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大战僵尸鬼
    说来也奇怪,叶绾贞从回来之后,便慢慢苏醒过来。

    一醒过来人便出奇的安静,看我的眼神也不禁奇怪,虽然没问我什么,但我肯定叶绾贞是发现了什么,开始怀疑我了。

    “我出去一趟,这个给你。”叶绾贞把她那个挂在脖子上的银铃铛给了我,直接就给我套在了脖子上。

    我低头看看,“你去哪里?”

    “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天黑了你睡吧。”叶绾贞说着起身便走,我起来拉都拉不住她。

    担心她去找悬棺,我忙着挡住她的去路:“你别再去了,那个东西你打不过他。”

    为今之计,为了阻止叶绾贞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我承认我是鬼师后人。

    叶绾贞抬头看看我:“我不是去找那个悬棺,我是去找我师兄,我收拾不了他,我师兄一定能。”

    听叶绾贞说我还放心一点,但外面天都黑了,她这时候去是不是不太好?

    “天黑了,不然你明天去。”我商量叶绾贞,但还是没能改变她的决定。

    叶绾贞拉了拉我,“我不会有事,我师兄快回来了,我这就去。”

    叶绾贞说着便走了,我跟出去看看,寝室的人也都陆续回来了,这才没有追出去。

    只要不是去找悬棺,我就不那么担心了。

    因为叶绾贞的事情,我也没什么心情吃完饭,坐了一会就回去睡觉了。

    本想欧阳漓晚上会来,我便躺下早早睡觉,想把他没把悬棺杀死的事情说给他听,让他再去一次陈列室,把悬棺弄死。

    却不想,我刚刚睡着,便觉得一阵引气森森萦绕在寝室上空,想到是欧阳漓来了,我便睁开眼眼睛。

    但霎时又觉得不对劲起来,周围的阴气大盛,而叶绾贞给我的那个银铃铛铃铃震颤起来。

    更为奇怪的是,寝室里的其他人此刻睡的人事不省,竟毫无反应。

    我惊骇,从床上坐了起来,感觉身边有个什么东西正看着我,呼吸冰凉的吹在我脸上。

    吞了口唾液我转过去看他,结果不看还好,一看身上的银铃铛铃铃响个不停,声音震得人耳根子都疼。

    就在此时,手腕上的黄花梨木手串也躁动起来,我感觉,那颗眼睛也都睁开了。

    “宁儿,吾等你很久了,你不是说要去看吾?”他一问我顿觉心口一阵寒凉,干死的欧阳漓,怎么还不来?

    “宁儿。”他又叫了我一声,抬起手轻轻的抚摸我的脸,我顿觉浑身一震麻利,想到他是具千年不死的僵尸的东西,兴许还是被什么泼油烧死,我便胸口一阵阵的犯呕,额头冒汗。

    但他似乎感觉极好,竟还将我轻轻揽了过去。

    “宁儿,吾已经等你很久了。”听他说那话我便觉得他是个千年僵尸,浑身僵硬。

    “宁…”正当他要把手放在我胸口上的时候,胸口叶绾贞给我的银铃铛忽然一阵急促响声,他的手便淬不及防收了回去,烫到了一样。

    我在看,他的手竟黑了,上面也像是他的脸那样滴出黑稠的油脂。

    低头他看着,忽然脸上一阵寒冷,我忙着向着床下跑去,跑的急跌了下去。

    看我下床,他抬眸看我,嘴角边一抹淡淡的笑意。

    只是他那笑怎么看怎么都狰狞。

    如今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起身便朝着寝室的门口跑。

    不想他马上就到了我身前,吓得我不由得倒退了两步。

    “宁儿,你为何要走?”他先是不经人事似的,每每看我一双眼睛都委屈的要人命。

    但我就是不相信他。

    “你是何方的怪胎,我也不认识你,你却三番两次的纠缠我。”我咬咬牙,心一横,都到这个时候了,也没什么好在忍让的了。

    低头我又把胸口的银铃铛拿了起来,他一看我把银铃铛握在手里,脸上骤然一片冰冷。

    “宁儿,你想害吾?”

    “不是我要害你,是你要害我。”听他说我也毫不示弱,就是看他一脸的难过,我都没有动容。

    只是看他朝着我一步步逼近,我还是怕了。

    “你别再过来了。”看他过来我忙说,他却一步步朝着我逼近,眼看他走到我面前了,我忽然闭起眼睛,握住银铃铛猛摇。

    只听砰的一声,等我在睁开眼睛,他已经从门板撞了出去。

    门上一颗漆黑的大口子,我吓得胆战心惊。

    正看着,想到我刚刚心中所想,我能用念力杀了一只红衣艳鬼,想必一只千年僵尸鬼也不在话下。

    想到此我便胆子打了许多,忙着去了寝室外面,打算趁僵尸鬼没有恢复元气,将他一击毙命。

    不想出了门,走廊里一片寂静无声,我竟一个鬼影都没看到。

    但此时的走廊里面,着实有些骇人。

    想到韩薇薇被艳鬼上身的那晚我和叶绾贞在走廊里经过的时候,许多鬼魂围着我们看,平常走廊里也一定是鬼魂多的地方。

    但现在走廊里出奇的安静,未免叫人起疑。

    倘若没什么事情,那些鬼魂都去了哪里?

