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不准招待男人
    “嗯。”楚玄迟的回应依然是淡淡的,似乎没听清楚她的话,又似听清楚了,却不当一回事那般。

    但七七知道,只要他答应了,就一定会为她做到,否则,依他狂傲不驯的性子,他连哼都会懒得哼一声。

    小手依然在他肩膀上揉着,两人都不再说话了,活动了这么一回,其实她有点累了,他却是因为困极。

    这几天,他真的没有哪一天曾好好睡过。

    长而翘立的瞳睫覆盖在紧闭的星眸之上,分明是脆弱的模样,却让人无法忽然他强悍的气息。

    七七心里又浅叹着,这男人真的是上帝亲生的,长得无与伦比的好看,又是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更有一副好脑袋,能领军踏遍天下……

    这么完美,不是上帝亲生的还是什么?后妈养的孩子会有这么多这么多惹人嫉恨的光芒么?

    谁说上帝就是公平的?在他身上,根本找不到公平的地方,这样的完美,就连她都要妒忌了。

    若是非要从他身上跳出一个缺点……好吧,就是这脾气差了些,傲了些,狂了些,更是目中无人、高高在上了些……咦,似乎缺点真的不少呢。

    唇角不知不觉往上扬起,溢出点点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笑意,就在她以为他已经沉睡过去,正准备将他的身体小心翼翼翻过来,让他平稳躺着入睡之际,男人的薄唇微微动了动,几不可闻的声音响起:“若是选不上正妃,你待如何?”

    她一怔,心头千头万绪,最终幽幽道:“远离你,有多远跑多远,最好永生不再相见。”

    “嗯。”他又应了声,呼吸混匀了起来。

    等了好一会不见他有任何其他动作,她才小心翼翼翻过他沉重的身躯,正要为他把被子盖上之际,他又像过去每一次一样,大掌扣上她的腕轻轻一拉,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

    “以后不许用今夜的招式,对着本王的时候除外。”声音有点模糊沙哑,却毋庸置疑。

    七七微愣,最终点头:“知道了。”

    随手一扬扑灭桌上烛火,之后抬眼看了他好一会,才终于闭上眼眸,很快便累极睡去。

    可她不知道,在她睡去没多久后,一直闭眼浅睡的男人忽然睁开星眸,垂眸看着她睡梦中平静的脸。

    若是选不上正妃,便离他远远的,永生不相见……

    他知道她的性子,说过了就一定会强迫自己做到,不管用什么方式什么手段,也一定要让自己做到。

    这丫头,那么倔,怎么办呢?

    无所不能的玄王爷,今夜里头,因为怀中女子的话,第一次感觉到无奈了……

    月朗星稀,窗外,说不出的静谧。

    许久之后,他翻了个身面对着她,将她更深一步拉如自己怀中,下巴搁在她头顶上,星眸再次闭上。

    闻着她独特的幽香,很快,他也沉沉睡了过去。

    ……

    这次七七很早便下意识醒了过来,昨夜打架打得太累,有件事情居然忘了跟他说。

    她醒来,楚玄迟还在睡梦上。

    经过了一整夜的翻滚,垂眸望去,一颗心顿时乱了起来。

    这是什么姿势?谁能告诉她现在这个如同树熊抱着大树一样把她紧紧攀附的男人,真的是冷漠到如千年寒冰的玄王爷?

    丫的!怪不得每次和他睡一觉之后醒来身上都腰酸背痛四肢发麻,真相居然是这样!

    他的一条腿压在她两条腿之上,腿微弯,将她两条腿死死禁锢在自己腿下。

    一跳长臂环在她腰间抱着,抱得紧紧的,另一条长臂被她枕在脖子下,大掌摁在她的肩头,一副完全锁在怀中的姿势,还有他的头……

    这么沉重的脑袋,居然睡在她的肩上……

    忽然便想起那夜暴风沙中,两人在山洞里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时他把自己当成美食一口咬落的情形。

    原来他的嘴和自己那地方靠得那么近,怪不得一睁眼就咬上她……

    七七一颗心乱得如风中起舞一般,想骂人又想笑,更多的却是怜惜。

    有人说过,会有这种睡姿的人大多是长时间缺乏安全感,哪怕他表面看来强大,内心最深处还是害怕孤单,想要寻找一个可以给他温暖的港湾。

    原来,他也会不安……

    小手落在他的头顶上,轻轻抚着他如水的青丝,动作已经极其轻柔,却不想还是惊动到了他。

    楚玄迟倏地睁开眼,看到身边的人是她后,便又闭上星眸,继续睡。

    刚才在眼底一闪而逝的心安莫名揪紧了七七的心,原来,自己竟是那个可以让他心安的人,怪不得,他睡不好的时候总是想来她这里睡。

    她……莫名成了治愈他失眠的良药,如此,若有一天她离开了……他怎么办?

