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恶鬼锁命
    歇了口气我从储物室里把小黑板找到,出了门锁好储物室的门一路原路返回。

    等我到了楼上的陈列室,叶绾贞也从办公室里面回来了。

    两个人在陈列室的外面便遇上了。

    一见面叶绾贞便打量我,用那种奇怪的眼神。

    “小宁,你是不是遇见什么东西了?”东西?

    我摇了摇头:“什么东西?”

    叶绾贞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没什么。”

    我觉得叶绾贞一定是有什么,但就是拿捏不好,自然不愿意惹这个麻烦,也就没说。

    陈列室里老师已经在给同学们讲课了,还说我和叶绾贞来的正是时候。

    叫我们把黑板和粉笔放下,老师开始给我们讲课。

    此时老师讲的是陈列室里面那口悬棺的事情,我虽然不感兴趣,但也觉得无事可做,自然是要好好听。

    叶绾贞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在观察我,还朝着我身上闻了一闻。

    “你身上有股味道,你闻得到么?”叶绾贞她问我,我心想糟了,一定是那种暧昧的味道。

    我心说不好,叶绾贞却给了我一道黄色的三角符纸,上面还缠着一根红线。

    我微微愕然,而后把符纸接了过来。

    “你带上,以后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便不会再碰你!”叶绾贞似乎也怕人听见,故意很小声在我耳边说,我点了点头,记下她说的话。

    不管是真是假,兴许管用,毕竟看她是好意。

    老师的课讲完,我和叶绾贞也一并跟着同学离开,离开时不知怎地,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口悬棺,莫名的生出一种奇怪感觉,里面像是睡着一个什么人,正在看我。

    我摇摇头,兴许是我产生幻觉了。

    毕竟我和身边的同学比,我十分的不正常。

    别人看不见的我都能看见,别人看见的我又好像是看不见。

    转身我有些无奈,下午没有课,我打算好好休息一会。

    叶绾贞说她想去后山转转,我一想到那黑压压的山,想到那个东西就在后山,我顿觉得头皮发麻,说什么也不想去了。

    叶绾贞看我确实不想去,独自一人去了。

    而我一个人便回了寝室里面,寝室里此时刚好没人。

    我觉得我能睡个好觉了,进去便脱了鞋爬上了我自己的床铺。

    躺下开始盖着被子睡觉,谁知道没过多久,寝室的门被人给推开了,韩薇薇带着一个男人从门外进来。

    我顿时觉得事情不好,但又不好从床上起来,只好忍着不出声。

    谁会想到,韩薇薇会那么大的胆子,在寝室里面便开始脱衣服做那种事,而我实在是有些心惊胆战,想着要不要出声提醒一下他们,又担心韩薇薇身上鬼气太重伤了我。

    就在此时,寝室的门被宋玲推开,韩薇薇因正在纵情之处,忽然朝着门口看去,这时我才发现,韩薇薇的身后站着一个满面凶光,双眼猩红的女鬼。

    那个女鬼一身的血红衣裳,一头乌黑的长发从头披到脚,脸色纸白纸白的,看着人转头不转脸的,着实有些吓人。

    只是看女鬼,我便有些不寒而栗。

    真是不知道,鬼还有长这么长头发的,再看她那指甲,又尖又长的,分明都能抓进皮肉,但她抓着韩薇薇的肩膀硬是什么事情没有。

    我看那女鬼便有些害怕,觉她身上有股不寻常的怨气,屏住呼吸我是说什么不敢动。

    宋玲进门便看见了韩薇薇和那个男人正苟合,不由得惊叫了一声:“李李老师?”

    此时男人忽然从床上起来,一边提裤子一边脸色苍白的看着宋玲。

    “宋玲,你不要误会,我和微微,微微……”姓李的老师试图解释,却被韩薇薇一道凶光射过去。

    我分明看见韩薇薇身后还有一只鬼,那只鬼才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想到韩薇薇平常虽然有点跋扈,但也不至于突然变了,看她身后的女鬼我才明白,她是被鬼附身了。

    “怕什么?”韩薇薇忽然朝着李老师说,李老师吓得向后一躲,说不怕还是怕吧。

    我便暗暗摇了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阿华,你不是说你爱我么?难道你不爱我了么?”韩薇薇转身搂住了李老师,温柔的变了一个人,宋玲转身想走,却给韩薇薇一转身便追了出去,我忙着从床上下来,也顾不得李老师满眼的震惊,跟着就跑了出去,连双鞋都没来得及穿上。

    韩薇薇已经被鬼附身了,这时候真做出点什么事,谁也说不清。

    但我一追出去人便不见了,根本没看到韩薇薇和宋玲的影子。

    我忙着朝着外面追,走到走廊口叶绾贞正好回来,一看我连双鞋都没穿,便问我在做什么。

    “韩薇薇,韩薇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担心我说我看见鬼了叶绾贞她不相信。

    情急之下我扯了个谎:“宋玲撞破了李老师和韩薇薇亲热,被韩薇薇追出去了,我怕出事。”

    叶绾贞不置可否,但马上转身追了出去,似乎也担心有什么事情发生。

    等我们追出去,宋玲已经朝着后山跑去了。

    叶绾贞叫我回去穿鞋,一个人追了上去。

    我低头看看,这么去山上也确实不行,忙着回去穿了鞋,等我穿鞋回来,叶绾贞她们也跑的没影了。

    李老师跟着我一块朝着山上跑,我一边跑一边看身旁的李老师,难怪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我要是没记错,我开学那天来的时候,是李老师接待的我们这些新同学。

    为人师表,怎么能做这种事?

    我本来对老师很崇拜,此刻也大打折扣了。

    上了山,我开始喊叶绾贞她们,但不论我怎么喊都喊不到人,而我也发现,我此时正走进一个伸手不见五指,越发黑暗入深渊的地方。

    上山的路我来过,而眼前的路怎么都不像是上山的那条路。

    路上竟出现了许多的坟墓,而且坟墓上面都血淋淋的出现很多血,血从木头的小墓碑上顺着流淌下来。

    越走我越觉得不对劲,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后山上,转身我朝着四周围看,竟然李老师也不见了。

    “李老师。”我试着叫了一声,结果没人应我。

    我有点后怕,低头看了一眼全部睁开眼睛的手串,紧紧的握着,兴许关键时候会有用。

    “微微,你到底要干什么?”耳畔传来李老师控制不住愤怒的声音,和韩薇薇呵呵的奸笑声,笑的人一阵毛骨悚然。

    “你放心,我会让她们都死在这里,让后我们就能在一起了,以后,谁也无法再把我们分开。”

    “你你不是微微。”李老师颤不成声的声音。

    “哈哈…你终于看出来了,阿华,我是小雅啊!你不记得了么?你最好的学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