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寝房里的人
    七七怎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如同自己一样,还有事情未完成,哪里舍得放下?

    “半个时辰。”

    “好。”楚流云眉宇一亮,顿时来了劲。

    半个时辰可以做不少事情了。

    至于七七,她也好想做自己的事情啊,可谁叫云王爷是为了自己受的伤?

    与他一起到了书房,见他翻开一本账册认真看了起来,七七无所事事,便从书架子上取下一本兵书,百无聊赖地翻起。

    盯着她纤细的身影,楚流云忽然笑道:“既然闲着,不如来帮帮我吧。”

    说罢,一本账册丢到她面前:“我只有半个时辰,定然做不完要做的事,不如,你来帮个忙。”

    七七把账册接过,只是随意瞄了一眼,便道:“这种记账方式太繁琐,不能换一种么?”

    “如何换?”本以为她会看不懂,有许多问题问他,他已经做好了随意为她解答的准备。

    楚流云挑了挑眉,抬眼看着她。

    七七拉来凳子在案几旁坐下,取过白纸,想从天地镯里取出碳素笔,才忽然想起楚玄迟说过,天地镯的秘密不能在旁人面前展示,否则,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

    可是,之前心急着为了救他,已经在他面前使用过了,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

    他薄唇勾起,溢出一抹浅浅宠溺的笑意:“天地镯确实是好东西,但,以后别在旁人面前随意用起,会带来灾难。”

    七七一怔,顿时有点无措了起来。

    这种把她当成自己人的感觉,护着她的感觉,她不是木头人没有知觉,只是没办法回应。

    低头默不作声从镯子里取出碳素笔,她敛了神,在白纸上写出“0”到“9”十个阿拉伯数字:“我教你一种新的记账方式,不过,得要先学会这几个数字。”

    半个时辰很快便过去了,虽然半个时辰里没有做多少事,但,楚流云心里却是愉悦的。

    他学了一种新的记账方法,也对他的小女人多了一份新的认识,看着她那张认真的小脸,直恨不得将她纳入怀中,用力抱上一把。

    但,这丫头绝对不会让他如愿的。

    先不说他如今还受着伤,不方便做出抱人这个动作,就算他好了,也还得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让她再次接受自己。

    她不喜欢他了,他不是感觉不到的,只是还当她在怨着自己,心门对他不再轻易敞开。

    可他有信心,只要自己诚心,她会想过去一样,重新喜欢上他。

    那日伺候完楚流云用过晚膳,七七终于把心里的想法说出了口:“我该回无尘阁了。”

    日日留在云王府,她完全做不了自己的事情,如今看着楚流云的病情已经好起来,也是时候去做自己的事情。

    那日在狩猎场采来不少好药,全都在天地镯里丢着,虽说天地镯里头是真空状态,药草保存个一头半个月绝不会有问题,但,总不能一直就这么放着。

    这可是一大笔财富。

    “是不是怕与我在一起会被说闲话?”听闻她说要回去,楚流云微微怔了怔,心里竟是这么舍不得。

    她没有说话。

    出来数日,一直待在云王爷身边,她不是怕流言蜚语,反正流言蜚语从来就没有少过。

    这几夜她和云王爷总是共处一室,就算王府的人都知道王爷受了重伤不可能和她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举动,但,外头会说得多难听,不难猜测。

    回去,不是怕了这些话,只是真的该回去了。

    不过,如果这是个好借口,倒不妨用一用。

    “男未婚女未嫁,我怎么说也是个未婚女子,自然不应该时常和你在一起。”她道,似有那么点认真。

    她的认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相处这些日子,他很清楚她不是个在意这种世俗看法的女子,也正因为如此,自己的目光更是越来越多地停留在她身上,完全移不开。

    不过,再怎么不在意世俗,也不能总是夜夜与男子共处一室。

    他颔首,哪怕舍不得,也不能如此随意毁了她的清誉。

    “我让名殇送你回去。”再舍不得,也总不能时时把她绑在身边,毕竟,现在两人还未成为真正的夫妻。

    他站了起来,亲自送她出门。

    名殇是他的得力助手,在他身边已经有十几年之久,面对七七的时候也是习惯性的淡漠不说话,只有服从。

    出了王府大门,七七回眸看着依然站在风中盯着自己的楚流云,浅笑道:“回去吧,再把身子弄坏了,我可不管。”

    “倒是希望这身子别好得太快。”随意丢下一句如同玩笑般的话,他转身返回,不让她为难。

    名殇垂眸看着七七,恭敬道:“七公主,马车准备好了,七公主请。”

