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流血了
    相处了一天一夜,七七对两人之间那份如同与生俱来的一般的亲昵已经完全适应了,倒是青瞳见此,一对英气的眉忍不住蹙了起来。

    这种举动,从未在大皇子身上见到过。

    “大皇兄,她是……”七七抬头看着青瞳,很明显看到她眼底流露出来的厌恶。

    不是女人对女人的厌恶或是妒忌,却只是……她捡不出词儿来形容,似乎是怕她影响了她主子的形象。

    她浅咳了两声,主动把她眼底的怨念忽略去。

    “她叫青瞳,已经跟随在皇兄身边好几年了。”慕容逸风唇角含笑,大掌在她腰间轻拍,“青瞳可是个了不起的姑娘,身手了得,很厉害呢。”

    “哦,这么厉害,不如送给皇妹吧,皇妹身边正缺一个伺候的人呢。”她这话只是随意说说,却不想慕容逸风当真冥思了起来。

    见此,青瞳眉心蹙得更紧,忍不住道:“大皇子,青瞳粗手粗脚,只适合在沙场上对敌,不懂伺候娇滴滴的姑娘家,大皇子莫要让青瞳闹笑话了。”

    慕容逸风还是不说话,这情形让青瞳顿时焦急了起来。

    倒是七七浅浅笑着,淡言道:“跟你开玩笑的,急什么?你这么粗手粗脚的,我也怕伺候得不舒服。”

    抬头,目光落在慕容逸风刚毅的脸上,她温言道:“青瞳让你回去自然有她的道理,大皇兄,来日方长,等南慕国的队伍进城之后再见面,我会乖乖等你。”

    他知道她乖巧,比起过去还要乖巧,只是,这一趟楚国之旅,等玄王爷的选妃宴结束后,极有可能便会结束,就算不走,他的停留也最多只能熬到秋猎之后。

    相聚的时间,少一日便是一日。

    “若你是男儿身,那该多好。”他无奈叹息。

    若她身为男儿,他便有足够的理由将她带在自己身边,就算军旅生活苦闷,但他很清楚比起她一个人在皇宫里待着,她一定宁愿跟在他身边。

    七七不说话,大皇兄在想什么,她很清楚。

    这个大皇兄,总能轻易暖了她的心。

    “皇兄陪七七用过晚膳之后再走好不好?”她道。

    话虽这么说,但却明确表达了她的想法,他,是该要离开了。

    慕容逸风哪能不懂她的心思?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懂得顾全大局。

    “好,陪七七用过晚膳就走。”

    那夜,就连同一直不怎么愿意说话的青瞳也和他们一起用膳,晚膳后,在七七的催促下,慕容逸风终于还是离开了。

    他一走,整个偏厅顿时凉了起来。

    或许有人说南慕国的大皇子是个冷血的人,但,七七知道,在她身边的时候,大皇兄总是最温暖的一个。

    人走了,忽然觉得有点百无聊赖的,怪不得过去的慕容七七那么粘她的大皇兄,就连她都开始有点粘他了。

    后日大皇兄就会和南慕国的队伍一起到来,后日,就能再见。

    吩咐梅大叔送来浴汤,她把门窗锁上,便退去一身衣裳迈入浴桶中。

    泡在温热的浴汤里,一整日的疲累总算散去了些。

    脑海中依然会飘过那抹高大的身影,那一眼的不悦。

    可是,再有什么不悦,这一刻也早该抛诸脑后的是不是?

    如今在皇宫里,他定然陪着晋国的来使出席宴会,或许,身边坐着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美得不可方物的紫川第一才女东陵轻歌。

    轻盈解语,歌舞升平,光这名字都能想象是个绝色天姿、温柔高贵的美人儿。

    说不羡慕是假的,但羡慕的不是她的盛名四扬,而是羡慕她这一刻能在楚玄迟的身边,接受他或许称得上温柔的目光。

    如果她没有记错,那家伙可从来没对她温柔过。

    本来已经勒令自己不要再想了,却因为父皇那封家书,一颗心又乱了起来。

    父皇为什么让她去争取玄王妃的位置?难道他认为一个丑陋俗气的七公主有可能得到玄王爷的怜惜么?

    还是说他不仅给自己送来家书,也给慕容素素送去了一份,目的就是要拿下玄王妃的位置?

    只是,他的想法是不是太美好了些?

    倒不是如此瞧不起自己,只是很清楚南慕国对楚国来说有什么地位,区区一个南慕国,如何能和晋国或是越国对抗?

    别说这两大国,就是纷乱的五国他们的势力也绝对比不上,玄王娶妃,最终要选下什么人,只怕皇上和太后甚至楚玄迟自己也是心里有数。

    可是,父皇信中所说的事……

    她无奈叹息,父皇,这次还真是掐中她软肋了。

    选妃宴,是不是一定妃参加甄选不可?

    若对象换了是其他人,她或许可以毫无压力,参加便参加,拿下来,也不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可是,选妃的人,却是他……

    执起软巾拭擦着身子,正欲把腿抬起来给腿上也擦一擦,忽然她眉心一蹙,心头一抖,怒道:“什么人?”

    正要起身把屏风上的衣裳取下来穿上,不想人已经大步跨了进来。

    他的步伐看似缓慢,却在她完全来不及反应之际,一袭高大的身躯已经来到她跟前。

    七七低呼了一声,心慌意乱地把身子泡回浴汤中,卷缩起来。

    抬头看着他,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无奈。

    可想到父皇信中所写的,眼底的黯淡便只是一闪而逝,换上一副受惊的表情:“王爷……这是要做什么?我在沐浴……”

    眉眼低垂,似水瞳睫覆在一双云眸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心下却在腹诽着,这家伙动不动就一声不哼地闯进来,甚至明知她在沐浴也闯入,和登徒浪子有什么区别?

    只是,什么时候见过这么理所当然的登徒浪子?

    他立于屏风旁,一双星眸紧盯着她在浴汤里浸泡着的身子,专注而认真。

    这身子他看过,不止一次,可如此安安静静看着却是第一次,虽然她极力在躲藏,但,%%无弹窗?@++

    楚玄迟脚步一顿,不是因为她的低叫阻止,而是,忽然感觉到鼻尖涌出一股温热……

    七七套上衣裳回头的时候,便看到令人震撼的一幕。

    无所不能、傲视天地的玄王爷,他……流鼻血了!

    发现自己出了丑的男人执起衣袖猛地转身,难堪又窘迫地拭擦着鼻端的猩红,那模样,从未有过的狼狈。

    良久,寝房里忽然爆出了女子放肆的笑声,这笑声,在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哈哈,哈哈哈……你个……你个色胚,哈哈哈哈……”

    某男怒了,差点忍不住出手掐死她,但,掐死她之前,是不是该先把自己这一脸猩红处理掉?

    他长这么大,真的是头一回遇到如此令人尴尬的情形,不过是看个女子而已,他居然真的急出了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