伙们,哪个不圆滑?

    未来王妃,他们还得罪不起。

    只是,皇家对世俗看得这么重,这个曾经在皇城弄出满城风雨,一直被人看作污秽之人的七公主,真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王妃么?

    看好的人或许有,但,不看好的占大半。

    下人们的心思七七不是不知道,但一来她从未想过以后留在云王府当什么王妃,二来,下人们至少表面上对她还算恭敬,既然如此,闲事她才不愿意花心思去理会。

    好不容易被允许走出房门,看在外头绿油油的一切,楚流云深吸了几口气,出来了,人也感觉精神了。

    “我……”他垂眸看着身旁的小女子,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