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本王不要弱的
    “敢把这事传出去,本王杀了你!”坐在椅子上抬起头接受七七伺候的时候,楚玄迟哑着嗓子,如此威胁道。

    七七只是微微一怔,只是微微怔愣之后,忽然心里竟高兴了起来。

    原来这只是他玄王爷的口头禅,本王杀了你,本王要你的命……原来,只是这样……

    当初被他如此威胁的时候,居然真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可现在……

    她轻吐了一口气,释然了。

    “不说。”如同哄小孩一般,为他拍着额角,以最古老的方式止了血,才取来沾过温水的软巾给他把脸上鼻尖的血迹拭擦干净。

    他的目光落在她一张剔透如玉的小脸上,又自她的脸往下移,看着雪白细嫩到似乎能看到隐藏在肌肤之下隐隐血脉的晶莹脖子,眼底,不可避免又染上了星星点点蕴欲的溴黑。

    她在专心为他拭擦,没有注意到他眼神的变化,直到他下意识伸手,大掌落在她的腰间轻轻一握,她才反应过来,迅速从他怀里挣脱出去。

    他们有过几次肌肤相亲,虽然没有到最后一步,却已经很亲密了,可她始终无法从他眼底看出半点喜欢自己的意思。

    他狂傲,霸道,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或许就连想要哪个女人也都一样,对方的同意与否他全不在意。

    可她不一样,她在意,这一生,只想要一个可以让自己依偎的胸膛,那具胸膛,一定是只属于她的。

    若是还有旁人去沾染,就算他用强的要了她,也只能要到她的身体。

    心,不会给,绝不会丢在一个不是完完整整属于自己的男人身上。

    不动声色远离他能伸手够到的范围,她端起茶壶给他倒上一杯清茶,找着话题:“这些日子,可有感觉身体轻松了些?”

    “嗯。”楚玄迟淡淡应了一声,举起杯子把茶水喝尽,便又将空杯子递给她。

    今夜似乎有点渴,喉间一片干涸,不舒服。

    七七默不作声为他倒上第二杯、第三杯……等第四杯茶水落肚,她把杯子夺了过来,轻轻搁在矮几上:“喝多了茶水,夜里会睡不安稳。”

    “本王今夜在这里睡。”他道,自然而自在,在人一个未出阁的女子闺房里睡,对他来说似乎如家常便饭一般。

    从前七七还会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声名狼藉,所以,他觉得就是多一个男人在她房里度过,她也不会在意?反正已经是残花败柳了,多一个又何妨?

    可后来在相处的过程中,渐渐发现这个尊贵的王爷其实有那么点洁癖,别人用过的东西,他从不愿意碰一下。

    所以,他心里也是认定她是干净的吧?就算她声誉一向不好,就算她曾经在楚流云房中待过数夜,他还是认定她是干净的。

    否则,他不会愿意再和她睡一起。

    “宫中不是有宴会么?”从天地镯里取出一本兵书,是在楚流云那里借来的,她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听说晋国三皇子和九公主都来了,人家是冲着你来的,你提前退席,真的好么?”

    忽然腰间一轻,人居然被他掌风卷起,睁眼时,已经在他腿上。

    玄王爷真的很高大,比起她这个目测只有一米六出头的小人儿要高大太多,哪怕是坐在他腿上,竟还要抬眼才能对得上他的目光。

    他低头,气息有几分森寒,冷冷地洒落在她脸上:“你认识东陵浩天?”

    七七微微怔愣了下,下意识想要远离。

    他又开始冷了,冷冰冰的,当中似乎还掺杂着一丝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怒火。

    小手落在他胸膛上,微微拉开两人之间的居然,她摇头:“不认识。”

    “为何一直看着他?”有他在的地方,她的目光居然一直落在别的男人身上,这点,让他莫名不高兴。

    他不高兴了便要让她知道,他从来不喜欢独自一人生闷气。

    “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低垂瞳睫,心底斟酌过,最终还是决定说实话:“你知道风明华被人毁了么?”

    他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目光却几不可见地柔了柔。

    “我做的。”在他面前撒谎那绝对是死路一条,他看似对她不错,但七七很清楚他为何对自己不错。

    这家伙,夜里在她身边可以睡个好觉,她还有那么点可以被利用的价值。

    “可是那夜我遇到一个银色鬼面男子,在我毁了风明华之后,他甚至告诉我他知道是谁把我推下悬崖。”微微怔了怔,明显底气有那么点不足:“就是……就是落在寒潭中,遇到王爷那天的事。”

    “三皇子是推你下悬崖的人?”他挑眉,目光深邃,旁人完全看不清这双漆黑一片的眸子里藏了些什么。

    “应该不是他,我感觉不到他对我有任何杀气。”她摇头,事实上很多事情不过是猜测,就连那日的银色鬼面男子是不是东陵浩天她也不能完全确定:“我不知道三皇子是不是那夜的鬼面人,就是觉得那双眼眸很邪魅,和那夜的鬼面人一样,但我没有证据。”

    “然后?”