    但楚玄迟却很快又再次睁开眼眸,看清了眼前的一切,意识顿时清醒。

    不是不困了,而是已经发现了不对劲,眼前……是她胸前的美好……

    他脸一红,立即将她推开,力道之大,差点把她推得直接撞上身后的墙壁。

    幸而七七及时扯住了他的衣角,借力稳住自己的身躯,才总算幸免于难。

    抬头盯着霍地做起的人,本想抱怨两句的,却在见他对上自己的目光后匆匆错开,明显有几分尴尬之后,她顿时明了了。

    玄王爷是发现自己惊天地哭鬼神的睡姿被她瞧了去,在害羞呢。

    她用力捂住自己的薄唇,可一想到他居然也会有这么尴尬的时候,闷闷的笑声便忍不住从指缝溢出。

    她真心不是故意的,可是,来不及了!

    “再笑,本王掐死你!”楚玄迟回头,怒目有点可怕呀。

    “我不是……哈哈……”真不是故意的呀!

    在他怒得想要杀人的目光下,她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抬头,把雪白的脖子凑到他面前,一脸可怜兮兮:“我真不是故意的,王爷若是不解恨,就掐死我好了。”

    脖子都主动送到他面前了,要掐就快点,不掐她可还有其他事情要说。

    他冷哼,知道他不会对她怎么样,竟敢如此挑衅!这女人,在他面前越来越放肆了。

    “王爷,你还掐不掐?不掐的话我要把脖子收回去了。”一直抬着头,累呀!

    “你以为本王不敢?”他星眸慢慢眯起,视线沿着她雪白的脖子往下,落在胸前某片美好上。

    虽然隔着睡袍,但,轮廓清晰……

    七七不哼声,只是眉角上扬,很明显,赌他不敢。

    忽然胸口一紧,她下意识垂眸,竟看到某只不要脸的咸猪手落在她胸口上,用力掐了一把。

    “啊!”色胚!混蛋!掐得这么狠,疼呀!

    用力推开他的大掌,慌忙往床角落躲去。

    只听到他冷冷不屑却又分明像偷到腥尝到美味那般愉悦的一哼,翻身下床,挑起昨夜被自己褪了扔到一边的衣裳,慢条斯理地套上。

    七七狠狠刮了他的背影一眼,心下在腹诽着,却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真的好俊好帅气,连背影都这么好看……

    等他把那件染着自己血迹的衣裳套回到身上后,她才爬了过去,看着正欲从窗户离开的人,低声道:“王爷,有件事情想请你答应。”

    “何事?”他步伐完全没有停下来,已经来到窗户边。

    “王爷,明天我能不能白天去王府为你驱毒?”她在床边坐下,晃着两只小脚丫,抬头盯着他。

    “为何?”其实心里已经知道原因,但,不乐意呢。

    “明天……明天我们南慕国的使者会到,我……我想夜里招待他们,我白天过去好不好?”大皇兄明日到了之后,夜里必定会来找她的,到时候三更半夜见她不在无尘阁的,指不定会吓得到处去寻她。

    “大晚上的招待谁?不准。”他冷哼,推开窗棂。

    “那是我大皇兄,不是不相干的男人。”她急道。

    玄王爷有时候是很小气的,她已经听出来他的不悦了。

    可是,大皇兄啊!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兄长,又不是乱七八糟的男人,更不是他这种怎么看都怎么像是和她每夜里“偷情”的人,他不准什么?

    楚玄迟回眸看着她,她一脸诚恳,诚心在等待他的回应。

    本来招待自己皇兄,和他秉烛夜谈其实也没什么,兄妹两人总是分开,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他若不答应似乎真的太不近人情。

    但,那日在大街上,两个人手拉着手闲逛的一幕幕在脑际里闪过,又顿时让他对她这一脸诚恳生出来的怜惜荡然无存。

    说了,三更半夜的睡觉时间,见什么见?

    “王爷……”

    “明日越国使者与南慕国的使者一起到来,夜里父皇会举办宴席,为最近到来的宾客洗尘,无尘阁的人也会去,到时候,在宴会上与他聚,宴会结束,随本王回府。”

    难得说了这么多话,这丫头该满足了吧?

    至于晚上还想去伺候其他男人,没门!兄长也一样!

    带着丝丝莫名怒意的男人走了,从窗户出去……说他不是来跟她“偷情”,谁信?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七七无力地倒回到床上,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闭目歇息。

    就这么折腾了下,天已经亮了,等会还要出门,去医馆继续忙活。

    不过,明天晚上的宴席……真心讨厌这种宴席,不去行不行呀?

    所有的人都一副虚伪夸张瞧不起人的嘴脸,看着就生厌。

    可是,不去的话,大皇兄夜里一定会来寻她……

    她抓了抓脑袋,把被子扬起盖在头上。

    真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