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初入阴阳店
    由于那对被鬼附身的古董店夫妇,答应给一万块钱的报酬,宗无泽便答应了去古董店里捉鬼,帮忙把古董店里的鬼怪处理掉。

    我也就有了机会跟着宗无泽去看看,到底他是怎么个捉鬼法。

    照例说宗无泽是驱鬼师,和我祖上差不多,跟他学习学习有益无害。

    叶绾贞走在前面,轻车熟路的带领着我和宗无泽去了学校对面的古董店里。

    如昨天一样,进门我便察觉到有股阴气正躁动不安,四处流窜,比起昨天我和叶绾贞来的时候,此刻的这股阴气要比昨天狂躁了一些。

    古董店里的古董到处都是,其中还有那个被我和叶绾贞说的青花瓷瓶,但是最引人瞩目的却不是这个青花瓷瓶,而是画缸里面放着的几个画轴。

    一开始宗无泽我们进门谁都没有发现异常,只是在古董店里看看。

    古董店夫妇一直颤颤巍巍的站在一旁站着,相互依偎着。

    我看那个古董店的老板娘眼眶下面乌黑,双眼时不时的呆滞,我便想起韩薇薇走的时候,便觉得,古董店的老板娘是被鬼吸走了精气。

    “你们开店多久了?”宗无泽看了一会问,古董店老板马上回答:“有几年了。”

    “以前是做什么的?”一边走宗无泽一边问,目光在地上的古董上看。

    叶绾贞也跟在宗无泽的身后,学习似的听得一脸专心。

    我则是站在进门的地方看。

    我能感觉有股阴气躁动,但我此时并没看见昨天看见的那个黑影,便有些奇怪起来。

    今天宗无泽在后山上收的那个,明显不是我看到的那个。

    “以前?”老板犹犹豫豫的没说,宗无泽便转身打量老板:“你走穴的?”

    老板一听脸上大惊,立刻白的白雪一般。

    “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走穴说的是盗墓者一种,盗墓里面专门探路,进墓室里面探路的人。

    来到学校之后,我整天对着一堆古学书籍,里面也有些是关于盗墓的,对这些也不是一点都不了解。

    “你手上虎口有老茧,你因该是北派,习惯性用洛阳铲,才留下的这些东西。”

    听宗无泽说我才想起来,古学的书上确实有这些记载,盗墓也分北派和南派,顾名思义,字面上看也能知道,南北有地域的色彩,同时也带有各自盗墓的绝活。

    想必宗无泽这么说,就是这个意思,他看出来古董老板是个北派盗墓者了。

    听到宗无泽说了,古董店老板才说:“既然被你看出来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实话告诉你,我这里大部分的东西都是我走穴顺出来的。

    我有个习惯,每次入穴探路都会带一两样自己中意的回来,不被同伴发现,又是自己喜好的。

    我这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但却没想到,这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一直祸害我们夫妻,我现在才知道后悔,但说什么也晚了。

    我们请过一些道士到家里做法捉鬼,但每次都是白忙活,那些不干净东西还变本加厉。”

    古董店老板一脸的心酸,宗无泽也没多余表情,但还是说:“你犯了行规,会有麻烦也不多。”

    听宗无泽那话对面的古董店夫妇便更加的难堪了,我便想,宗无泽这个人也太直接了,明知道人家现在知道错了,你还说的那么直接。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用不着当面说破,亏他还是个老师,脸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道理都不懂。

    其实我也隐约觉得,只是顺了一点,也没什么。

    夫妻俩正对望着,宗无泽停在了画坛前面,随手拿了一卷画轴出来,而后解开上面的红绳,把画轴打开。

    叶绾贞最先走了过去,拆开看了一眼,画轴里面竟是一个正低头抚琴的男子。

    男子一身月白衣裳,墨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垂着头。

    “师兄,是他吗?”叶绾贞看了一会,抬头问宗无泽。

    宗无泽把画给我看,我便去看了一眼。

    低头我看着那画,不由得奇怪起来,明明这画上的男子低着头,可为何我总觉他一双眼睛在偷偷看我,而且我还感觉得到他在对我笑。

    “这画有蛊惑人心的能力,你看到什么了?”听宗无泽说我便看了他一眼,如实回答:“他在对我笑,嘴角时不时的动一下,偷偷的在看我。”