    “只是多看了两眼罢了,没有然后。”这话是真的,既然鬼面人没有要杀她的意思,那么,这件复杂的事情她也不应该去参与太多,就算参与,也不会让他知道。

    她正了正身躯,不想这个姿势与他始终是过于亲近了些,便又不动声色远离着。

    哪怕依然坐在他腿上,但至少不是两具身体完全贴合:“你听说过一个叫夜修罗的人么?”

    落在她腰间的大掌微微紧了紧,她低叫了一声,抬头看他,却见他眼底满是严肃的表情。

    她懂。

    “我不会主动惹他,也不会去追寻夜修罗是谁。”

    “你也没这个本事。”大掌终于还是松了些力道,他却不说话了,只是一双掌在她腰间轻轻揉着。

    很久,房内陷入一片安静,沉默,沉默的气氛有那么点让人不安。

    真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七七忍不住想要找点话题打破僵局之际,楚玄迟忽然道:“这事不要再管。”

    “我知道。”没本事,若管,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他又恢复淡漠的脸,她轻推了一把,还是从他腿上滑了下来:“最近这几日是不是没休息好?”

    他眉宇间那份疲倦,从第一眼看到时已经被她察觉,她走到床边,为他把被褥铺好:“王爷,就寝吧。”

    就寝吧,几个极度嗳昧的词儿,可两人都知道,就寝便真的是就寝,她没有其他意思。

    弯身整理被褥时,陡峭的臀在他视线里轻晃,虽然隔着衣衫,却是轮廓清晰。

    只一眼,这美景已经入了脑际,他长身立起举步向她走去。

    七七站起来时,他已站在她身后,如此悄无声息的,几乎吓到了她。

    自觉退后,不料身后便是大床,退无可退,甚至一下坐了下去。

    他倾身压下,她躲,只能后仰……又是这么嗳昧的姿势,长臂撑在她身侧,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躯之下,却没有继续压下去,只是让她无处可逃。

    “王爷究竟想要做什么呢?”心里分明是有几分惊慌的,却还在极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王爷,你该清楚我和你不是这种关系。”

    “谁说不是?”是不是,由他说了算,轮不到她来做主。

    他欣赏着她眼底的慌乱,也欣赏着这张小脸的镇定,忽然勾起她一缕青丝,凑到鼻尖浅闻。

    若是他日走散,或是他重伤失明,凭着这一身他慢慢熟悉起来的幽香,是不是还能认出她?

    “王爷,你明知道不是!”有些话必须要说明,就算再嗳昧也该有个度,她从未忘记很快会有一个专门为他准备的选妃宴,也未曾忘记,他说过不会选她。

    想到父皇信中所说,眸光微微闪了闪,她抬眼,这次正对上他的目光,没有半点退避:“王爷,若我真的参加选妃宴甄选,是不是当真一点机会都没有?”

    他的目光锁定在她一双清透的眼眸上,星眸微微眯起。

    她熟悉他的表情,这次不是在生气,而是在考虑,很认真地考虑。

    原来,他也要考虑,才会决定她的下场。

    她静待他的结果。

    半晌,他前浅声问:“认真?”

    七七只是微微迟疑,便点头:“认真。”

    “没有。”既然她是认真的,那么,他的回答也很认真。

    “为什么?”心下的苦涩被她用力掩了去,这不是他第一次给她这个答案,所以没必要觉得疼。

    只是这次选妃宴,她是一定要参加的,她没得选择。

    “告诉我为什么?”一双眼眸紧盯着他比女子还要好看的脸,她不死心,那眼神,竟有几分受伤的痕迹,如同负伤的小兽,就连一双小手也紧紧握着。

    他丢开那一缕青丝,站直身躯,高大的身躯给她带来一片阴影,把所有投向这一方的烛光全挡去。

    “你太弱。”他转身,在床边坐下,慢慢躺落,似乎对她的话真的不感兴趣:“本王不要弱的。”

    原来,这才是他拒绝她的原因。

    心里有几分讶异,一直以为他不要她只因为她给他带不来太多的利益,却不想,他只是嫌她太弱。

    他要一个可以和他站在一起,也可以保护自己、无须费他精力去保护的人。

    而在他眼中,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