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两位绝代佳人
    七七越过慕容逸风,向他们迎去:“你们……”

    来人竟是大小玉儿,还有虎子牙子他们。

    “七公子是不是要请人?”大玉儿一步上前,盯着她这几日以来时常出现在她梦中的俊脸,笑盈盈道:“我们看到七公主门外贴着招聘启事,想来问问七公子都要请什么人。”

    原来,竟是想来应聘的。

    七七薄唇扬了扬,“是有这么个打算,不过,我选人很严格,当然待遇也不会差,只要你们能胜任,我不会亏待你们。”

    领着他们,和慕容逸风一起向后院走去。

    大家这才注意到慕容逸风的存在,生得高大威武,一看便知道不是个寻常人物,大玉儿忍不住问道:“七公子,这位是……”

    “我兄长,慕风。”七七随意回着。

    大玉儿立马向慕容逸风倾身道:“原来是风公子,风公子好。”

    倾身的姿态有那么点别扭,很明显平时不会做向人问好这种事,身后的牙子虎子都在偷笑,大玉儿脸蛋红红的,直恨不得将他们一脚踹出去,不过七七在这里,她没这胆子。

    慕容逸风只是回以一笑,便不再理会。

    几人到了后院,七七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来应聘,那么,能不能说说你们都懂得做些什么?”

    “我们什么都懂,当苦力当跑腿都可以。”牙子立即道。

    虎子也不甘落后,忙道:“工钱低一点没关系,有什么粗活重活都交给虎子,绝对会出色完成任务。”

    大玉儿瞧瞧瞟了七七一眼,红着脸道:“我虽然对药草不是很懂,但只要七公主肯教,我一定会把所有药草的名字牢牢记住,我可以学抓药的。再不行,我还能当护院,守护医馆。”

    七七浅浅笑着,目光落在小玉儿身上。

    小玉儿还像初见时一般淡漠,只是看着七七时,眼底总算是多了几分暖意:“我对药草多少有些认知,抓个药应该不成问题。”

    “这样吧,口说无凭,做过才知道。”七七推开寝房的门,房中,一地药草杂乱地堆放着:“我来教你们分类,看看你们能记住多少。”

    她确实需要人,不过,没用的她也不能白养。

    为了证明自己也有价值,一伙人立即跟随进去,认真学着如何认识药草去了。

    慕容逸风一直坐在一旁,看着七七认真的小脸,当她认真的时候,这样一张脸,足以迷倒天底下所有的男子。

    楚流云竟听信流言蜚语与她退婚,是他不知道珍惜,他们南慕国的公主不需要这样的夫君。

    这婚,退了也罢,不值得惋惜。

    城门外,玄衣白马安安静静守在道上。

    他一袭随意的衣袍,身上也没有佩戴任何之前的东西,就连佩玉也没有戴一个。

    就这么素雅简朴,可人却是最抢眼的,一身贵气与生俱来,根本无须用任何华丽的东西来装饰。

    当一个人已经不需要用任何身外物去昭显自己尊贵身份的时候,他的尊贵,便真的是无人能及。

    城门里外,侍卫队伍之外,百姓们无不踮起脚张望他们的战神王爷,同时也望着城外大道,等待着晋国使者的到来。

    玄王爷在此已经等候两柱香的时间,不算长,只是,晋国使者迟迟未来,百姓心里却是对那使者不满了起来。

    他们尊贵如天神的玄王爷亲自来迎接,不管来人是谁,都该立即赶到才是。

    在皇城百姓的心中,玄王,便是他们的神,百姓对他的爱戴,比起楚王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大家对晋国的三皇子和九公主也是满心期待的。

    这说起来,晋国三皇子东陵浩天的战绩可不比玄王爷少多少,他骁勇善战彪悍入神,在晋国的地位便如玄王在楚国的地位一样。

    只是,一个是他国的神,一个是自己的神,谁轻谁重自不用多说。

    至于这位传说中的晋国九公主,那更是当今世上男子们心里最向往的两位人物中的一人。

    紫川大陆有这么两位姑娘一直牵动着男儿们的心,一位是越国六公主拓拔飞娅,她是大漠上的一朵带刺玫瑰,也是大漠一只展翅的飞鹰。

    她骁勇善战,战绩比起一国大将完全没有半点逊色。

    传闻她从十四岁开始跟随皇兄上战场,四年来战役不断,死在她手下的名将数不胜数,这样一只飞鹰,能将至降伏的男子绝非常人。

    这么多年来,陆陆续续上门说亲的皇子皇爷不断,甚至有些国家的国君也派人上门请亲,愿意给予皇后一位,但,这位大漠飞鹰心高气傲,一直以来未曾有那位上门的男子能打动她的芳心。