    七七冲他点头,一步跨上马车,步伐轻盈,就连名殇也不由得心里赞叹了起来。

    从前不知道七公主长得这么美,如今总算是知道了,却发现这个比他见过的姑娘都要漂亮的女子身手竟是这么好,顿时打破了他一贯认为美人总是娇弱的看法。

    他也一步跨到马车上,扯起缰绳,策着马儿,不疾不徐地往无尘阁而去。

    无尘阁的大门,看到是云王爷身边的名殇,不管他带来的是什么人,守门的侍卫自然都会放任进门。

    名殇直接把马车驾到无尘阁的院门。

    告别名殇,七七前脚才迈入院子,后脚,从公里来的公公便已来到,告知南慕国的大皇子和三皇子过两日将会到来,命她准备好迎接。

    大皇子……心里闪过许多令人留恋不已的回忆,她的大皇兄,是她在南慕国里唯一的温暖,当所有人都欺负她给她脸色看的时候,只有这位大皇兄一直护着她。

    可惜他成年后就一直驻守边关,一年中难得回来几回,每次他在的时候她的日子才算过得安逸,只要大皇兄一离开,大家便又开始欺负她。

    许是真正的慕容七七在她身上留下来的情愫,一听到大皇兄要来,整个人顿时兴奋了起来。

    明明没有见过,却巴不得立马就见到他,这位大皇兄对七公主有多好,不言而喻呢。

    送走公公后,七七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寝房返回。

    寝房里一片漆黑,翠儿不在身边伺候,梅大叔又不知道她今夜回来,夜里寝房连个掌灯的人都没有。

    兴冲冲推开房门,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兴奋些什么,刚进门,七七眉心一蹙,顿时感觉到房内不寻常的气息?

    “谁在那里?”她掌心一紧,立即后退。

    但,来人的身手明显比她好太多,才刚退了半步,还没来得及靠近房门,房门便“碰”的一声在她身后被关得严严实实。

    一条长臂探出,直取她的纤腰。

    七七一怔,立即扬手反击。

    来人完全不在意她的攻击,长臂依然落在她腰间,迅速将她拉向自己。

    七七那一掌,结结实实落在他的胸膛上。

    他闷哼了一声,在七七扬手挥出第二掌之前,笑道:“什么时候学会武功?居然对着大皇兄的时候也能下狠手,丫头,太调皮了!”

    大皇兄!

    几乎已经击在他身上的掌顿时卸去所有力道,软软地落在他胸前,她眉眼一亮,惊呼道:“大皇兄!”

    这浓烈的男儿气息,这低沉磁性的声音……许多熟悉的记忆疯狂袭来,她心里有惊喜,也有酸楚,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相识了多年,也被他宠了多年一样。

    她用力抱上他,急道:“大皇兄,我不知道是你,刚才有没有打疼你?”

    她的掌,可是不轻的!

    “你说呢?”居然连他这么强悍的人都被她打得忍不住闷哼,那一掌的威力可想而知。

    “还是这么调皮,在外头待了这么久,还学不会乖巧么?”大掌揉着她的发,慕容逸风拥着她往桌旁走去,随手点亮桌上的烛火:“来,让大皇兄看看这些日子可有什么变化。”

    淡淡烛光下,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呈现在眼前。

    慕容逸风眼底似闪过什么,那一声浅得几乎无人能听见的叹息在七七头顶上柔柔飘过。

    “大皇兄……”七七抬头看着她,与他的熟悉是这具身体带来的,熟悉到连指尖都会感受到他的气息。 百度嫂索@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慕容逸风没说话,只是把她拉入怀中,轻轻拥着。

    七七也没有说话,依偎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让自己安心的味道,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他一身尘埃,素来因为活跃在战场上而一丝不苟的发有几缕沿着额角滑落,看得出是一路披星戴月而来。

    大皇兄的好,这么多年来一直萦绕在心间,不管是慕容七七还是慕七七,都能清楚感受到。

    为了护她,他曾对欺负她的后宫妃子出手,设计把人送进冷宫,因而得罪了朝堂上一票重臣。

    为了护她,他杀了那几个试图轻薄她的世子,为此,父皇罚他在宗庙寺堂跪了七天七夜,之后发起了高热,差点死掉。

    父皇本是有意立他为太子,却因为他时常与父皇争锋相对,以至太子之位至今还空缺,一切,都是为了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