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下手,伤了他
    玄王妃这个位置有多少人在盼着?玄王爷这个人有多少双眼睛一直盯着?

    若是太弱,便会成为他的包袱,因为紫川大陆上,崇拜他的人很多,想他死的人更多。

    忽然,七七明白了。

    爬了过去,小手覆在他胸膛上,她倾身靠近,小巧的脸在离他不到一指的地方停下,她低喃,吐气如兰:“那么,王爷认为什么样的女子才不弱?”

    本来已经半闭星眸的男人微微睁了睁眼眸,只是淡淡瞟了她一眼,便又闭上眸子:“若你能伤本王,本王给你机会。”

    “你说的!”她的声音有点锋利,如同刀刃,分明已经蓄起浑身的劲儿,却迟迟没有动手。

    薄唇微微勾起,她笑:“可我舍不得伤你,如何是好?”

    他终于还是睁开眼看着她,大掌微抬,落在她脸上,凉凉的指尖慢慢划过:“若真的想跟着本王,本王允许你跟着,但,玄王妃,你不适合。”

    “无名无份跟着你,看着你和其他女子恩爱?”瞳孔微收,她眼底闪过一丝凌厉和不屑:“谁稀罕?我要的是玄王妃的位置!”

    “刷”的一声,从天地镯里取出的短剑在眨眼间袭向他的胸膛。

    片刻前还在说着舍不得伤他的人,此时盯着他时就如同盯着她的猎物一般,眼神,有那么一丝狠绝。

    楚玄迟没有在意,只是长指轻挑,短剑在离他心门不到半寸的位置停下,被他随意送出的内力轻轻震了出去。

    “女人,本王……”忽然眸光一闪,眼底迅速染上一丝讶异,讶异之后竟是连自己都捕捉不到的兴奋。

    句话“本王不会和其他女子恩爱”的冲动话还来不及说,银针已经抵上他的腰侧。

    他盯着她的脸,似很认真地盯着,高大的身躯却在往床外平移,那两枚几乎要刺伤他的银针在顷刻间扎空,落在被褥上。

    “慌么?”七七唇角的笑意未褪,慢慢把银针收回,伸出腿往他身上撩去。

    “笑话,本王从来不知道慌是什么东西。”目光,落在她足尖上。

    莲足光洁雪白,细细小小的,玲珑可怜。

    楚玄迟眸光蒙上一层说不出的黑亮,刚才在他的视线里头穿衣,为了尽快把自己一身风光掩去,她连贴身的短裤都没穿,直接披了件睡袍。

    如今莲足撩上他,修长纤细的腿也渐渐从睡袍里头探出,一寸一寸展露在他的面前。

    睡袍,沿着细长的腿往两边慢慢滑落,展露出来的雪白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靠近让人遐思的地方。

    他记得很清楚,睡袍里头的身子……没有半片遮挡的衣履……

    “好看么?”那小小的莲足,沿着他的腿慢慢往上滑去,一点一点滑去,在他忽然沉重起来的呼吸中,滑过他的腹,又在他轻松起来的同时,滑向他的胸膛。

    幽黯的目光不自觉沿着她的腿往上,下意识想去看看接下来会不会看到更多更让人心跳加速的风光。

    “色胚!”七七嗔骂了一声,唇边笑意更深,就在那件衣袍快要从腰间滑开之际,忽然笑意一敛,莲足扬起,一股算不上太强悍却也不容忽视的气息与莲足一起挑起,目标竟是他俊得人神共愤的脸。

    这女人,想毁他的脸,好狠呢!

    可他还是不紧不慢,就在她的足尖要吻上他脸庞之际,粗砺的大掌一把扣上她的脚踝,他眼底闪过兴奋的光芒,冷哼:“女人,是你自找的!”

    大掌一扬,一条腿压在他身上的女子低呼了一声,立即被他提了起来。

    睡袍的衣摆迎风而落,他的目光倏地变得溴黑……

    但就在即将风光外泄之际,她在半空一个转身,另一腿迅速向他踹出。

    衣袍底下的风光一闪即逝,只是片刻的失魂,七七两条腿一紧,借由他大掌的余劲凌空一个翻身,往他身上直直压落。

    刚刚抬起些许的高大身躯转眼已经被她压了回去。

    美人计,她演绎得尤为出色,就连他都被几乎被勾了魂。

    腿一缩,狠狠夹向他的脖子,不出意料,依然被他大掌推开,可她腿一勾,自己被推开的同时勾住他的颈脖,借力又压了回去。

    一连贯的动作只发生在顷刻间,看起来简单,只有做过的人才知道有多苦难,尤其,面对的还是玄王爷。

    “你是第一个敢压本王的女人。”他淡言道,眼里居然有几分被她怀疑看错的愉悦气息。

    “压不起么?”身子往前迅速移去。

    他以为她又要攻击自己,正好整以暇等待她有什么新的招数,却不想她只是往前移了半分,直接坐在他心口上,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垂眸斜睨着他。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呼吸,在她没有注意到之际又乱了。

    垂眸看着与自己心口接触的地方,那若隐若现的风光在视线里晃荡,楚玄迟脸色一沉,这次,竟有几分莫名的气闷。

    这女人!若是今日面对的是别的男人,她是不是也会使出这种招数?