    “现在呢。”宗无泽说着将我的手拉了过去,咬破我的手指,我茫然一疼,想着要把手拉回来,宗无泽已经将我的手拉到画上男子头上,一滴血滴入画上。

    我再看,画轴上一股黑烟冒了出来,那个画上的男子便面目狰狞起来。

    似是他在憎恨我,双目忽然爆瞪出来,吓得我差点一步跌出去,而后便看换种男子痛苦的两只手抓着自己的身体,没多久便彻底成了一团黑色。

    画里面哀嚎声不断,凄厉的鬼哭狼嚎,实在是有些骇人。

    宗无泽的手松开,我向后退了一步,要杀了那东西他自己不会动手,竟用我的血,果然不是个好人。

    我正腹诽,面前画轴忽的一声,火光顿时浮现,那张画就这么烧的灰也不剩。

    转身宗无泽去了古董店夫妇面前,抬起手在两个人的眉心快速画着什么东西,没多久两个人浑身一颤,面上恢复不少血色。

    “你们夫妻元气大伤,要恢复一段时间,这里的古董都来自地下,我劝你们还是变卖做其他的生意,阴气重,对你们恢复没有好处。”

    “我师兄已经帮你们把东西处理掉了,你们把钱给我们吧。”叶绾贞不等对方说些什么,忙着去讨报酬。

    古董店老板马上拿出一万块钱给了叶绾贞,叶绾贞从钱里面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交给了古董店老板:“这个钱你去买纸钱香土,晚上没人在门口点上,这里面有你要说的话,照着上面的念三遍,保你们夫妻一年不受伤害。”

    古董店老板把钱接了过去,连连道谢。

    宗无泽也不理会,转身便走,叶绾贞回头拉上我便跟着出去了。

    出了门叶绾贞便和我解释:“干我们这行,决不能赶尽杀绝,人有人路,鬼有鬼道,只要不在人间害人,我们是要给它们留一条活路的。”

    开始我没听懂,后来才明白,叶绾贞是想告诉我,古董店里的鬼魂还很多,只是不出来害人而已。

    而他和宗无泽赚到了钱,买些纸钱和香土打赏那些鬼魂,鬼魂也都是知道的。

    这么一来,只要不是外鬼,是不会轻易伤害古董店夫妇的。

    明白过来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古董店的门口果然站了许多大大小小的鬼魂。

    年长的有七八十岁了,年小的有六七岁,还有个穿旗袍的民国女子,女子看见我还笑了笑,好似知道我看得见她一样。

    叶绾贞拉着我,我便跟着叶绾贞去了宗无泽的住处,结果到了地方我才知道,叶绾贞上一次带着我去的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这里。

    或许我该说不是宗无泽真正的住处。

    眼下同样是一家学校对面的古董店,只不过店门上写的是阴阳事务所几个字,而不是古董店。

    店门锁着,上面飘着一个白色的风铃,小铃铛风一吹便晃动一下,看了着实瘆的慌。

    我四下看看,难怪叶绾贞不来这里,这里确实偏僻了一些。

    别人开店都在繁华点的好地段,人来人往的生意一定也好。

    但宗无泽这里却到处透着一股僻静,店铺两旁一家是棺材铺,一家是冥纸冥火店。

    阴阳事务所刚好被夹在中间,任是谁看了都不寒而栗。

    但我这人属于不正常的那种,叶绾贞拉着我进去我便进去了。

    推开门才知道,还真的是放着不少的古董,就是摆放的有些凌乱了一些。

    门口一个大瓷娃娃,我一看那娃娃便想要伸手摸摸,不等我摸,瓷娃娃开口:“别碰我,快拿走。”

    脆生生的,那次娃娃说话特别的好听,只是那话音里面不难听出害怕之意。

    我绕着瓷娃娃转了一圈,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瓷娃娃,没什么两样特别之处,但我明明听见瓷娃娃说话了。

    我绕到前面去看,果然看见瓷娃娃上面有个小孩的影子。

    我意外,便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东西?”

    “你管我是什么东西?”瓷娃娃还不肯告诉我,我便看了他一会,一会宗无泽出来抬起手敲了一下瓷娃娃的头:“这是守门灵童,专门看门用的。”

    “也是鬼魂?”我问,宗无泽解释:“他是参娃,被我聚在里面了。”

    “聚?”

    “哼!”瓷娃娃一声冷哼,不在搭理我和宗无泽了。

    宗无泽换了一身衣服,带我去里面坐下,此时我才发现宗无泽年龄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只是穿上西装看着老城了而已。

    我坐下,叶绾贞也坐下了,还把钱给拿了出来,放到宗无泽的面前。 360搜索  睁眼撞鬼 更新快

    宗无泽看看,把钱分成三份,三人每人一份。

    钱直接扔到我手里了,我低头便看了一眼。

    “我也有?”我故作吃惊,其实是想到用了我的血,当然要给我一份。

    宗无泽也不解释,只是说:“你既然是鬼师传人,加入也没什么,但你虽有灵根,却慧根不足,今天起我会教你一些防身的法术,至于其他的就靠你自己了。”

    起身宗无泽便走了,叶绾贞这才想起来觉得我不正常的事情,跟着便跑了进去。

    在我看来,他们师兄妹之间不单纯,我这个外人还是不进去的好,也就没进去。

    却不想,我一转身面前竟围了一圈鬼魂,正大眼瞪小眼的盯着我看。