    我站在寝室门口左右的看了两眼,迈步在走廊里找他。

    他一定是受了伤,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此时要不杀他,等他元气恢复了,必定回来再找我。

    未免被他纠缠,我要永绝后患才行。

    “宁儿,你的心好狠。”身后一道幽怨声音,转身我朝着他看去,他的身体竟从一道黑影中渐渐长大,漆黑的,那么骇人。

    皮从身上一层一层的脱落,黑色粘稠的油脂从身上流了出来,掉在地上立刻冒烟,周围便难闻的要人作呕。

    看他我也毫不迟疑,握着银铃铛猛摇,闭上眼睛想着要他灰飞烟灭的事情。

    忽听他一阵哀嚎似的吼叫声,震耳欲聋似的朝着我便扑了过来。

    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后退余地,只能闭着眼睛想着要他灰飞烟灭。

    他不过是一个僵尸鬼,与我毫无瓜葛,我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只是就在我要全神贯注之际,脑海中忽然出现那晚梦境中在河岸上的一幕,黑衣男子转身看我。

    我心神一晃,人便砰的一声呗射了出去。

    当即五脏六腑便扯开了的疼,一口血喷了出来,手里的银铃铛也松了手。

    睁开眼我看他,他已经变成了一只真真正正的僵尸站在我面前。

    “宁儿,你太让吾失望了,吾要让你永远留在吾的身体里,和吾一起千年不死之身。”

    他的话落抬起手便朝着我抓来,我正垂死挣扎,一道劲风袭来,便被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带我在度把眼睛睁开,欧阳漓一袭红衣正华丽丽的将我脱在怀里,冰凉手指正轻轻擦拭我嘴角的血。

    似是我的血液能够灼伤他的手,每每欧阳漓的手指都会冒出一阵寒气逼人的白烟,看的人灼伤心惊肉跳。

    但我身子实在是虚弱,只是看着他我都没有力气。

    欧阳漓的脸色也不是多好,但他说起话还是那么柔情绵绵。

    “宁儿,本王来晚了,是本王的错。”他说完袍袖一挥将我盖上,我便觉得人就在他的怀里,但却看不清眼前发生了什么。

    而后只听咔咔碎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袭来,跟着是砰的一声。

    我抬起手要去看,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听说陈列室里所有的东西都碎了。”耳边是宋玲的声音,我醒来就躺在寝室的床铺上面,睁开眼就听见宋玲在说。

    我这才知道,我已经没事了。

    从床上起来我朝着铺下面看去,发现寝室的人都在,就是叶绾贞也坐在下面。

    听到铺上面有动静,叶绾贞抬头朝着我看,便笑了笑问我:“小宁,你醒了?”

    我想想问:“几点了?”

    “下午了。”叶绾贞好像能看出我想什么一眼,回了我一句。

    我点了点头,又躺了回去。

    而后便听宋玲宋玲说陈列室里闹鬼的事情,陈列室里面的东西一夜之间都化成了飞灰,就是一点渣都没剩下。

    至于那口悬棺,听说是国家一级文物,为此文物局已经排专门的人来学校调查。

    宋玲还说陈列室里一点焚烧过的痕迹都没有,唯独地上全是飞灰。

    宋玲说的吓人,寝室里也都没了动静。

    只有我知道,那个僵尸鬼是惹怒了欧阳漓,最后只能飞灰湮灭去了。

    可到底我还是忘了,就算是陈列室里所有的东西都灰飞烟灭了,我手里也还剩下一样。

    就是那块被遗忘在角落里的棺木一角。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我甚至忘记了,这世界上还有这么一块东西,完全将他置若脑后去了。

    僵尸鬼的事情让我知道,我的能力有限,也不是什么鬼都能杀的了,自然平日里手链许多。

    但没人了,叶绾贞还是把我带到了无人的地方,问了我许多的问题。

    我只好见招拆招的把一些事情说了出来,至于哪只僵尸鬼的事情,我也只好骗她说是被我除了,因为我是驱鬼一族的传人。

    对我的话叶绾贞不置可否,看了我半响,便说:“既然你是驱鬼师,你的血一定能设鬼,晚上我们去试试。”

    听叶绾贞那话我只觉得瘆的慌,但为了证明我没说谎骗她,还是跟她去了后山阴气比较重的地方。

    只是可惜,到了那里我们一只鬼都没遇上,反倒遇到满面死灰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