    也因此,拓拔飞娅早过了适婚年龄,依然待字闺中。

    不过,人家不急,就凭她的战绩和大漠飞鹰的响亮名号,就是年过二十,只怕还是会有响当当的人物上门说亲。

    皇家的婚事,政治色彩太浓烈,能娶到大漠飞鹰背后代表了多少好处谁都知道。

    她,成了紫川大陆又一个神话。

    至于另外那位可以牵动千万男儿心的姑娘,便是晋国这位九公主。

    她是战场上一朵淬毒的罂粟,她的美貌据说举世无双,能歌善舞,舞姿撼动天地,但,这不是她最出名的。

    她的名扬天下,全因一把琴,一份抚琴的强悍功力。

    相传她和他们楚国南王爷一样,师承梦真人,一把魔琴在手,沙场之上轻易能扰乱敌军心神,简直有万夫莫敌的神勇。

    两位姑娘都是天下男子最想要的,这次据说两人都会来楚国,莫不是都为了玄王爷的选妃宴?

    若是能娶到其中一人,他们楚国的势力又将大大提升,以后,不管是得了大漠飞鹰还是沙场罂粟,玄王爷都将会如虎添翼,沙场之上再无敌手。

    这两人,绝对是选妃宴最热门的人选,就不知道谁能那么幸运,能获得玄王爷的青睐。

    忽然,城外大道上一股尘嚣扬起,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很快,大家便看到一队人马迅速赶来。

    这奔来的速度,绝不逊于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姿态。

    城外的百姓们被这一阵铁骑引起的狂沙逼得连连后退,最终退回到城门后。

    人未到,声势已夺人,晋国的使者,当真不简单。

    一记快马率先奔出,以迅雷之姿奔腾而来。

    一人一马掀起一阵尘埃,如同在狂风巨浪里头闯来一般,最终,在楚玄迟前方不到时不远的地方,马儿嘎然停下。

    来得这么快,弄得一些百姓心里还一顿紧张,生怕来人刹不住脚步,伤了他们尊贵的王爷。

    但,这停下来的速度却真的叫人大开了眼界,说停就停,好厉害的骑术,好俊的身手,人马都是一样!

    “道上遇到些许阻滞,误了时辰,让玄王久等,我等过意不去,请玄王莫要见怪。”高坐于马背上的人,一身青衣随风扬起,向楚玄迟拱手道。

    他五官精致,虽不及玄王绝美,一张脸却也线条分明,性格迷人。

    一个俊美硬朗的男儿,与玄王各有秋色。

    来人,正是晋国三皇子,东陵浩天。

    楚玄迟拱手,淡然回应:“既然是路上遇到阻滞,何来过意不去?不知道三皇子遇到什么阻拦,是否需要本王派人去清扫?”

    他的声音一如过去低沉磁性,不算洪亮,可却无人听不见。

    “不过是小事一桩,无须玄王忧心。”

    谈话间,大队人马已到。

    一辆马车在队伍中尤为显眼,三皇子向楚玄迟拱了拱手,回身策马来到马车旁,竟是翻身下马,亲自掀开马车的帘子,将里头的人迎下马。

    百姓们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能得三皇子如此相待的,只怕,这马车里的便是传说中的沙场罂粟,天下第一才女,晋国九公主东陵轻歌。

    只见一只雪白的小手落在东陵浩天的大掌上,如此柔若无骨清美娇弱,一身素白衣裳的东陵轻歌在东陵浩天的搀扶下下了车,缓缓向楚玄迟步来。

    当那张小脸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时,城门里头的百姓当中,惊艳到倒吸凉气的声音顿时此起彼伏。

    小脸精致,唇红齿白,美目无双……

    美,真的美,美得令人如诗如画,令人一见难忘。

    尤其难得的是,她一身素雅的衣裙,头上不戴任何贵重的饰品,整个人看起来清透干净,一如一不小心掉落凡尘的仙子。 嫂索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大家的注意力很快便落在她怀中所抱的古琴上,这古琴,可是传说中可以弹奏出乱人心魂的魔琴?

    楚玄迟的目光只在东陵轻歌身上一扫而过,这样的妆扮,倒是让他想起另一张素颜倾城的绝色面容。

    他没有仔细去看东陵轻歌,自然不会比较两张脸哪一张更出色,只是看着东陵轻歌怀中的古琴,忽然便想着,不知道那丫头是不是也会弹琴。

    不知道,当她安静抚琴的时候,会是如何一副清透静雅的模样?

    冥想间,东陵轻歌已经与东陵浩天一起来到跟前,东陵轻歌微微倾了倾身,柔声道:“轻歌见过玄王爷。”

    声音如黄莺出谷,又似空谷中迷失了方向的精灵,清透婉转,惹人怜惜。

    楚玄迟的目光,终于正儿八经落在她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