    他很清楚,这样的招数对男人来说真的难以抵挡,有几次,他甚至差点被她得手。

    但,这种招式,敢用在其他人身上试试!

    “不自量力!”这次,不是她主动攻击的,攻击的人,是他!

    高大的身躯霍地坐下,那份强悍的力量差点把七七震飞出去。

    但,她等得就是这一刻!她就是要看看,他能冷静到什么时候。

    一声惊呼,在她使劲了浑身所有内力推出一掌之后,纤细的身子在他的护体罡气之下被狠狠反弹了出去,直直撞向一旁的桌角。

    那是……古檀木做成的桌子,坚固无比!

    楚玄迟眸光一黯,原是不想理会的,却始终做不到冷眼看着她被撞成重伤。

    被弹出去那份力道有多重,他最清楚!

    高大的身影忽然一晃,在她撞上桌角之际,他已落在桌前,将她抱了个满怀。

    但,与此同时,两枚银针抵在他脖子上。

    “别动!我的银针可不长眼。”刚才还是惊慌失措一脸恐慌之色的女子如今眉眼亮亮的,唇角的笑,美得令人屏息。

    “你……”那银针哪怕抵在他脖子上,要躲开还是轻而易举,他那一身护体罡气,她以为凭她可以戳破么?

    但,活了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威胁?谁敢拿利器压在他的脖子上?敢动这种念头的人,不是吓得不敢出手,便是已经被他撕成碎片。

    敢想还敢做,甚至真的做到的,她慕容七七是第一个!

    他的怒火她不是感受不到,但,君子一言,是他说的只要能伤到他,他就给她机会参加选妃宴的甄选。

    他所说的机会,便是一个公平的机会,而不是未曾参加就已经定了她的死刑。

    “我做到了。”从他身上滑落下来,她松了一口气,他却只是冷哼。

    但,只是刹那间,七七又让玄王爷吃惊了!

    就在她松了一口气,很明显打算把银针收回的时候,她不仅没有收针,反而趁他冷哼着收回所有护体罡气之际,银针忽然压下,愣是在他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

    她下手,伤了他……

    伸手,指尖从自己脖子上勾出一点血珠。

    看着从他怀里退出去后,一脸平静地把银针收回,继而从天地镯取出一瓶药粉,向他步来的女子,怔愣了片刻,忽然,他薄唇勾起,爽朗的笑声溢出,那笑声顿时让整个寝房暖和了起来。

    玄王爷笑了,笑得如此放肆而自在,这还是两人相识以来,七七第一次看到他这般愉悦的笑容,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迷人的笑声。

    她住了步,愣愣地看着他,丢了心失了魂,心跳如鹿撞,久久无法平息。

    他的笑声终于停了下来,一甩手,往大床走去:“这点小伤,无须在意,过来,伺候本王就寝。”

    七七只是怔愣了片刻,便从容地把药收了起来,举步往大床走去。

    被她刺伤,他不仅没有生气,反倒笑得这么开怀,这男人今夜很不正常呢!

    那笑是真心的,她自问还有那么点能力去分辨。

    见他已经趴下来,脖子上的伤口却还在渗着血丝,虽然流血不多,看在她眼里还是刺眼得很。

    她无声浅叹,从一旁取来软巾,默不作声为他把脖子上的血丝拭去。

    舍不得伤他是真的,谁说她真的舍得呢?只是怕他事后与她玩起文字游戏,才会狠心下手。

    他说的是“除非能伤到他”,而不是“威胁”到他,只有现在这样,才算是真正伤了他。 嫂索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有脖子上的伤痕作证,赖不掉了。

    把软巾丢开,她在他身旁跪坐了下去,小手落在他肩头上,轻轻为他揉摁着。

    “王爷是不是被气疯了,才会怒极反笑?”一边揉摁,她一边打趣道。

    “嗯。”楚玄迟淡淡应了一声,没有反驳,但原因是什么,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今夜,心情似不错呢。

    七七微微怔了下,相处了一些时日,还是没办法看透他的心思,所以,不猜了。

    末了,她又道:“我要去参加选妃宴的甄选,太后和皇上甚至后宫的妃子一定会阻拦,将我的名字去掉,王爷,还请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